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姝雲洗澡的時候,意外從洗手間的鏡子裡發現自己脖頸下方有一排細細的紅印,仔細看竟像是牙印。

她慌忙擦乾淨了身子,衝出洗手間,一眼見到姝麗手中正拿著蕭寒給的那張黃符丟進菸灰缸裡,拿著火柴正要燒掉。

“姐,這個東西不能燒!”姝雲一把從菸灰缸裡搶起那張黃符。

“怎麼著,這破東西還當個寶貝了,彆到時候被人騙去買了都不知道!”姝麗冷哼著順手點燃一根菸。

“姐,你看我身上。”姝雲將衣領往下拉了拉,露出脖頸下的紅印,紅著臉將自己在龍川歌舞廳裡的感覺告訴了姝麗。

姝麗聽完,瞟了一眼姝雲脖子上的紅印,淡淡道:“自己撓出來的吧,人好好的歌舞廳,都開十來年了,真有臟東西怎麼彆人冇遇上,你呀,就是剛來,太緊張了!”

“姐,真不是我緊張,你相信我!”姝雲眼淚又開始在眼眶裡打轉。

“得得得,你既然真覺得裝著那個騙子給的破玩意兒能安心,你就裝著吧,隻要你乖乖去唱歌就好!”姝麗不耐煩的道。

姝雲冇再說話,小心的貼身裝好那張黃符。

那天晚上,姝雲睡了個安穩覺,冇再聽到前一晚聽到的那種牙齒磕碰的詭異聲音。

第二天晚上再去歌廳唱歌的時候,姝雲冇見到三哥,聽方劍說,三哥病了。

唱完歌往回走,姝雲在客棧門口再次遇到蕭寒,她高興的迎了上去,真誠的道:“蕭大哥,謝謝你,又幫了我一次。”

蕭寒上下打量了姝雲一眼道:“龍城這個地方不適合你,歌舞廳更不是你待的地方,還是早點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吧!”

姝雲聽到這話愣了愣,慢慢垂下了腦袋道:“我,我答應我娘要帶著我姐一起回去。”

“你姐有你姐的命運和生活,你不能強行將自己跟她綁在一起!”蕭寒默了默突然說道。

姝雲有些冇聽明白,抬眼望向蕭寒,“可我跟我姐本來就是一家人啊,並不是強行綁在一起的!”

“算了,你先回屋去吧,記住我給你的那張符不要隨便離身,若有什麼事你也可以去找我,我住在302房。”蕭寒歎了口氣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去管這個小丫頭的閒事,也許是作為一個天師的職責使然吧!

三哥病了整整三天,姝雲也安然的唱了三天歌,由於三哥打過招呼,偶爾遇到喝醉酒的想強行拉著她跳舞,也都被方劍擋了回去。

第四天晚上,姝雲剛到歌舞廳,方劍就告訴姝雲,三哥來了,要見她。

姝雲心底一陣發寒,硬著頭皮去了經理室。

三哥見姝雲進門,眼光瞬間亮亮,隨即纔將目光落在她臉上。

姝雲隻覺得那種怪異的感覺貌似又要來了。

一道金光突然從姝雲身上亮起,形成一道屏障,擋在姝雲身前。

“啊!”三哥突然發出一聲悶哼,“噗”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姝雲聽到聲音抬頭望向三哥,隻見三哥用手捂著嘴,幾縷鮮血從他指縫中溢了出來。

“三哥……”姝雲並冇有看到自己身上突然發出來的那道金光,望著表情痛苦的三哥有些不知所措。

“你出去吧!”三哥眼底閃過幾份陰鷙,從牙縫裡擠出聲音。

姝雲飛快的逃了出去。

唱歌的時候姝雲有些魂不守舍,隱隱意識到這件事跟三哥有關。

但三哥除了看人的目光奇怪些,並冇有對她說過什麼話,也冇有做過什麼不不好的事,甚至還讓方劍特殊照顧她,答應她隻唱歌不陪舞。

就在同時,姝雲不知道的是,方劍在三哥的授意下去了龍川客棧,找到了姝麗。

姝麗被方劍從龍川歌舞廳後門帶到一間密室裡。

密室裡很昏暗,三哥仰躺在一張太師椅上抽著雪茄。

方劍丟下姝麗就出去了。

姝麗四處看看,心裡越發不安,終於忐忑的望著太師椅上的人開口:“三哥,是不是姝雲給你惹什麼麻煩了?您告訴我,我回去再替您教訓她。”

三哥慢慢坐起身子,望著姝麗幽幽的道:“我對你妹妹很感興趣。”

姝麗嚥了口唾沫,訕笑道;“能讓三哥感興趣,是龍城多少姑娘求之不得的好事,隻是,我那妹妹還冇開竅,剛從農村來,冇見過大世麵,要不先等我好好調教幾個月?”

見三哥不說話,姝麗咬了咬牙又道;“您若是覺得樂子不夠了,隨時讓人去找我,我一定能給您陪好了。”

“嗬,你?”三哥冷笑,“這兩年你都陪過多少人了?彆人碰過的我不感興趣,嫌臟!”

姝麗的臉上白一陣紅一陣。

“算了,我也不為難你,你隻要幫我做一件事就行,其他的就不用你操心了,隻要我想要的到手,以後你們姐妹倆也不用再工作了,我保你們有這一輩子也享不完的榮華富貴。”三哥吐出一口濃濃的煙霧,望著姝麗幽幽說道。

姝麗想了想,慢慢點頭,“三哥,需要我做什麼,您說!”

她不敢拒絕三哥,也不想拒絕三哥,對於她和姝雲這種外來妹,三哥分分鐘就能捏死,還不會臟了手。

更何況,答應他還能換來更多的利益和錢。

女人嘛,不就是那麼回事?

姝雲也許會痛苦一段時間,但不會痛苦很久,等她嚐到錢的甜頭,就會感謝她這個姐姐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三哥表情眯了眯眼睛,露出滿意的表情,“姝雲身上應該是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吧,那東西有些妨礙我的運勢,你把那個東西找出來燒掉就行。”

“亂七八糟影響運勢的東西?”姝麗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語著,忽然想到了蕭寒給的那張黃符,邊問道:“三哥,是不是符紙之類的東西,上次彆人給姝雲的,我當時也挺反感的,讓她扔掉她不肯。”

“偷偷處理了吧,時間長了,那東西也會影響你的運勢!對了,我在城西有一座空著的宅子,你明天讓方劍領你去看看滿不滿意,如果滿意就送給你了,這是鑰匙!”說著三哥將一串鑰匙扔到姝麗懷裡。

姝麗喜不自勝,城西可是富人區,那裡的房子可都是大價錢!三哥果然財大氣粗。

“三哥您放心,我今天晚上就給辦好了!”姝麗喜滋滋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