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60章 轉嫁

-夫妻倆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決定將佛牌送走。

但陰牌不同於正牌,正牌如果說不想佩戴了,用紅布包了送去寺廟或者是埋在樹下都可以,但陰牌不行,請回來了就必須一直供奉下去。

這也是人們常說的請神容易送神難了。

桂亮做了這麼多年生意,多少也認識些人,最後打聽到一個對這方麵比較內行的大師,大師告訴他,想要將陰牌是送不走的,除非有人自願接手,隻要有人自己將佛牌帶走了,他們再出錢買斷與那人之間的關係,佛牌和該有的反噬就都會轉嫁到那個人的身上。

但還有一個條件,帶走佛牌的人必須跟甘甜有血緣關係,如果實在找不到這樣的人,桂亮成為甘甜和那個人之間的媒介也行。

也就是說那個人必須跟甘甜一樣,與桂亮有夫妻之實。

這不是明擺著害人嗎?

桂亮當然不願意這麼做,卻又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自從他們夫妻倆生出了將佛牌送走的心以後,甘甜的身體再次開始出現各種問題,甚至比請回佛牌之前更差。

桂亮心疼妻子,心裡的堅持開始動搖了,將甘甜送回老家休養身體,自己悄然物色轉讓佛牌的人選。

恰好在這個時候,李洋來皮具店找事做。

一開始桂亮確實對李洋存了些心思,但知道李洋也是雲山人後,不但選擇了放棄,還很照顧李洋。

坑誰也不能坑一個剛走出校園的小老鄉呀。

誰知李洋見老闆娘從來冇有出現過,倒開始主動勾引起桂亮來了。

桂亮雖然心裡明白,但一直抗拒著。

直到有一天,李洋藉口自己的生日讓桂亮請客,吃過飯後,李洋說喝醉了不想回宿舍,讓桂亮替她找個酒店休息,桂亮答應了。

麵對李洋赤果果的勾,引,桂亮再次動搖了,但最終決定,將李洋送到酒店房間就走。

誰知進了房間後,李洋就緊緊抱住桂亮不放,還說自己非常喜歡他。

桂亮心裡當然明白李洋圖的到底是什麼,猶豫不過幾秒,半推半就的如了李洋的意,也終於替甘甜找到了轉讓佛牌的人。

到底是老鄉,桂亮雖然心裡有了盤算,但依舊有些不忍,最後他決定將李洋帶去家中,故意將佛牌放在床頭櫃上,閒談中刻意說了些佛牌的好處,尋思著如果李洋起了貪心自己將佛牌帶走就將佛牌轉給李洋,但如果她冇有帶走,就放過這個女孩。

李洋果然起了貪念,離開時偷偷將佛牌帶走了。

他按照那位大師所說的,除了之前陸續送給李洋的錢物,另給了她五百萬和一套房子,買斷了和李洋之間的關係,做了轉讓這塊陰牌的交易。

桂亮和李洋徹底分手後,他將甘甜從老家接了回來,徹底放棄了懷孕這件事。

也不知是因為佛牌被轉走,還是因為甘甜心裡冇有了壓力也不再吃那些亂七八糟促進懷孕的藥物,身體也漸漸好轉起來。

後來見到李洋的變化如此之大,他也暗暗心驚,但一切皆由李洋自己的貪念而起,雖然他隱隱有些愧疚,但冇有後悔。

各取所需嘛。

說道最後,桂亮望著我說:“甘甜隻知道我已經將那塊陰牌送走了,並不知道我和李洋之間的一切,務必請你不要告訴她!”

我點了點頭答應了。

並不是同情李洋,她一點也不無辜。

但看在二十萬的份上,我還是決定幫她處理掉那塊佛牌,至於她身上的反噬,想要恢複如初肯定不可能,能保住命就很不錯了。

“如果你真徹底解決了那塊陰牌,李洋給你多少錢我不管,我不會虧待你的!”桂亮誠摯的說。

雖然將佛牌轉到彆人身上的行為有些陰暗,但他到底是個實在人,也難怪能將生意做好。

“好說,好說!”我笑著道。

有錢送上門誰還會往外推,我現在正窮著呢,窮到都幾次想要賣房了。

望著桂亮那張不怎麼好看的臉,我開口說道:“其實關於孩子的事你心態儘量放平和些,我剛剛看過你和甘甜的麵相,子女緣雖然薄,卻並不是冇有,如果不是轉讓佛牌這件事損了陰德,你們應該很快就會有喜訊,但現在也不用太過擔心,隻要以後多行善積德,早晚會懷上孩子的!”

桂亮聽到我這話眼睛亮了亮,笑著說;“借你吉言,其實我和甘甜已經放棄了,有你這句話,我以後一定會多行好事的!”

我點點頭又問他:“你現在有甘甜身上的東西嗎?比如頭髮什麼的,我處理那塊佛牌的時候可能會用到,如果冇有,真需要時我再來找你也行。”

桂亮想了想點頭道:“你等等!”

說著他起身從抽屜裡摸出一個精緻的信封,從裡麵抽出一縷頭髮來說:“這是之前甘甜掉髮時我留下的頭髮,你看可以嗎?”

“可以的,兩三根就行了!”我說著從那縷頭髮裡抽出三根來,小心的用紙包了收起來。

“胡靈,問出什麼了冇有,是不是他們故意害我呢?”李洋見我下樓,忙迎了上來,悄聲問我。

我望了她一眼,冇說話,牽著肖恩走出阿亮皮具店。

“喂,胡靈,你說說呀,到底是怎麼回事?若真是他們故意陰我,我一定要去找他們算賬的!”李洋追上來說。

“是你自己湊上去的吧?”我停住腳步,扭頭望著李洋的眼睛問。

“什,什麼?”李洋有些訕訕。

“你身上的確還承受了甘甜的反噬!”我望著她說:“如果不是你覬覦老闆娘的位置主動勾,引桂亮,如果不是你對那塊佛牌起了貪念,又怎麼會落到如今這個地步?”

“你,你都知道了?”李洋有些心虛的垂下頭。

“李洋,你還記得陳珊珊和袁小丹嗎?”我歎了一口氣問道。

“你可彆將我跟袁小丹比,袁小丹是為了錢自願替陳姍姍背鍋的,我是不知道會有這麼嚴重的反噬的!”李洋飛快的抬起頭辯解道。

“有什麼不一樣呢?”我反問她,“世界上從來就冇有免費的午餐,任何東西其實都是明碼標價的,無論什麼事情,你在得到的同時,都會付出相應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