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44章 好訊息

-陳潔見我想租,給我說了一個超低價。

十萬一年。

價格的確很便宜了,我心裡有些雀躍,可是一想想自己的存款,又有些犯難。

我的卡裡統共隻剩下八萬塊錢左右。

不過應該也不是難事,我那套小公寓也還可以先抵押出去,上銀行借些錢,實在不行還可以賣掉,到時候就住在工作室裡,好在店子麵積不是太小,到時候隔一隔,放張床問題也不是很大。

見我低著頭不說話,陳潔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我知道你剛畢業身上冇什麼錢,這樣吧,你先交半年的租金,剩下的半年後再交,若是覺得不掙錢,到時候也可以退租!”

“真的?”我飛快的抬起頭驚喜的望著陳潔。

“咱倆誰跟誰啊,我還怕你跟我賴賬不成?”陳潔笑著拍了拍我的肩膀。

“真的很謝謝你,陳姐!”我由衷的望著陳潔的眼睛說。

有陳潔這句話,我原本打算兩年後才能開起來的工作室眼看很快就能開張大吉了。

恰好在我二十歲生日,陰陽劫徹底成為過去式的時候。

有時候人要是走起運來,還真應了一句老俗話,放個屁也能點得著火。

跟陳潔現場擬了個簡單的租賃協議簽了,雙方簽字後,我將卡裡的錢轉了五萬給她,她也將鑰匙再次交到我手裡。

不同的是,以後這裡就是我自己的工作室了。

陳潔將收銀台、椅子和電腦等一些我能用得著的東西留給了我,順便讓兩個民工幫我簡單打掃了一下花店的衛生。

她走後,我站在空蕩蕩的鋪子裡,心裡一陣說不出的激動。

既然是工作室,我並冇有打算擺櫃檯之類的,買一組中式茶桌,一套茶具,再弄幾組置物架,擺些精緻的風水擺件,就已經很適合了。

至於陳潔留給我的收銀台,可以放在稍稍靠後的位置當成一個工作區,電腦可以用來做客戶檔案。

說乾就乾,我以最快的速度上傢俱城挑了一套價值一萬二的茶台桌,又花了五千買了三組高低置物架,讓工人送到店裡擺好後,又去商場買了一套古樸的茶具。

擺好後,看上去竟還真有那麼回事。

就差好一些風水擺件了。

現在我手裡的錢已經不多了,買那些品相不好的東西還不如擺幾盆花草魚缸實在,於是想了想,我又去花鳥市場買了些合適的花草和兩個小魚缸。

徹底佈置完,天已經快黑了。

現在隻需要換個門匾和店名就行了。

如果廣告公司速度快的話,後天我生日就能開業。

鎖好店門,我一邊往回走,一邊給蕭寒打了個電話。

他知道我這麼快就租好了門店,顯然也很高興。

我約他一起上有家龍蝦館吃晚飯,他很爽快的答應了。

聲音裡透著股欣慰和喜悅。

回到家,臥室的門也早已修好了,陸逍鴻一邊開門一邊問我:“冇遇上什麼事吧,怎麼這麼晚纔回來,餓了冇,我給你做飯。”

我衝他笑著眨了眨眼說:“陸大哥,你可以恭喜我了,我的工作室很快就可以開起來了。”

“恭喜你,胡靈!”陸逍鴻愣了愣,微笑著向我伸出手。

我笑著握住他的手說:“早上不是跟小北約會一起去顧西文那裡吃蝦嗎?我剛還打電話約了我——蕭天師一起。”

雖然知道蕭寒當年不是故意丟下我媽,但心裡總彆扭著,那個“爸”字有些說不出口。

“真可惡,你們又想丟下我和小畜生出去浪!”

白夭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來,陰陽怪氣的說。

我和陸逍鴻連忙將手鬆開。

肖恩也跑到我腳邊,用大腦袋拱著我的褲腿,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這個小傢夥也有一兩天冇出門了,大概也悶壞了。

雖然是去外麵吃飯,但我們可以上顧西文二樓的客廳吃飯,帶上肖恩和白夭問題應該也不大。

正要打電話問夏小北什麼時候回來,門口傳來動靜,我回頭望去,夏小北和蕭寒一起回來了。

“我和蕭叔叔正好在樓下遇到,就一起了,胡靈,蕭叔叔說你有好訊息要宣佈,什麼好訊息呀。”夏小北笑嘻嘻的說。

我望向蕭寒,他眼溢滿慈愛的道:“囡囡,恭喜你了,錢夠不夠,不夠跟我說。”

“夠的,我都已經佈置得差不多了,隻能著掛牌開業了!”我也笑。

“哇,胡靈,什麼掛牌開業,你是要自己開店子嗎?”

夏小北蹦跳著跑到我身邊,弓下身子揉了揉肖恩的大腦袋,還不等肖恩抗議的哼哼,又站起身挽住我的胳膊問。

“我準備開個通靈工作室,名字還冇想好。”我說。

“呀,挺好的啊,胡靈,你就覺得你特適合乾這個!”夏小北高興的說。

“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去有家龍蝦館吧,吃飯的時候再聊。”蕭寒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說。

“肖恩,我們走!”我拿起狗繩掛在肖恩脖子上。

其實肖恩並不需要狗繩的,但我們走過去,為了避免路上嚇唬到小朋友,還是有根狗繩好些。

“喂,這個小畜生都去了,我呢?”白夭不滿的叫了起來。

“咦,胡靈,這個好看的靈,呃,大哥哥是誰啊?”夏小北這才後知後覺的注意的白夭的存在。

夏小北是出馬弟子,也能一眼看出白夭不是普通人。

“小丫頭,我這麼帥你居然纔看到我?”白夭朝夏小北拋了媚眼,抬手掠了掠自己額前的頭髮,“而且,我可不是你的大哥哥,按輩分,你至少得喊我太師伯!”

“師伯公?”夏小北望向我,一臉疑問。

我笑著點了點頭。

若按胡三太奶的輩分,這麼叫的確不算過分。

“太師伯好!”夏小北從善如流的喊道:“隻是,太師伯,您怎麼跟我太奶的狀態不太一樣啊?”

“咳,咳,我這是,嗯,臨時意外,臨時意外!”

白夭尷尬的輕咳兩聲,故作出來的瀟灑差點破功。

“丫頭,你身上有個好東西,能借太師伯我住住不?”白夭望著夏小北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