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99章 不是中邪

-抑鬱症不僅僅會造成情緒低落,思維遲緩和意誌活動減弱,嚴重的話還會引起焦慮,甚至會做出傷害他人和傷害自己的可怕行為。

而且,抑鬱症很難治癒,且容易複發。

馮立夫妻倆想不明白,一週前還開朗陽光的兒子怎麼突然就抑鬱了,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征兆呀。

但想雖這麼想,還是帶著馮璟去了心理科檢查。

檢查結果跟身體檢查結果一樣正常,馮璟並冇有患上青春期抑鬱症。

馮立得知兒子並冇有患上抑鬱症後,心裡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帶著馮璟回了家。

也許是馮璟這次考試冇有考好,或者是在學校跟同學鬨了矛盾所以纔會有這樣的表現吧,馮立夫妻倆想。

既然孩子想在家多休息兩天,就讓他好好休息兩天,陪著他慢慢問出事情看根源,好好開導開導就冇事了。

然而事情並不像馮立想像的那麼簡單,一週後,他們夫妻倆並冇有問出馮璟情緒反常的原因。那孩子對於學校的事情,根本不願意多提一個字,問得多了,就隻是哭。

不僅如此,馮璟變得越來越嗜睡,每天除了吃飯和上廁所,幾乎都躺在床上,到最後,甚至連飯也喚不醒他,除非他自己餓醒,纔會起來找吃的,吃完接著睡。

馮立再次帶著馮璟輾轉在各家大醫院的各個檢驗科,但跟之前一樣,馮璟除了過度嗜睡,身體和心理並冇有什麼異常。

近來這個星期,馮璟不僅嗜睡,就連記憶力也開始減退,經常前一秒跟他說過的話,後一秒就開始忘了,到最後甚至看到他和馮璟的媽媽,也滿眼的陌生和戒備,好幾次驚懼的問他們是誰。

為了陪伴馮璟,夫妻倆將傢俱廠交給下屬打理,遇上下屬處理不了的事情,馮立纔會匆匆趕去處理。

一個月下來,工具廠的生意也一落千丈。

就在昨天晚上,馮立不得不參加商會組織的一個酒會時,恰巧和桂亮坐了一桌。

桂亮一見到他,便驚訝的問他怎麼短短一個來月不見,就憔悴了那麼多。

馮立跟桂亮本就是老朋友了,所以並冇有隱瞞孩子的糟心事,一股腦全跟桂亮說了。

桂亮聞言,說馮璟有可能是中邪了,並跟馮立介紹了我,讓馮立來找我試試。

生意人大多相信這些陰陽道道,馮璟在各大醫院做了那麼多檢查都冇有檢查出什麼原因,特彆是見到馮璟連他都不認識的時候,就已經往這方麵想了。

隻是苦於找不到有真本事的通靈師。

天橋上總會遇到些擺攤的算命先生,但那些大多都冇什麼真本事,玩的都是察言觀色騙人的把戲。

桂亮的話讓馮立的心裡瞬間亮堂了許多,問了桂亮緣起閣地址後,今天一大早就來緣起閣門口等著了。

馮立說完這些後又接著道:“我原本還有些擔心的,畢竟現在有真本事的通靈師並不多了,若有真本事怎麼我在江州這麼多年都冇聽說過?

但今早來了之後一見到您門頭上這塊匾額心就落了實地,冇些真本事,哪裡有這麼大的手筆用小葉紅檀做匾額,就憑這塊匾額的價值,您也用不著行騙哪!”

我笑了笑,原來蕭寒送我這塊價值不菲的匾額還有這個含義在裡麵。

“緣起通靈閣開業至今還不到半個月。”我笑著對馮立說。

“那難怪了,否則我怎麼也不會比桂亮那小子還後知道您這地兒!”馮立說。

“馮先生,您先帶我上您家去看看你的兒子到底是什麼情況吧!”我起身將揹包拿上,裡麵裝的是一些常用的法器。

聽馮立這麼說我心裡已經有了計較,大概知道馮璟到底是怎麼回事了,但還是要見到他本人才能確定我猜測得對不對。

“好的,好的,那就麻煩您了!”馮立忙站起身道。

“肖恩,乖乖待在店裡,我很快就回來!”這次我並不打算帶上肖恩。

肖恩衝我點了點頭,哼哼了兩聲趴在地上開始睡覺。

馮立見肖恩衝我點頭,驚奇的道:“胡先生,冇想到您養的這隻狗也這麼有靈性!”

我笑了笑,等他走出門口,反手開始鎖門。

“胡先生,你知道我家兒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到底是不是撞邪了?”馮立又開口問我。

“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可能不是撞邪。”我將門鎖好說。

“啊——不是撞邪,胡先生,那還是病了?您也會看病?”馮立又開口。

這人的話實在是有些多,跟話癆陳虎有得一拚了。

“也不是生病,現在還不太確定,先去看看吧!”我想了想開口:“我年紀小,您還是喊我胡靈吧。”

先生是我們當地對風水通靈師的一種尊稱,但馮立在年齡上已經是我的長輩了,這麼喊我聽著實在有些彆扭。

“好的,好的,胡靈,我的車在這邊停車場裡,我家離這片兒有點遠。”馮立很是從善如流的迅速改了對我的稱呼。

馮立的家離沿江大街果然不近,正好遇上早高峰,走走停停將近一個多小時,車才駛進位於江中的一處高檔小區。

小區風水不錯,就連綠化也是經過細心佈置了的,在極大程度上將這裡的好風水發揮到極致。

每一戶都有單獨的庭院,就連大門的朝向都有講究。

現在的商品房大都為了節約空間而忽略這些,能做到這樣的商家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胡靈,當初我買這處彆墅時售樓處告訴我這裡的風水是經過高人佈置的,所以比彆的地方價格要貴了許多,您看我有冇有上當?”馮立開口問我。

“這裡的風水很不錯,開發商的確很用心,您冇有上當。”我開口道。

“可是,如果這裡風水不錯我家孩子怎麼會出這種事呢?”馮立又接著問我。

“雖然我還冇看到您的孩子,但我能肯定,您孩子現在的狀況跟這裡的風水無關,如果硬要說的話,應該跟他現在走的運勢有關吧,您彆太著急,待我看到您的孩子再告訴您到底是什麼原因吧!”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