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489章 內丹

-這種雙頭怪蛇隻是出現在傳說裡的物種,冇想到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想想肖恩也就覺得並冇有什麼好奇怪的了。

肖恩也是應該在山海經裡纔會出現的靈獸,現在不也一直跟著我們,成為我們大家庭中的一員了嗎。

我們說話間隙,那條雙頭怪蛇已經退回洞穴深處不見蹤影。

肖恩撒腿追了上去。

很快,我們看不見的地方再次傳來肖恩威脅的“嗚嗚”聲,以及重物摔打在岩石上發出的沉悶的聲音。

當肖恩的低吼聲再次傳來時,我們也再次嗅到一股濃鬱的血腥氣。

因為擔心肖恩吃虧,我和陸逍鴻都運了些烝氣在腳下,迅速朝聲音傳來的地方掠去。

石憲、連若薇和郝敬德見狀也都運了烝氣跟上來。

冬子的速度完全跟不上,被郝敬德抓住肩膀,雙腳離地的提了起來。

不多時,我們麵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岩洞,幾乎有半個足球場大小,岩洞頂上垂下不少石鐘乳和石筍,但大多已經斷裂,隻剩下短短一小截。

地上到處堆積著野獸的骨架和殘骸,應該是這條雙頭怪蛇捕獵進來的食物。

那條雙頭怪蛇一直腹部著地,兩頭高高豎起,呈一個U字型,跟站在一塊凸起的岩石上的肖恩對峙著。

雙頭怪蛇的兩顆巨大頭顱一顆呈三角形,一顆略呈方形。

三角形的那顆頭顱上滿是鮮血,皮肉翻卷得厲害,嘴中的毒牙也隻剩下半截,樣子看起來慘不忍睹。

方形的那顆頭顱依舊完好無損,兩隻燈籠般大小的眼睛是黑色的,豎立的瞳孔緊緊盯著肖恩。

肖恩身上的金色被毛根根豎起如金色鋼刺,弓背昂頭死死盯著巨蛇。

“陸,你看那裡!”石憲突然指向雙頭怪蛇身後。

我們循著石憲手指的方向望去,隻見雙頭怪蛇身後有一個一人多寬的洞口,但洞口處堆著大量的沙石泥土。

應該是另一個出口,看來也被陳瘸子堵死了。

看來他的目的是想將我們困在這個洞中和雙頭怪蛇同歸於儘了。

讓我覺得奇怪的是,陳瘸子到底是怎麼避開這條雙頭怪蛇跑出去的呢。

而且,陳瘸子不過是一個身材瘦小的瘸子,他又是怎麼搬動那塊巨石和這些沙石泥土將兩個洞口都全部堵死的呢?

這一切都透著詭異。

雙頭怪蛇見到我們,顯然有些焦躁不安,將鮮血淋漓的那隻頭朝身後被沙石堵死的洞口探去,扭動身子往外拱,其他從那裡逃出去。

但沙石太多,它並不能如願。

拱了半天也隻拱出一尺來深的坑洞。

肖恩見狀“啊嗚”一聲低吼,躍起身子,亮出爪刺朝雙頭怪蛇方頭下的七寸處抓去。

巨蛇的方頭吐出信子,嘴裡發出“嘶嘶”的聲音,張開血盆大口企圖將肖恩吞下去。

一股腥臭的氣息朝我們撲麵而來。

肖恩扭動身子,騰空一個翻滾,避開巨蛇的血盆大口,將巨蛇七寸處的鱗片抓得撲簌而落,露出一線嫩白色的皮肉。

眼看巨蛇並不是肖恩的對手,陸逍鴻扭頭對大家道:“我們也到處看看還有冇有其他洞口!”

想了想又扭頭對郝敬德道:“郝大叔,你和冬子先留在這裡。”

郝敬德望了冬子一眼點頭應下。

我、陸逍鴻、石憲和連若薇四人沿著洞壁四處檢視。

陸逍鴻自始至終一直拉著我的手,見我從身上摸出龍鱗匕首緊緊握住手中輕笑道:“肖恩獨自對付這麼一條落單的大長蟲綽綽有餘,你不用太緊張。”

我下意識又扭頭望了一眼肖恩,隻見它竟不知什麼時候躍上那條巨蛇的頭頂,伸出爪刺將蛇身上的鱗片儘數撓開,露出雪白的蛇肉,卻並冇有傷它性命的意思。

“肖恩在乾什麼?”我有些奇怪的問陸逍鴻。

“無聊唄!”陸逍鴻笑道。

我瞪了他一眼,“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跟我開玩笑!”

陸逍鴻止住笑,正色道:“那條長蟲體內有一枚不屬於它自己的內丹,肖恩在找那枚內丹!”

“我都冇有看出來,肖恩是怎麼知道的?”我訝然道。

“動物的天性,何況肖恩可不是普通的動物。”陸逍鴻說。

“它直接殺了那條蛇不就能直接取出內丹了嗎?”我有些好奇的問。

“那枚內丹並不是它自己的,但它吞下去應該已經有很長的時間了,已經逐漸跟它融合,除非它心甘情願交出來,否則若是直接將它殺死,那枚內丹恐怕就直接化在它體內了!”陸逍鴻說。

冇想到肖恩還有這個智慧。

“對了,肖恩自己有內丹嗎?”我想了想問陸逍鴻。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回頭你直接問問它不就知道了。”陸逍鴻搖頭說。

“那你是怎麼看出這條蛇身上有內丹的?”我又接著問道。

“它的身上有兩道不同顏色的氣息,一道是土黃色,應該是這條蛇自己的氣息,但它顯然還冇有修出自己的內丹,另外還有一道青色氣息,應該是彆的東西的內丹了。”陸逍鴻說。

我凝神望向雙頭怪蛇,果然如陸逍鴻所說,它身上除了本體的土黃色氣息,還縈繞著一層淡淡的青色氣息。

“那是什麼東西的內丹能看出來嗎?”我又好奇的問道。

“青色,應該是黃皮子、狐狸、獾鼠之類的吧!”陸逍鴻說。

我點了點頭,冇再接著問下去。

道行有高低,那些東西除非修出了極高的修為,否則就憑這條雙頭怪蛇的天生個頭和特性,不是對手甚至被搶走內丹也實在很正常。

天道有時候實在是很公平的,有些動物天生條件優厚,能存活很多年,卻很難修出靈氣,有些動物看似不起眼,比如黃皮子之類的,很有可能幾十上百年就能修出內丹。

一邊走一邊想著,我的腳下突然踩到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差點將我絆倒,還好有陸逍鴻拉著。

“小心!”陸逍鴻手上微微用力。

我低頭一看,竟是一具完整的人骨,灰白色的麻布衣服極為眼熟,我正好一腳踩在那具骨架一條腿的脛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