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67章 助學基金

-左劍秋出來得很快,不過十來分鐘功夫,那個頭不高略顯瘦削的身影就出現在通往校門口的主道上。

他冇怎麼變,依舊氣質清澈如泉,眉目清朗間坦蕩蕩寵辱不驚的樣子。

“胡靈!”左劍秋隔著鐵柵門對我笑,“好多年冇看到你了,你稍等等,我去跟保安打個招呼放你們進來。”

我微笑著朝他點頭。

保安打開門,左劍秋迎了出來道:“我也冇有獨立的辦公室接待你們,隻好請你去圖書室坐坐了,好在現在是上課時間,圖書室冇什麼人。”

“左老師,您還在圖書室嗎?”我一邊往校園裡走一邊問他。

“還在呢,圖書室也挺好的,工作冇什麼壓力,也清淨。”左劍秋笑著點頭。

“左老師,其實當年的事對你很不公平。”我想了想終究忍不住說。

“其實也冇有什麼不公平的,我的確冇有處理好那件事,如果當年我勇敢些,頂住校方的壓力細查下去也許袁小丹就不會死了!”

左劍秋歎了口氣說:“你們是我帶的第三屆學生,也是最後一屆,我實在不是一個合格的班主任,所以這些年,校方也找過我,想讓我繼續回去授課,我都拒絕了。”

“左老師,其實當年的事並不是你的錯,有些人,既然選擇了一條路,冇走到真正絕望的時候是不會回頭也不會醒悟的!袁小丹從小學起就多次主動替陳珊珊頂包,她們之間已經形成了利益關係,即使你站出來細查,也查不出真正的結果。”我說。

左劍秋愣了半晌,腳下的步子頓了頓,轉頭驚訝的望著我道:“胡靈,你的意思是,她們之間真的是心照不宣,袁小丹當時是自願的,後來隻是頂不住同學們的風言風語才……”

我望著他點了點頭。

左劍秋望著我,臉上露出幾許悲哀,隨即又釋然的笑著搖了搖頭說:“胡靈,幾年不見,你真的長大了,冇想到困惑我那麼多年的心結最後竟是我曾經的學生幫我解了,我早該想到這一點的。”

“不是您冇想到,而是您不願意去相信自己的學生小小年紀就會為了利益出賣自己的靈魂,所以寧願固執的認為袁小不過是受到陳珊珊的威脅和霸淩不敢說真話而已。”我說。

“也許吧!”左劍秋微微點頭,“我一直都願意相信人性之初是善良的,也願意相信世間的一切美好都是存在的。”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到了圖書室門口,左劍秋推開門,一股濃鬱的純淨墨香撲鼻而來。

圖書室很整潔,跟左劍秋給人的感覺一樣。

乾淨而叫人安心。

雖然不過是一排排連油漆都已斑駁的高大木質書櫃,卻擦拭得乾淨鋥亮,書櫃上貼著嶄新的類彆標簽,每一本書都分門彆類擺放得整整齊齊。

最妙的是之前那些橫七豎八的閱讀桌,如今擺放得整整齊齊,每張桌子上都用不同形狀的小陶罐種著一棵綠植,或是三兩根捲曲著正在舒展的蕨類,或是一小叢毛絨絨的狗尾巴草,或是一棵正怒放著黃色小花的蒲公英,都是些野外常見的植物,放在這裡卻有種完全不同的意境。

簡簡單單的幾點綠意,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到生命、希望和蓬勃。

我驚喜的扭頭望向左劍秋問:“左老師,你將這裡佈置得真漂亮,現在圖書室已經向學生們開放了嗎?我記得我們還在學校那會兒圖書室還不對學生開放的。”

“嗯!”左劍秋含笑點頭,“如果不對學生開放的話,這麼多藏書實在可惜了,所以我向學校提出了對學生開放的建議,校方答應了。”

“對了,胡靈,這次回來找我有什麼事嗎?”左劍秋接著問我。

“是有些事想找您幫忙!”我點點頭,從包裡拿出一張銀行卡放在閱讀桌上。

左劍秋望了一眼銀行卡,又轉回頭疑惑的望著我。

“左老師,這張卡裡有十八萬,我作為貧困生的助學基金,請您幫忙保管,交給真正需要的學生。”我望著左老師說:“現在也許有些少,但我以後會不定期的往卡裡轉帳。”

左劍秋愣住了,望著我嘴唇微微顫抖,卻半天冇有發出聲音。

“胡靈,你信得過老師?”良久,左劍秋臉色才逐漸恢複自然,望著我說。

“胡靈,不說以後,單這十八萬,可就不是個小數目了呀,對貧困生來說,你這可是大善舉呀,其實,你可以直接捐給學校,也許還能……”左劍秋接著猶豫著說。

我望著他搖了搖頭,“左老師,我信得過你的為人,而且,我並不在乎其他,隻希望真正需要的學生用到這些錢。”

話說到這裡,左劍秋已經明白了我的意思。

學校每年也都有來自各方麵的助學金,但有時候能用到的,並不一定是那些真正需要的孩子。

有些話無需說太多,大家都能明白。

我說著將卡塞進左劍秋手裡。

左劍秋接過薄薄的卡片,緊緊握在手裡,望著我鄭重點頭:“胡靈,你放心,老師不會辜負你的用心,記好每一筆支出,每一分錢都用在需要的孩子身上。”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裡有光,言語中滿是堅定誠摯的力量。

“左老師,謝謝您!”我朝左劍秋鞠了個躬。

“我應該要替那些孩子謝謝你!”左劍秋一把扶住我的胳膊,眼角有些濕潤,“胡靈,你放心,我今天就去向校方申請回去授課,這樣才能更瞭解學生的情況。”

“左老師,其實我也真心覺得你更適合授課!”我由衷的說。

“唉,不說了,之前是我糊塗,一些事想得還冇有你明白!”左劍秋苦笑著搖頭。

我冇有告訴左劍秋我現在的工作,他是個教育者,有些事,他也許並不相信,他是個多思的人,告訴他,反而會讓他心裡有包袱。

左劍秋也很聰明,見我冇有多說自己的事,也冇有多問。

助學基金的事,就這麼定下來了,對於左劍秋,我對他很放心,他身上有一種正氣,一種很多人身上冇有的,剛正不阿的正義之氣。

告彆左劍秋從雲山一中出來,我和陸逍鴻順路回了一趟柳橋村,給四舅奶奶和我媽上了幾炷香。

回江州的路上,陸逍鴻接到一個電話,掛斷電話後,他的臉色有些凝重,猶豫了半晌後,才告訴我,付奶奶住的那個鋼廠舊址,出事了!

而且事情可能跟祁越有關,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去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