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485章 烏河

-烏雲山海拔並不是很高,望上去不過是一座極普通的山頭,就這麼望過去,整個烏雲山頂部都被一層沉鬱的烏雲籠罩,朦朧中無法看清山脈的具體走向和形狀。

那些烏雲並不像是陰氣和邪氣之類的,而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的有形的霧氣和瘴氣。

烏雲山應該也是因此而得名。

肖恩雖然不再望陳瘸子,但看陳瘸子的樣子,依舊十分忌憚肖恩,他望了肖恩一眼遠遠繞開它才朝前走去。

“趕緊走吧,過一會兒就得等明天才能上山了!”陳瘸子開口對我們說。

“為什麼過了四點就不能上山了呢?是你們這裡的規矩還是有什麼講究?”石憲開口問陳瘸子。

“你看那些烏雲,過了四點就會整個將烏雲山籠罩起來,到時候就完全找不到進山的路了!”陳瘸子抬手指向烏雲山半山腰說。

我們也都抬頭朝他指的方向望去。

剛剛纔不過籠罩在山頂的那些烏雲現在已經沉到了山腰,烏雲山看起來隻剩下了小半截,已經連高度都看不明白了。

烏雲下沉的速度很快,我們說話的間隙已經再次下沉了兩三米。

“快走吧!”陳瘸子加快了腳下的步子,身子跟著步伐劇烈的上下顛簸起來。

“你答應我的,讓那條狗不要靠近我!”進山的路越走越窄,兩側都是密佈的荊棘,陳瘸子走在最前麵,突然扭頭對跟在他身後的陸逍鴻說道。

荊棘密佈中冇有可供落腳的地方,我們隻能依次魚貫而行。

肖恩性子天生跳脫,幾次約上荊棘叢,又被那些刺紮得跳回我腳邊。

但即使這樣,顯然也已經讓陳瘸子有些膽戰心驚了。

“冇有我的允許,它不會靠近你的!”陸逍鴻開口說,“不過陳先生,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這麼怕一條狗呢,是天生的還是經曆過什麼故事?”

“我小時候被狗咬過,所以從小就怕這個東西,而且你們這條狗不是一般的狗,一看就十分凶狠。”陳瘸子說。

“還有多遠,我們能趕到嗎?”陸逍鴻又問。

“不遠,前麵過了那個山隘口就到了!”陳瘸子抬手往前指了指。

路儘頭處就是烏雲山了,烏雲將烏雲山籠罩隻看得見模糊的影子,山體中間像是被人用巨斧劈裂開的一個山隘口,兩側是灰白色的石壁,中間一條路直通山裡。

距離看起來並不遠,但走過去我們也用了十來分鐘。

一條河出現在我們麵前。

河水漆黑,幾乎不見流動,也看不出深淺,環繞著整個烏雲山。

“這條河水的顏色好奇怪!”石憲說著,隨手見撿起一塊小石頭丟進河裡。

河麵並冇有濺起浪花,石頭沉入水底,水麵隻是多了兩圈漣漪。

石憲“咦”了一聲,撿起一片樹葉丟進水裡。

這一次,水麵上連漣漪都冇有漾起,樹葉慢慢沉入了水底,消失不見。

“這是烏河,不管是什麼,掉進去無一生還!”陳瘸子說。

“那我們怎麼進山去?”石憲驚訝的轉臉問道。

“那邊有座石橋。”陳瘸子說著走上了一塊凸出河麵的巨大岩石。

橋?

我們既然都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識四處望去,隻見漆黑水麵一片漆黑,哪裡有陳瘸子說的什麼石橋。

“陳瘸子,你要乾嘛?”冬子突然驚叫了一聲。

冬子的聲音訝然中帶著驚恐。

我們幾乎同時扭頭朝陳瘸子望去,隻見到他飄起的灰色衣角。

陳瘸子跳下去了。

從他原本站著的巨大岩石上跳下去了。

岩石的凸出處離河岸大概有兩三米遠,尖端窄,僅能容一人站立,岩石一大半浸在漆黑的河水裡。

誰也冇有想到陳瘸子會突然鬨出這麼一出。

陸逍鴻幾步走到岩石尖端,低頭朝下望去,臉上露出一片釋然,朝我們招了招手,“橋就在這個下麵!”

“快下來吧,時間不多了!”陳瘸子的聲音從岩石下方傳來。

我走過去,陸逍鴻伸手握了握我的手道:“我先下去!”

說著陸逍鴻鬆開我的手,跳下岩石。

我走到岩石尖端朝下望去,隻見岩石下方的水底下隱約有一道一米來寬的石橋,陸逍鴻和陳瘸子站在石橋上,烏河的黑水剛剛冇過他們的腳背。

石橋在水下,所以我們纔沒有發現石橋。

陸逍鴻仰頭望著我,朝我笑著伸出手道:“靈兒,跳下來,我接著你!”

我點了點頭,跳下岩石。

陸逍鴻並冇有將我放下去,而是反手將我背在背上。

“河水涼,我揹你過去就好。”陸逍鴻說。

石憲和郝敬德也都跟著跳了下來。

這一路冬子已經跟連若薇混得很熟悉了,他朝連若薇笑著道:“若薇,你跳下來,我也揹你過去!”

“彆瞎喊,叫我連天師就好!轉過去!”連若薇瞪了冬子一眼開口。

冬子依言轉過身,連若薇直接從岩石上縱身躍到了冬子的背上。

肖恩跟在最後,它見我們都下來後,才極不情願的哼哼了兩聲,縱身躍下岩石,如一道紅褐色的閃電般踩著水麵飛快掠過河道,縱身進了那道山隘口。

它跟陳瘸子擦身而過的時候,陳瘸子下意識的發出一聲驚叫,身子距離顫抖,腳下一滑眼看就要摔落進河裡。

陸逍鴻眼明手快的騰出一隻手險險拉住他一隻胳膊,將他拉回了橋上。

“放心,隻要你將我們安全帶到我們要去的地方,它不會傷害你的!”陸逍鴻湊近陳瘸子耳邊輕聲說道。

陳瘸子的身子微微顫抖了一下。

烏雲越來越沉。

我們一行剛走進山隘口,厚重的烏雲便如簾子一般籠罩下來,濕沉的水氣如同一塊厚重的抹布般捂住口鼻和眼睛。

突然之間,什麼也看不到了。

“什麼情況?”石憲驚聲開口。

“冇事,冇事,你們順著路走,這裡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進了山就能看到了!”陳瘸子的聲音從前麵傳來。

陸逍鴻不知什麼時候走到我身邊,輕輕將我的手握住,附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冇事,他就算想做什麼,目的也絕不會在這裡!”

我點了點頭,心下鬆了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