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84章 六丁神火

-之所以會這麼問蕭寒,是因為這麼長時間以來,我漸漸發現白夭的修為應該比我見到過的所有人、甚至是胡三太奶還要高。

僅僅是一縷神識,就能用兩朵曼陀羅花幫我凝聚修補曾經缺失的一魂一魄;

視五行陣法如同虛設;

用他的妖丹佈下的禁製連踏入天階之境的蕭寒都不敢硬闖;

當初我逃出彆墅的時候,如果不是他的指點,僅憑我和老郝完全不可能成功,這樣的修為,如果不是因為什麼特彆的原因,即使是醉得不醒人事,也不至於被人奪走妖丹,將本體困在地下室。

祁越的修為再高,也不過是一介凡人,更何況經過上次正麵交手,我已經肯定,他真正的修為甚至連石憲都不如。

蕭寒扭頭望了我一眼,眸子裡露出讚許,頷首道:“的確跟白夭丟失內丹有關,駝背老鬼從天師府偷走的,是一塊上古玄女令。”

我暗自吸了一口涼氣,早知道天師府什麼東西都能拿出來,冇想到連上古玄女令都有。

傳說在上古世代,女媧掌管著妖族,隨著九尾狐一族的靈力越來越強大,九尾狐族長開始不滿被女媧壓製,帶著九尾狐一族叛亂,女媧派出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玄女將這場叛亂鎮壓了下來,又將九尾狐族長封印在玄女體內,玄女死後,她的本體化為一塊玄冰玄女令,成為玄女後人世代封印打敗九尾狐的法器。

誰料到數千年後,這塊玄女令落到了天師府手裡,被駝背老鬼偷走,而眼下看來,這塊玄女令落在祁越手裡無疑。

隻是駝背老鬼又去了哪兒呢,當初他被陳姍姍請來對付我,雖然最後被棺琛夫妻嚇走,但他既然能從天師府偷走玄女令,說明他的修為並不低,又為什麼會將辛辛苦苦偷來的玄女令交給祁越呢。

除非他們之間有合作關係。

想到這裡,我不禁越發佩服蕭寒決定等石憲他們一起再闖進彆墅的安排。

初步來看,我們即將麵對的,不僅僅是祁越,還有白夭的妖丹力量、駝背老鬼和那一群攻擊力極強的拚湊怪人。

我們三個人就這麼硬闖進去,難免會顧此失彼,最終麵臨的,極有可能是失敗。

白夭雖然跟著我們,但在我們製服祁越奪回玄女令之前,他出來無異於送人頭。

所以這次出來,白夭纔會一直躲在九尾狐玉墜裡一聲不吭。

正想著,我們身後傳來腳步踩在落葉上發出的輕微沙沙聲。

不用回頭,聽聲音就能確定,其他三隊都已經跟上來了。

蹲在我身邊的蕭寒望瞭望院牆,見冇什麼動靜,才站起身,朝石憲他們抬手做了個動作。

“蕭尊!”石憲貓著腰走過來蹲在蕭寒身邊問:“有發現了?”

“就是那裡!”蕭寒抬手指了指不遠處的院牆,低聲說。

“蕭尊,我們怎麼進去?”石憲順著蕭寒手指的方向望去,顯然也看到了院牆上方的死氣和強大的靈氣。

蕭寒望向我,“囡囡,你之前說那個院子用的是一扇銅門?”

我點了點頭說:“銅門上鐫有一條龍,完全嚴絲合縫,用的是密碼鎖。”

蕭寒扭頭望向陸逍鴻道:“逍鴻,看你的了!”

陸逍鴻衝蕭寒點點頭。

“走,我們硬闖進去!”蕭寒站起身,一聲令下。

大家直起身,運起靈力迅速朝院牆移動,冇有人再發出任何聲音。

我鬆開肖恩,它猛的竄了出去,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就像是一個打架打輸了的小孩兒,終於找到幫手了,著急要打回去報仇一樣。

陸逍鴻幾乎是腳尖不點地的憑空躍起,幾個起落間,人已經到了水泥公路上,跟肖恩一起朝銅門的方向奔去。

蕭寒的速度也不慢很快也上了公路。

我忙將烝氣運到腳上,飛快跟了上去。

陸逍鴻和肖恩已經站在銅門前,肖恩望著銅門著急的發出嗚嗚聲,仰臉望著陸逍鴻。

隻見陸逍鴻抬手捏訣後,兩掌相對,口中默唸咒語。

一團紅色火苗自他掌心燃起,隨著他的動作,火苗慢慢變大,形成一個乒乓球大小的火球,我離他雖然有著十來步遠的距離,也能感覺到那團火球的炙熱。

居然是六丁神火!

陸逍鴻的修為再一次讓我驚歎。

傳說六丁神火是將三昧真火以武火之勢,融合奇門遁甲衍生出來的一種神火,《西遊記》裡太上老君的煉丹爐裡用的就是六丁神火,猴子踢翻煉丹爐後,僅僅一塊爐磚就能在火焰山燃燒整整五百年,由此便可見六丁神火的威力。

火能克金,銅門就為金,有了陸逍鴻的六丁神火,區區銅門怎麼能攔住我們?

果然,隨著陸逍鴻將火球輕輕推出掌心,銅門上燃出一個巨大的窟窿,密碼鎖盤嗒的一聲脆響,應聲落地,銅門滑開一道細縫。

陸逍鴻收回六丁神火,抬手輕輕推開銅門。

大量濃鬱的死氣從銅門裡湧了出來,讓人身上瞬間起了一層細密的雞皮疙瘩。

死氣最怕的是煞氣,陸逍鴻從身上摸出我之前見過的那把軍用匕首,上下左右各劃了三刀,死氣瞬間散去不少,但依舊濃鬱。

我在一邊看得清楚,陸逍鴻是用匕首劃出五行方位,這樣能事倍功半,隻可惜匕首上的煞氣有限。

“我來吧!”我說著從身上摸出龍鱗匕首,學著他的樣子在五個方位各劃了三刀。

龍鱗匕首幽藍的寒光輕閃,生生將死氣扯開一個豁口,山林裡的生氣大量從豁口處大量倒灌進院子裡。

死氣散去,生氣湧入,院牆隨之晃了晃,爬滿院牆開得正盛的血紅色藤本月季一朵朵枯萎,乾枯發黑。

如同經曆了一場大火。

肖恩率先衝了進去。

我敏銳的聽到遠遠的彆墅門口發出一聲輕響,空氣裡傳來破風聲,有什麼東西迅速朝門口衝過來。

“肖恩小心,快回來!”

摸不清出來的到底是什麼,我擔心肖恩吃虧,忙跟了上去出聲呼喊。

“嗚哇——”

我的聲音還未落,肖恩發出一聲孩童的哭聲,隨即亮出森白色的爪刺,撲向一團黑影。

“晤——”

黑影發出吃痛的悶哼,將肖恩踢了出去,肖恩在地上打了幾個滾後,渾身的毛髮豎起,重新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