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427章 緣分未儘

-“小雷……”

朱達和林惠同時開口喊朱雷的小名。

朱雷的魂魄顯然是聽到了父母的聲音,疑惑的停在窗邊,慢慢回頭朝朱達和林惠的方向望去。

但隻一瞬間,他又轉頭飛快的朝視窗飄去。

好在我事先在視窗上佈置了簡單的結界,朱雷的魂魄飄不出去,直接被彈了回來。

“小雷呀,我的兒啊——”林惠哭喊著朝朱雷的魂魄撲了上去。

但我們眼前的朱雷不過是個靈體,林惠撲了個空摔倒在地。

“兒呀……”林惠哭著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回頭望向朱雷的魂魄,悲傷得不能自抑。

麵對滿臉是淚神情絕望的父母,朱雷的魂魄慢慢開始清醒起來,身上的黑氣也越來越淡薄。

“爸,媽,我死得好屈呀……他們都欺負我……”

良久,朱雷才望著朱達和林惠開口,他伸出一隻手想去碰觸自己的父母,但在還差三五厘米距離的時候,朱雷又飛快的縮回了自己的手。

“爸爸,媽媽,我碰到你們,你們會生病的……”

朱雷喃喃的說著,悲傷的望著自己的父母。

林惠哭著癱軟在地上,就連一直堅強的朱達也轉過身抹了抹臉上的眼淚。

這一幕看在眼裡很是揪心,但也讓我很欣慰。

雖然有鎮魂葫蘆的淨化,想要徹底化去極陰煞身上的怨氣重新喚醒魂魄的意識並不容易,但在如山的父愛和母愛麵前,早已經化成極陰煞的朱雷終於清醒了過來,心裡不再隻剩下恨和怨。

冬子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切,表情也從最開始的恐懼變成動容。

這些天他也跟著我大致瞭解了朱雷的事情,望著這陰陽兩隔的一家人眼裡也滿是同情。

“你們彆哭了,胡靈已經想到辦法替你們討回公道了!”

聽著一屋淒切的哭聲,冬子終於忍不住,開口替我許了諾。

我望了冬子一眼,有些頭疼,但也冇好意思潑朱達一家的冷水,說足夠的證據還冇有找到。

哪怕最終柳老頭有冇有找回那個黑色旅行袋,我也會想其他辦法讓惡人伏法。

答應過的事我一定會設法辦到,隻是現在說已經想到辦法還早了些而已。

聽到冬子的話,朱達夫婦飛快的抬起頭,滿眼期待的望向我。

朱雷的魂魄的神誌已經清醒,但顯然對我和冬子這兩個外人還有些忌憚,一直盯著我和冬子。

此刻他有些懷疑的望了我一眼,轉頭望向朱達問道:“爸爸,這個女孩身上有很重的靈氣,是你找來的?”

因為朱雷的魂魄之前一直被柳老頭鎮在瓷瓶裡,後來又被我封在鎮魂葫蘆裡,且神誌被煞氣和怨氣所迷,所以並不知道我做的這一切。

陰靈對通靈師的忌憚也是天生就有的。

“如果不是這位胡靈姐姐,我們到現在還找不到你在哪兒呢!”朱達對朱雷解釋。

朱雷再次疑惑的望向我。

“救我的是一個灰衣服的老爹爹。”朱雷望著我說:“他現在在哪兒。”

看來朱雷魂魄裡的神誌清醒以後,還記得當初是柳老頭救了他。

“那位老爹爹姓柳,他說你曾幫過他一次。”

我望著朱雷的魂魄將柳老頭告訴我的事告訴了他,並告訴了朱雷柳老頭現在正在想辦法幫他找那個裝了證據的黑色旅行包。

“那個黑色旅行包是我的!”

朱雷聽完我說的話後,想了片刻望著我開口,“裡麵的那些東西也沾了我的血,隻要他們冇有將那些東西燒掉,也許我自己能找到。”

我蹙眉望著朱雷,有些猶豫的開口問他:“你想自己去找那些東西?”

朱雷望著我點了點頭。

“可是如果你就這麼出去的話我無法保證你的的安全,如果那些孩子再有什麼問題,他們的父母說不定還會找其他通靈師來處理。”

我望著朱雷說出了自己的擔憂,朱雷的魂體裡依然還有很重的怨氣,我不敢就這麼將他放出去。

朱雷很聰明,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放心,我不會再衝動的去找他們尋仇的,我不僅要讓他們還我一個公道,還要讓庇護他們的父母受到懲罰。”朱雷說。

“朱雷,你要知道,陰靈傷人性命一樣會得到魂飛魄散的懲罰,你現在的樣子你父母已經很傷心了,你能保證你出去後遇上那些人不會衝動嗎?”我有些不放心的問他。

“姐姐,你放心好了,我相信你,不會再衝動的!”朱雷向我保證。

我點了點頭,想起柳老頭告訴我的一件事,又開口問朱雷:“對了,柳老爹爹說當初想要將你打散的是一個駝背道士”

“是的!”朱雷衝我點頭,“那個駝背道士好像是王哲的表哥請來的,我記得那天王哲也在,他提到過。”

“王哲的表哥是什麼人你知道嗎?”我又問。

“不知道,好像是個挺有錢的生意人,有間祁氏公司還是什麼,我以前在寢室裡經常聽王哲跟他們打牌時吹噓他表哥有多牛,不過我從來冇有見過。”朱雷說。

“他表哥姓祁?”我驚訝的開口。

“姓祁,好像叫什麼越!”朱雷點頭說。

又是祁越,居然哪裡都有他的影子。

不過想想這件事已經發生兩個多月了,那時候祁越還冇有被天師府捉到,那個想要將朱雷打散的駝背道士應該就是跟在祁越身邊最後逃掉的那個駝背道士。

也難怪憑柳老頭的本事差點冇鬥過他。

好在他現在已經被蕭寒和郝敬德傷了,雖然逃了,但現在對朱雷構不成什麼威脅。

想到這裡,我對朱雷說:“你既然想要自己去將那些證據找回來,那你就去吧,記住,你一定不要衝動,保護好你自己,你跟你爸媽的緣分未儘。”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見到朱雷的魂魄和他父母的身上還有一道不太明顯的氣息牽絆著,也許是陰陽兩隔的原因看得不太真切,但這道氣息說明朱雷和他父母的緣分很深。

有極大可能再次成為朱達夫婦的兒子,或是朱達夫婦以後女兒的丈夫。

這輩子,朱雷年紀輕輕就命喪黃泉,下輩子,他就該是來報朱達夫婦恩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