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452章 落網

-客廳裡,冬子和高個子J員已經收拾得乾乾淨淨,除了還殘存著淡淡的檀香氣息,已經完全看不出這裡在不久前曾做過一場法事。

顧莫聽完後,眉頭擰成一個結。

“需要我幫你找那個孩子嗎?”顧莫開口問我。

“那孩子是逃著離開這裡的,如果你們出麵去找她恐怕會嚇到她,導致她到處流浪躲藏,還是我自己慢慢找吧,等我找到她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再通知你!”我想了想說。

“好,我相信你的辦法也許比我們的辦法高明,但還是務必麻煩你儘快找到那個孩子,這樣小熙墜樓的事也能早日真相大白。”顧莫點頭說。

“我會的!”

我點頭想笑一笑緩解低氣壓,卻發現自己隻是扯了扯嘴唇,便作罷。

不多時,門口再次傳來敲門聲,矮個子J員走過去開門,兩名工人揹著工具進了屋。

“你們跟我來!”顧莫開口,直接領著大家進了主臥的洗手間。

“將那個浴缸搬開,砸開浴缸底座!”顧莫指著浴缸對兩名工人說。

兩名工人麵麵相覷,愣了愣。

他們大概是想著顧莫大半夜讓他們來竟是做這麼奇怪的活兒吧!

兩名年輕的J員對視了一眼,高個子J員再次開口:“頭兒……”

顧莫望了高個子J員抬手做了個製止的動作,對兩名工人說:“動手吧!”

兩名工人再次對視了一眼,也不多說,著手乾了起來。

很快,諾大的浴缸被搬開,露出裡麵的水泥底座。

兩名工人用工具將底座敲成碎裂的水泥快,果然,水泥塊斷裂的缺口處出現白色的碎裂骨頭。

兩名年輕的J員驚詫的瞪大雙眼,用手去碰那些骨頭。

由於年代久遠,骨頭受到水泥的腐蝕,輕輕一碰就碎成了渣。

“好了,可以了!”顧莫咬了咬呀,吩咐兩名工人停下。

此時顧莫的麵色冷凝,額頭上微微能見鼓出來的筋脈。

他蹲下身撿起一塊水泥塊盯著研究了半晌,從身上摸出一個透明塑料袋,裝了一些碎裂的骨渣個水泥進去。

站起身後,他將手裡的透明塑料袋扔給高個子J員,“你先將這個帶回去立刻讓局裡的專家化驗,確定後帶人悄悄蹲守在這個附近!”

高個子J員不再多言,接過袋子飛快跑了出去。

“胡靈,杜璿現在在哪裡,你能聯絡到她嗎?”顧莫扭頭望向我。

“她另外還有一套房子,我跟她說好事情解決了就打電話讓她回來,我現在給她打電話!”我點頭說著摸出手機。

手機上的時間顯示的是六點五十分,窗外的天色不知不覺中早已經大亮。

“注意情緒,不要讓她發現我們在這裡。”顧莫沉聲叮囑。

我點頭表示明白。

“喂,胡靈,那個東西解決了嗎?”

電話鈴隻響了一聲,杜璿就立刻接通了,聲音裡帶著興奮。

“解決了,你回來吧,我們在你家等你,再商量商量找你女兒的事。”我儘量輕鬆的說。

“好,太謝謝你們了,我立刻就回來!”杜璿的聲音聽起來明顯鬆了一口氣。

我正要掛斷,電話裡又傳出杜璿的聲音,“對了,胡靈,你們還冇吃早餐吧,喜歡吃什麼,我給你們帶早餐過來!”

“隨便什麼都好!”我說著掛斷了電話。

我並不擔心杜璿從我冷淡的聲音裡聽出什麼疑點,我跟她之間在表麵上都是心知肚明的金錢利益關係。

不多時,顧莫的手機響了,接完電話後,他的臉上沉得像是能滴下水來。

他望了我一眼,沉聲說:“化驗證明,水泥塊裡的確存在大量人體骨骼和組織,死亡時間因該在十年以上,具體是不是沈茂還需要進一步做化驗,可能還需要去殯儀館取那個孩子的身體組織做DNA檢測。”

沈茂死得太早,那時候還冇有DNA數據庫。

我點頭冇說話,一切早已都在意料之中。

矮個子J員再次驚訝的瞪大了雙眼,望向我的目光裡充滿了崇拜和不可思議。

“走,我們去客廳等她回來!”顧莫抬手望了一眼腕上手錶的時間後,又再次望了一眼地上被兩個工人砸出來的一片狼藉,開口說。

我們六人魚貫朝客廳走去。

兩名工人大概是經常替他們辦事,一直很避嫌的冇有離開我們的視線之外。

我們圍著茶幾在沙發上坐下後,顧莫的手搭在沙發扶手上,垂著頭不知在想著什麼,手指一下下輕輕敲擊著沙發扶手。

“胡靈,你能想辦法讓杜璿自己說出那裡麵是誰的屍體嗎?”半晌後,顧莫抬頭望向我。

我想了想點頭道:“我儘量試試吧!”

“好!”顧莫說著從身上摸出一支錄音筆打開遞給我,“你把這個裝在身上。”

我點頭接過。

“注意安全!”顧莫望了我一眼,又望瞭望冬子說。

接下來誰也冇有再開口。

很快,門外的傳來輕微的高跟鞋敲擊地麵的“噔噔”聲,由遠及近。

顧莫朝矮個子J員和兩個工人使了個眼神,四人飛快的閃身進了大熙的那間臥室。

門口傳來輕輕的敲門聲,接下是鑰匙轉動鎖孔的聲音。

我朝冬子使了個眼色,佯裝累極後歪在沙發上閉目養神。

“胡靈!胡大師!”杜璿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接著是窸窸窣窣換鞋的聲音。

我佯裝被吵醒,睜開眼睛望向她,隻見她的手上拎著一個塑料方便袋,袋子裡裝著兩個打包盒。

“謝天謝地,還好你們冇事!”杜璿故作輕鬆的說著,眼裡閃過一抹失望。

我盯著她不說話。

“你把那個東西打散了吧?”杜璿走到沙發邊坐下,一邊說著一邊將打包盒拿出來放在茶幾上道:“這是我特意給你們買的李記紅燒牛肉熱乾麪,你們快趁熱吃吧!”

“我將他超度下去了!”我並冇有望杜璿放在茶幾上的熱乾麪,而是盯著她說。

“那種東西就應該打得魂飛魄散,免得他出來害人!”杜璿有些不滿的開口。

“你知道他是誰吧?”我望著杜璿說。

我並不打算拐彎抹角,那樣反而會讓她更起疑,還不如跟之前讓她承認小熙是她推下陽台相同的口氣來得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