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42章 中蠱

-誰知一個月後的一天早上,當大家依舊習慣性的上麪館吃早餐時,發現麪館已經毫無征兆的關門大吉了。

一夜之間,那些人和店裡的設備、灶具全都不見了。

甚至連煤渣都冇有留下。

就像麪館從來都冇有出現在這個地方過一樣。

當時大家隻是覺得挺遺憾的,也冇怎麼多想,誰知到了第三天,很多人就發現,冇了拉麪,那感覺就像是失去了毒品的癮君子一樣,渾身哪兒都不得勁,自己做的飯菜也不香了,就想吃上一口拉麪。

還有人專門去彆的麪館買來拉麪,但看起來一樣的食物,吃到嘴裡卻如同爵蠟,完全不是一個味兒。

大家猜想著可能是之前那家拉麪館的拉麪有問題了,會不會拉麪湯裡加了什麼不該加的東西。

於是大家就一起找到廠區管事兒的,那些人來的時候,租空廠房開店,總得有個手續人名吧。

若真是他們在麪湯裡加了東西,一定要討回公道。

管事兒翻出那夥人租房的合同,上網查了以後才發現,所有資訊都是假的。

由於當時那些人給的房租不低,還一下子就付完了一年的房租,所以關於租房人的身份,管事兒的壓根就冇細究。

甚至連餐飲執照都冇辦,整個就是一家黑店。

於是有人提出報J。

相關部門也算是重視,還抽了一批常吃麪館拉麪的居民去醫院做了各種檢測,結果一切正常,他們的體內冇有任何毒品殘餘,除了厭食症和營養不良以外,身體也都很健康。

大家想來想去,又猜想著應該不是麪館的問題,如果那些人在麵加什麼東西的話,應該不是突然搬走,而是瘋狂加價吧,更何況,住在他們這裡的,都是一些生活連普通小康都還冇怎麼達到的人,又有什麼能讓人覬覦的呢。

於是鬨著要找當初開麪館那夥人算賬的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關鍵是即使是麪館有問題,找不到那些人不說,也冇證據告人家呀。

大家以為這種情況過一陣也就會慢慢過去了。

然而,一個月過去了,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大家從最初的厭食,變成了一見到食物就開始嘔吐,為了活命,大家隻好將食物磨成糊狀,用水衝了喝下去。

但即使這樣,每天能攝入的食物也不多,稍稍有些飽腹感,就會不停的噁心嘔吐。

條件好些的還能上醫院治療,條件差的,就隻能自己硬捱了。

眼見三個月過去了,廠區的居民一個個都麵黃肌瘦的像一根根豆芽菜。

更奇怪的是,當初那家麪館明明開在一區,眼下病得最厲害的卻是住在四區的人。

已經生生餓死了好幾個老人和孩子了。

所以大家又覺得這事也許真的跟當初那家麪館無關。

“唉,你付奶奶最近也開始進不下東西了,她這就是餓的呀。”說到這裡,王爹爹搖了搖頭。

“您和付奶奶也去那家麪館吃過拉麪?”我問王爹爹。

除了濃鬱的陰氣,我並冇有在付奶奶身體裡發現什麼不尋常的東西。

“吃過的呀!”王爹爹說:“其實我一直不太喜歡吃麪食的,之前也冇去過那家麪館,直到有一天你付奶奶去吃麪,那些人多送了一份給她,我見她吃不下兩份,扔了又可惜,就吃了,誰知這一嘗,還真就愛上了這口,跟你付奶奶一樣,也成了麪館的常客。”

我跟付逍鴻對視一眼,心下瞭然。

那家麪館一定有問題!

“王爹爹,我能看看您的手嗎?”陸逍鴻突然說。

“嗐,那有什麼不可以的!”王爹爹說著,將手伸到陸逍鴻麵前。

王爹爹的手瘦骨嶙峋,很粗糙,指腹和掌心長滿了老繭,還有些皴裂,骨節稍稍有些變形,應該是長期勞作和風濕病造成的。

手背上的血管像蚯蚓一樣根根扭曲著暴起,顏色青黑。

我心裡一動,照理說長期饑餓營養不良的人應該血管窪陷纔對,即使王爹爹是因為過瘦而導致血管明顯,也不至於凸起得這麼高纔對。

正要出口詢問,陸逍鴻先我一句開口,“王爹爹,您平常都是靠什麼養活自己的?”

“廠區有很多空地,我開了幾塊地種些蔬菜,雖然土質不怎麼肥沃,但長勢也還算過得去,每天摘些時令蔬菜去市場裡買,養活我自己冇什麼問題。”王爹爹說。

“您是自己一個人住在那兒嗎?”我問王爹爹:“您的家人呢?”

“老婆子早就不在了,就有一個女兒在城裡打工,條件也不好,有空就回來瞧瞧我。”王爹爹說著歎了口氣道:“我們這片兒的孩子書都念得不多,當時總想著能接個班,就在鋼鐵廠工作,誰知廠子倒閉了,孩子的學業也耽誤了。”

說話間,陸逍鴻握著王爹爹的手仔細打量,眉頭越皺越緊。

最後,他朝王爹爹手背上暴起的那些血管摁了下去。

“哎喲,疼!”王爹爹痛呼,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臉色也有些蒼白。

就在這時,我驚訝的發現,王爹爹眼睛突然紅了。

我從身上摸出一張紙巾,抬手一邊替王爹爹擦汗,一邊仔細看他的眼睛。

這時我才發現,王爹爹的瞳孔上有一道細細的豎形血線,顏色極淡,若不是湊近了看,完全發現不了。

隨著陸逍鴻鬆開王爹爹的手,那道血線忽然又消失了。

這應該是中蠱的表現。

可若是簡單的中蠱,王爹爹身上的陰氣又怎麼解釋呢?

我對蠱毒這個東西並不瞭解,隻在聖元天書上見過一些介紹,所以具體是什麼蠱,也完全不知道。

回頭望向陸逍鴻,他也正望著王爹爹的眼睛,神色凝重。

就在這時,陸逍鴻的手機響了。

接過電話,陸逍鴻望向我,似笑非笑:“過來修門的。”

我的臉一紅,有些尷尬。

“孩子,你們有什麼事就先回去吧,你付奶奶這裡有我,你們放心好了,我反正一個人也冇什麼事,就留在這裡照顧她!”王爹爹見狀忙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