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410章 七煞透頂

-朝校外走的時候,馮立和冬子走在前麵,我和顧莫走在後麵。

走了幾步後,顧莫突然停下,望瞭望我道:“胡靈,你們來不隻是拿書那麼簡單吧,你也是天師府的?”

我笑了笑,並冇有隱瞞,“我不是天師府的,我自己開了家通靈閣,我們今天來也的確不是拿書,有位同學在寢室丟了魂,我們是來將他丟的那一魂找回去的。”

顧莫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問我:“找到了?”

我點了點頭,望了他一眼說:“你應該不太相信這些東西吧?”

顧莫笑了笑道:“我的確不太信這些。你爸爸蕭尊是個很值得尊敬的人,所以我會給他麵子,雖然他們天師府的確替我們找出很多案件的線索,但我總覺得跟這些玄幻的東西無關。

我總覺得,應該是他們的人比我們的人更細心一些,有更多我們所不住道的途徑和方法吧。

不過既然上頭願意將一些案子交給他們天師府,我們也樂得少些壓力。”

“所以你其實隻將我當成一個江湖騙子吧,但因為我爸爸的原因還是願意給我麵子咯?”我挑了挑眉望著他笑道。

“哈哈,小姑娘小小年齡不要這麼尖銳嘛,我信不信無所謂,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人還是相信的。

比如就連我同事也說過這棟樓裡鬨鬼,出事後校方還請道士去306破壞過現場,要不然也不至於至今還未結案,在我看來的確有些屬於無稽之談,反正我是從來都冇有遇見過什麼靈異事件。”顧莫爽朗的笑道。

我笑了笑望了他一眼道:“你若想見到的確有些難,你是武曲星君入命,七煞透頂,一般的臟東西都會繞著你走。”

顧莫聽我這麼說又聳了聳肩笑道:“你果然是蕭尊的女兒,他也曾這麼跟我說過。”

“胡靈,你年齡還不大吧,說實在話,我倒是挺佩服你的勇氣和智慧,不管那些東西是不是真的,你能讓人信服也很難得。”顧莫抬眼瞟了一眼走在前麵的馮立一眼,接著說道:“那位是傢俱廠的吧,我之前見過他的報道,挺成功的商人,你的主顧?”

“所以,你還是覺得我隻是靠言語讓他信服的?”我挑眉問道。

“誰知道呢,存在即合理,也許真的是因為我冇見過所以不信,天師府不也一直是神秘存在的機構?”顧莫笑了笑說。

“你其實是一個挺矛盾的人,有時候你自己也會懷疑你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太過固執吧,但你又在更多的時候寧願相信你的眼睛看到的。”我笑著道。

“你看,這就是你們這行厲害的地方,總能細心的透過隻言片語窺視人內心深處的想法,其實這一點跟我們的犯罪心理學很相近。”顧莫搖頭歎息,“你這麼說我反而又肯定了我的想法。”

“也許有一天你會突然相信也說不定,但目前我並不打算說服你!”我笑著說。

“很少有人能說服我,除非有一天我能真正親眼見識到!”顧莫也笑。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到了學校門口。

顧莫朝我伸出手道:“很高興認識你,聰明的小姑娘,雖然我對你們所做的事並不認可,但到目前為止並冇有覺得你像騙子。”

我伸出手握了握顧莫的手,對視著他的目光笑道;“我也很高興認識你,顧警官,雖然你不認可我們所做的事,但並冇有固執到令人討厭。”

出了校門,冬子和馮立也都過來跟顧莫客氣了幾句後,各自上車離開。

回去的路上我坐的是馮立的車,馮璟丟失的那一魂還在我身上,先得幫他送回去。

路過天橋的時候,我下意識四處望瞭望,並冇有再見到來時遇上的那對夫妻。

快到馮立小區的時候,我讓馮立給他老婆董亞娜打了個電話,讓他老婆坐在馮璟床邊一手握住孩子的手,一手抓住床沿喊孩子回去。

馮立給董亞娜打完電話後,我們已經到了馮立家的彆墅門口。

冬子的車也跟著開了過來。

馮立停好車,跳下駕駛室恭敬的幫我拉開車門。

“胡先生,您看現在怎麼辦?”馮立問我。

“馮璟,回來吧,媽媽喊你回來了,三魂七魄快快歸身吧!”我現在耳力極好,能隱隱聽到董亞娜在屋裡替孩子叫魂的聲音。

我冇再多說話,將鎮魂葫蘆拿了出來,默唸口訣和馮璟的生辰八字,將他的那一魂從鎮魂葫蘆裡放了出來。

如果鎮魂葫蘆裡隻裝了馮璟一個人的魂魄的話就可以不需要念生辰八字的,但由於上次收集起來的魂魄有些多,還冇來得急超度,所以比以前多了一道程式。

免得將不必要的陰魂也從鎮魂葫蘆裡放出來了。

隨著我默唸的口訣,馮璟的那一魂慢慢從鎮魂葫蘆裡飄了出來。

他站在彆墅門口愣了愣,並冇有動。

“馮璟,回來吧……”董亞娜的聲音再次在屋裡響起。

馮璟的魂魄終於循著董亞娜的聲音慢悠悠朝屋裡飄去。

馮立身上的開眼符效果還冇有徹底消失,望著自己兒子的那一魂飄進屋裡終於鬆了口氣,抬手擦了擦額頭的虛汗。

我從身上摸出一張符紙遞給馮立說:“那一魂歸身後馮璟就會醒,你把這張符燒了化在水裡給他喝下去,最近孩子可能會比以前膽小,多陪陪他。

還有,他剛丟了魂,身體比較虛,容易被臟東西盯上,三天之內晚上不要讓他出門,白天多曬太陽,三天後孩子就冇問題了。”

“好,好!”馮立接過符,點頭如搗蒜,疑惑的問我:“胡先生,你不跟著我進屋嗎?”

“現在丟的那魂已經找回來也進去了,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了,我就不必要再進去了!”我輕輕搖了搖頭說。

“胡先生,昨天我老婆的態度不好,實在對不住您,回頭等孩子好了我一定讓她上麵給您道歉!”馮立明白過來我不願再進他家門的理由。

“對了,您看這事多少錢,我把錢轉給您。”馮立說著掏出手機。

“等明天孩子好了你帶著他一起送去緣起閣吧,我順便再替他看看。”我想了想說:“至於多少,您看著給就行,記得用紅包包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