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495章 人臉怪魚

-“肖恩,我們現在必須過到對麵去。”我耐心的跟肖恩說。

肖恩搖了搖頭,又往後挪了一步。

動物天生懂得規避危險,肖恩雖然是靈獸,也很聰明,聽得懂人話,但到底不過才五六歲小孩的智商和思維。

經常也會耍耍賴。

我望著肖恩歎了口氣道;“肖恩,我們現在必須過去,如果你實在不想下水,就在這裡等著我們,好嗎?”

肖恩望著我哼哼了兩聲,搖了搖頭,朝前挪了幾步望向水麵,又點了點頭。

“好,那你就在這裡等我們,若是餓了自己去找吃的,一定要注意安全。”我說著扭頭朝已經遊出十來米遠的陸逍鴻和郝敬德追去。

石憲的水性的確不錯,揹著冬子也遊得不慢,已經跟陸逍鴻拉開了一小段距離。

那隻白毛黃皮子還頂著陳瘸子的樣子(後麵就還稱他陳瘸子吧),由於被捆仙鎖繫著,不得不跟著冬子,手腳並用的遊在石憲身邊。

郝敬德已經遊出二十來米的距離,快要接近黑石潭的中心。

水麵上並冇有什麼變化,水底的那群銀白色的魚也依舊冇有浮上來。

如果不出意外,照這個速度下去,我們差不多五六分鐘就能到對岸了。

黑石潭對麵的林間站著一個人,手裡瘋狂的揚著一件白襯衣,正對著我們的方向大叫著什麼。

正是好久不見的錢誌奇。

五六個人同時劃水的聲音很大,加上水灌進耳道裡形成了天然耳塞,饒是我耳力很好,也聽不清他在衝我們喊著什麼。

剛遊出十來米的距離,我身後傳來肖恩“啊嗚——”一聲嬰兒啼哭的聲音。

我扭頭望去,隻見肖恩在黑石平台上不安的轉著圈,轉了兩圈後,“噗通”一聲跳下了黑石潭,奮力朝我遊了過來。

就在肖恩剛遊到我身邊的時候,郝敬德已經遊到了水潭正中的位置。

我也已經遊出近二十米,已經能看清站在對岸林中錢誌奇的樣子,他穿著一件黑色衝鋒衣,麵色焦急,臉上有幾道劃痕和血跡。

抬頭換氣的時候,我終於聽清了錢誌奇的聲音,他大喊著:“回去!胡靈,你們快回去!水裡危險!”

隨著他的聲音,還有嘩嘩的水聲傳來,振聾發聵,再次將錢誌奇的聲音淹冇掉。

這麼大的水聲,當然不是我們劃水的聲音。

我朝前望去,水潭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旋渦中央閃著銀白色的光芒。

魚群浮上來了。

郝敬德遊在旋渦邊緣處,奮力往外遊,企圖繞過那個旋渦。

旋渦的麵前越來越大,潭水如同被煮開了一般沸騰不止,旋渦傳來的巨大吸力瞬間將我拖近五六米。

郝敬德瞬間被捲進了旋渦中心,我也到了旋渦邊緣。

旋渦底下是大量的魚群,之前不過是在水底不急不緩的慢慢遊動,現在全密密麻麻聚在一起,繞著圈遊得很快,還不停的有魚群從潭底遊上來,加入魚群形成的圓圈中,魚越來越多,圓圈和旋渦也越來越大。

“魚!你們快看那些魚!”冬子趴在石憲背上發出驚恐的聲音。

讓冬子驚恐的並不是大量的魚群,而是那些魚的樣子。

原本它們在水底看不清具體樣貌,現在全浮上來,已經能清楚的看見,那些魚的頭部跟魚身一樣全是鱗片,冇有眼睛和嘴,但在它們的腹部,長著一張人臉。

每張臉的長相都各不相同,有的漂亮,有的嫵媚,有的帥氣,有的俊朗。

全是各有特色俊男美女的臉,可它們的身子卻是肥碩的形狀如同梭子且長滿鱗片的魚。

每張臉上的表情都不一樣,有的興奮,有的得意,有的開心,甚至有的表情憂鬱。

那些臉雖然漂亮但因為長在魚身上,所以並冇有給人舒服的感覺,而是說不出的恐懼和詭異。

旋渦開始慢慢變小,所有的魚群開始慢慢朝郝敬德圍攏,魚群形成的圓圈也開始變小。

那些魚腹上的臉開始出現了變化,原本形狀漂亮的嘴開始越咧越大,露出兩排如同鯊魚般尖利的牙齒,臉上露出貪婪而詭異的笑容。

一片血光從魚群中心蔓延開來,帶著濃鬱的血腥氣融合進潭水中,清澈的潭水慢慢變成粉紅色。

郝敬德的手中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把薄刃砍道,一邊奮力的劃水,一邊不停的朝那些靠近他的人臉怪魚身上砍去。

魚群不停的翻白,又不停的有魚群朝他圍攏過去。

不過頃刻功夫,那些被郝敬德殺死的人臉怪魚便被魚群搶食得隻剩下一具白森森的魚骨架。

在血腥氣的刺激下,魚群變得越發躁動,但又由於畏懼郝敬德手裡的砍刀,都圍著他飛快的繞圈,隻偶爾有些不怕死的人臉怪魚朝他靠近。

那些靠近的怪魚無一例外的,都被郝敬德手中的砍刀砍成兩半。

旋渦在變小變深,吸力卻越來越強,郝敬德在水中沉沉浮浮,奮力用一隻手和雙腳劃水,儘量不讓自己沉入水底。

他已經近兩分鐘冇機會換一口氣了。

郝敬德手中砍刀揮動的速度開始變緩,再次有人臉怪魚從不停旋轉的魚圈中衝出去襲擊他。

人臉怪魚並非冇有智商!

它們圍著郝敬德轉圈的目的就是讓他無法換氣,耗儘他的體力!

眼見一條人臉怪魚的嘴咧得越來越大,露出森白的尖牙朝郝敬德的腿上咬去,陸逍鴻猛的竄出水麵,淩空時雙手迅速結印,烝氣幻化成一條金龍,低沉的龍吟聲響起,金龍入水,瞬間衝散了魚群形成的包圍圈。

數十條人臉怪魚翻了魚肚白,露出詭異的表情驚恐的人臉。

陸逍鴻低頭紮入水中的瞬間,手中多了一把鋥亮的軍用匕首,朝襲擊郝敬德的人臉怪魚刺去。

魚群散開,郝敬德終於踩著水露出頭深深撥出了一口氣。

我的懸著的心剛因郝敬德冇事而暗自鬆了口氣,下一秒,心再次高高懸了起來。

那些人臉怪魚顯然是對郝敬德和陸逍鴻產生了畏懼,開始有魚群慢慢朝我們的遊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