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445章 惡鬼纏身

-我有些赧然的笑了笑道:“真不行就算了,我也不能另你為難。”

顧莫突然又笑道:“我就知道你可能會有這些不合理的要求,這個的確不能影印給你,不過我們已經接受電視台的采訪,將這件事的真相公之於眾,同時還將公佈關於幾個孩子父母利用職務之便違規行為的舉報電話。”

說著顧莫從公文包裡摸出一張碟片,遞給我說:“這個是我複錄的碟片,你可以交給死者的父母。”

我驚喜的接過,由衷道:“顧J官,謝謝你!”

顧莫笑說:“冇想到我有一天竟會認可一個所謂的通靈師,開始懷疑自己一直以來信仰的一切皆科學的說法。”

“玄學的儘頭其實就是科學,科學無法解釋的事也就是玄學,這個世界上有太多超過我們認知讓我們難以想象和從冇接觸過的東西,不是嗎?”我也笑。

“也是!”顧莫笑著點頭,端起桌上冬子倒給他的花茶抿了一口,“清香濃鬱,好茶!”

“東西已經送到了,我也該走了,回頭有機會再聊。”顧莫說著放下手裡的茶杯,重新拿起他的深藍色公文包,轉身朝門口走去。

“對了,顧J官,我以後還有需要麻煩你的地方可不可以直接打電話給你?”

我想起一件事,喊住他問道。

“榮幸之至!”顧莫笑著點頭。

“那就先謝謝了!”我笑著說。

有顧莫這句話,我安心多了,官方凡事講究證據,到時候我若直接報案說杜璿家的浴缸下埋藏著屍體之類的東西,要經過太多繁複的程式,說不好會還被人當成神經不正常。

能走捷徑的何必一定要走那麼多彎路。

顧莫走後,我開始凝神練氣,冬子也繼續揹我給他抄下的那些口訣。

今天跟昨天比,冬子要努力了很多,隻是不知道持續多久會再次被勾迴遊戲中的世界裡去。

果然忙碌纔會讓人產生更多的動力。

接近十一點鐘的時候,門口的風鈴突然劇烈搖晃起來,發出刺耳的聲音。

“胡靈,姓杜的那個女人果然今天又來了!”冬子小聲對我說。

我將烝氣慢慢收回丹田氣海,抬頭朝門口望去。

進門的果然是杜璿,昨天看起來還挺精神的一個人不過隔了一個晚上,就憔悴萎靡了不少,臉上雖然依舊敷了粉,卻冇有遮住眼底的烏青。

整張臉乾澀慘白,浮粉卡粉嚴重,看起來一夜之間像是老了十來歲。

“胡靈,我家昨天晚上鬨鬼了,你今天再去我家幫我看看吧。”杜璿一進門就開口望向我所在的位置說。

她的聲音裡滿是驚恐不安,隱隱帶著哭腔。

我望了她一眼,心裡明白怎麼回事,卻故意問道:“是你女兒的鬼魂回來了?這個你其實不用太驚慌的,昨天晚上正好是頭七,孩子會回魂也是正常的,隻是可惜我們在的時候冇遇上。”

“不是大熙的鬼魂,是我那個孩子的死鬼老爸,他一定是死在外麵了,昨天晚上回來了。”杜璿的話滴水不漏。

我心中暗驚,之前看到杜璿臥室衛生間裡的臟東西時就已經隱隱猜到可能是她的丈夫沈茂,果然不出所料。

冇想到這個女人這麼心狠手辣,結婚不過第二年就把丈夫給殺了。

“哦?這倒有些稀奇了,你丈夫死了應該有十二三年了吧?”我淡淡的問。

“可不……”杜璿頓了頓,飛快的改口道:“誰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會現在回來,說不定剛死在外麵不久呢,胡靈,你一定要再去我家幫我看看,那個死鬼太可惡了,你一定要幫我解決了,我可以給你加錢。”

杜璿說著,走到茶台桌前麵對著我坐下。

“先喝杯茶壓壓驚吧!”我淡淡的說著,佯裝冇有發現她話中的漏洞,從茶壺裡倒出一杯茶遞給她。

冬子從她進門開始就隻是冷臉望著她,並冇有給她倒茶的打算。

杜璿一口喝乾了茶杯裡的花茶,緊張的望著我說:“胡靈,你一定要先幫我解決了我家裡鬨鬼這事,找孩子的事可以先緩緩,我昨天晚上差點死了,直到天亮那個鬼東西才離開,我差點被它折磨得出不了門。”

我裝模作樣的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兒,望著她幽幽的道:“從你現在的狀態來看,這是惡鬼纏身呀,想要徹底解決……”

說著,我故意賣了個關子,歎息著搖了搖頭,“對我們的風險有些大,實在是麻煩呀!”

“胡靈,胡大師,隻要你們能幫我解決了,不管多少錢我都幫你解決,壓紅我給你加倍!”見我冇有完全拒絕,杜璿連忙急切的開口。

雙倍,七十六萬,助學基金有著落了!

我心中竊喜,麵上卻不動聲色,隻是歎息著搖頭。

“這樣吧,我給你湊個整數,八十萬!”杜璿見我不說話,咬牙開口。

“行吧,既然杜女士這麼有誠意,我們就冒險拚一把吧!”我裝著勉為其難的道:“不過你這事兒可不簡單,我和我的助手極有可能有命拿你的這個錢卻冇命花,我們得先給家裡的親人安排好。”

杜璿看我們的眼神裡早就透著殺意,顯然是因為我們知道了她的秘密想事成後陰我們一把了,許諾多少錢也不一定會真的拿出來。

而我和冬子又恰恰想將她送進去,為她的行為買單,等她真進去了,這錢怕是也冇地兒去要了。

所以必須想辦法把酬金拿到手。

杜璿是個生意人,果然立即明白了我話裡的意思,點頭道:“你放心,我這就開支票給你!”

說著立刻從隨身的皮包裡拿出一本現金支票,寫下一串數字後,雙手遞給了我。

我也不含糊,接過支票隨手遞給了冬子道:“冬子,去處理一下吧,全部轉進我之前給你的那個賬戶裡。”

冬子接過支票,望了我和杜璿一眼,冇說話直接出了門。

杜璿扭頭望著冬子的背影,臉部肌肉抽搐了幾下。

顯然是冇想到我會立刻就讓冬子去將支票裡的錢轉出來,大概是等著我們跟惡鬼同歸於儘之後好坐收漁翁之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