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81章 被困

-“怎麼了?”我和蕭寒走到陸逍鴻身邊站定,仰頭望向峭壁問道。

“胡靈,你還記不記得當初你差點從那個上麵掉下來?”陸逍鴻問我。

“當時是在上麵,我隻記得有個懸崖,但並不知道懸崖的全貌。”我望著峭壁說。

峭壁上有一棵紫藤,現在早已過了開花的季節,葉片卻很繁茂,藤條順著峭壁蜿蜒而上。

“這就是當時你差點掉下來的那個懸崖,但我記得這邊左側有條小路可以上去,現在那條路不見了!”陸逍鴻的目光也落在那棵紫藤上說。

“山勢地貌無法輕易改變,更何況這裡是被保護林區,我們再往左邊找找看。”蕭寒聽陸逍鴻這麼說,抬腳朝懸崖以左走去。

我和陸逍鴻隨在蕭寒身後跟了上去。

懸崖前的的山路相對平坦,並不見高大樹木,隻有及小腿高的野草和一些薔薇類灌木。

走了大約三百來米,我們腳下出現另一道懸崖,崖邊怪石嶙峋,植被很稀疏,覆著厚重的水氣,崖底傳來浪濤拍擊石岸的巨響。

木蘭山地帶遠離江邊,懸崖下應該不是江水,而是一條大河。

“爸,這下麵是什麼河?”我有些疑惑的開口問蕭寒。

“木蘭山以西有一處水庫,下麵應該是通往水庫的河道,但聲音有些不對,若非長期下暴雨,水流不會這麼湍急。”蕭寒探頭望向懸崖底下,眉頭緊蹙,從身上摸出一根菸點燃吸了起來。

一支菸吸完後,蕭寒扔下手裡的菸頭道:“再往右找找吧,應該是方向找錯了。”

說著蕭寒抬頭望向陸逍鴻問:“逍鴻,你怎麼看?”

陸逍鴻麵色同樣有些凝重,猶豫了片刻才道;“我上次帶胡靈離開的懸崖冇有這麼寬,再看看吧,也許真的是方向找錯了。”

蕭寒點頭,轉身率先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夜色漸濃,由於左邊懸崖下那條河的水氣很重,四種開始湧起一團團霧氣。

這次大約走了六百來米的距離,我們腳下再次出現一道懸崖,不同的是崖邊植被很厚,並不見怪石,相同的是崖下同樣傳來湍急的水聲。

“難道這條河環繞著這座山峰?”蕭寒疑惑的開口。

聽他這麼說,我也覺得有些奇怪,往前走了幾步,站在懸崖邊往下望去。

濕氣很重,走近崖邊能感覺到撲麵而來的水氣。

前麵和兩側都是懸崖,朝回走就是下山的路了,實在看不出什麼端倪,也許真的是我們找錯了方向。

正要抬腳往回走,我感覺腳上踩到一個軟軟的東西。

挪開腳低頭一看,是一個菸頭。

我皺了皺眉,彎下腰撿起菸頭仔細看了起來。

菸頭還是乾的,邊緣處有些濕潤,像是什麼人在不久前才抽過扔下的。

心裡突然像是電光一閃,我又低頭望瞭望自己腳上的運動鞋,帆布鞋麵也是乾的。

瞬間明白了怎麼回事,這裡被人布了陣法,我們眼前看到的都不是真實的,懸崖邊上水氣那麼大,我腳上的帆布鞋不可能還是乾的。

另外一點是,如果剛剛還有其他人在這裡抽菸,我們三人的修為都不低,即使對方修為比我們高,我們也不可能完全冇有發現,所以我撿到的這個菸頭是剛剛蕭寒在左麵懸崖邊抽的。

我們一直都在原地繞著圈子,隻是因為我們來回走動觸動了陣法,所以纔會導致懸崖邊的景緻發生了變化。

我將菸頭舉在手裡,扭頭望向站在一邊的蕭寒和陸逍鴻,開口道;“爸,陸逍鴻,你們看這個。”

蕭寒和陸逍鴻聞言同時扭頭望向我。

陸逍鴻望著我手裡的菸頭眉頭微蹙,冇太明白我的意思。

蕭寒的臉色卻瞬間變了。

他兩步走到我麵前,從我手裡接過菸頭望了一眼道:“是我剛剛抽的,這個地方被人布了陣法,我們眼前看到的,很有可能都是幻境。”

陸逍鴻也反應過來,四處望瞭望道:“佈陣的手法很高明,我們在這裡被困這麼久居然都冇有看出端倪。”

“既然是陣,那應該不難,陣眼一定就在當初你們走過的那條路附近,逍鴻,你還記得具體方位嗎?”蕭寒扭頭望向陸逍鴻問。

“當初懸崖上有一棵紫藤,我剛剛就是看到那棵紫藤才確定這裡就是之前那個懸崖的,走,我們再過去看看。”陸逍鴻說著闊步朝回走去。

我們在紫藤下方停了下來。

肖恩早已跑了幾個來回,所以我們走的時候它並冇有跟著,而上坐在原地,疑惑的仰頭望著山壁。

見我們過來,肖恩扭頭衝我哼哼了幾聲,又扭頭繼續盯著崖壁。

我們並冇有很在意肖恩的舉動,開始四處打量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算算時間我們從走到這個地方應該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卻完全冇有任何進展。

“逍鴻,我對陣法這個東西瞭解得並不多,你看眼下這個陣該怎麼破?”蕭寒蹙眉理所當然的望向陸逍鴻。

陸逍鴻也搖了搖頭,抬眼望向我道;“我所學也不多,胡靈,你學過陣法冇有?”

蕭寒聞言也滿眼期待地望向我。

也不知道他們是真的瞭解不多還是故意給我鍛鍊的機會,但他們既然都這麼說,我也隻好點了點頭道:“《聖元天書》裡是講過一些陣法的佈置,我學得並不深,但可以試試。”

蕭寒眸子露出嘉許,點頭望著我笑道:“囡囡,能不能儘快找到,就靠你了。”

我有些赧然的朝他和陸逍鴻笑了笑。

重新朝四周打量了片刻後,我開口道;“既然是陣,那麼我們看到的懸崖和河水應該都是幻境,水氣重,說明這個陣的陣眼應該是在水位。”

蕭寒點了點頭,用手指了指我們前方的懸崖道;“這個想法很好,那就是水位,但我剛剛仔細看過,懸崖上並冇有不對勁的地方。”

我順著他的手轉過目光,朝高聳的懸崖望去。

肖恩突然站了起來,對著懸崖發出幾聲低吼,衝了過去。

“肖恩!”我連忙出聲阻止道。

在五行陣裡看到的東西大多都是幻境,我不知道肖恩看到了什麼,但以它現在衝過去的勢頭,如果冇有停下頭一定會撞到石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