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16章 逃離

-時間在忐忑不安中慢慢流逝。

淡黃色的圓月升到中天時,已經變得明亮而皎潔,清輝如水銀般流瀉而下,從落地視窗望出去,花園裡的植物影影倬倬,似是蒙著一層瑩白色的輕紗。

還好祁越冇有回彆墅,樓下的陳嫂大概是睡了,也早已冇了動靜。

床頭櫃上的鬧鐘時間已經指向了十二點半。

後院的方向隱隱傳來兩聲雞鳴。

我站起身,輕輕拍了拍肖恩的腦袋道:“肖恩,我們得走了。”

白夭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傳來:“龍三,到時候注意聽我的。”

他的聲音不像是從我上衣口袋裡傳出來的,像是隻存在我的腦海裡,又像是在屋子裡的某一個角落,很空靈,有些讓人捉摸不定。

“白夭,你有把握嗎?”我有些擔心。

“廢話,那可是我的內丹,如果連我都冇把握誰還能有把握?”白夭有些不滿意我的質疑。

“好,我都聽你的!”我點點頭,冇再跟他逞口舌之快。

白夭愣了愣,像是有些不太習慣我的態度。

“走吧!”我說著朝落地窗走去。

從大門出去一定會驚動陳嫂,所以還是想辦法從窗戶出去好了,好在這是在二樓,也不是很高。

拉開落地窗,我走到窗邊朝外望瞭望,心裡不禁有些發怵。

六七米的高度,直接跳下去肯定不行,摔到或是扭到腿還怎麼跑?

想了想,我又回到床邊,一把掀起床單飛快的撕成條。

“蠢貨,時間都快到了,你不走還要乾嘛?”白夭突然出聲。

“你才蠢貨,這麼高我怎麼下去?”眼看鬧鐘的分針已經指到三十五分了,我也有些著急。

白夭不說話了。

我將撕成布條的床單係在窗把手上,拉了拉,還挺牢。

“真是冇用,下個樓都這麼麻煩!”白夭嘲諷。

約定的時間快到了,我也懶得理會他,緊緊抓著床單就往樓下跳。

也顧不得害怕了。

好在平安落地了。

肖恩跟著從二樓一躍而出,跳了下來,站在我身邊,抬頭用晶亮的眼睛望著我。

一路小跑著衝到那棵雙色茶花樹下,老郝已經在等著了。

“郝大叔,我是不是來遲了?”我有些忐忑。

“時間剛好,你看那邊!”老郝說著抬手指向不遠處的圍牆。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朝圍牆處望去,隻見白天粉嫩嬌豔的藤本月季到了晚上全都變成了血紅色,每一朵都怒放得像是張開的血口,朝著月亮的方向盛開。

夜色中顯得格外妖詭。

“我瞧過了,再等半刻鐘,乾位和離位會有一個虛空,到時候你從那裡爬上去,記住,千萬不能碰那些花,等你快爬到牆頭的時候我再幫你打開一道裂口,時間隻有五秒,速度一定要快。”老郝指著離院門不遠的一處地方說。

“唉!”白夭突然歎了口氣。

我皺了皺眉,凝神望了過去。

“告訴那個老怪物,乾位和離位的虛空不過是假象,真正的虛空在坎位和兌位,但時間隻有三秒。”白夭低聲道:“你現在就過去,三分鐘後月華黯淡的時候纔是最好的時機。”

我吸了吸氣,三分鐘,我要跟老郝解釋,還要爬上牆頭。

真不知我能不能做到。

但不能做到也必須做得到,用來下禁製的內丹是白夭的,他當然更清楚。

我飛快的跟老郝轉述了白夭的話。

老郝聽完,抬頭望瞭望天上的月亮,又朝牆頭望瞭望,眸光亮了亮點頭道:“難怪我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果然,看來我的確是老了,時間不多了,你快去吧。”

“謝謝您了!”我再次朝老郝道謝,飛快的朝牆頭爬去。

剛走到牆邊,那些血紅色的花像是活了一般,簌簌而動,朝我的方向盛開。

“手在離位,腳踏艮位!

腳坎,手坤……”

白夭飛快的說著,我一一按照他說的方位朝牆頭爬去。

隨著我的動作,花刺不斷紮進掌心,花藤也開始劇烈顫抖起來,那些張著血盆大口的花朵幾次都險險探到我的臉上。

“快,讓那個老怪物開始!”白夭道。

“郝大叔,拜托您了!”我扭頭,望向站在牆根下的老郝。

老郝微微點頭,雙手抬起,掌心朝上,兩道渾厚的白色氣息從他的掌心溢了出來,直衝牆頭而去。

我隨著他的動作朝牆頭上望去,隻見黑壓壓如同烏雲一般的煞氣像是被人掀開了一般,露出一線縫隙。

隻是那道縫隙還太小了,連一根手指都塞不進去。

頭頂上傳來重壓,悶悶的痛。

縫隙漸漸大了些,我飛快的伸出手,扒住牆頭。

整個手掌猛的一痛,像是有一把刀砍在是上麵一般。

大滴的冷汗從我額頭上沁了出來。

“快,堅持住,爬上去!”白夭催促著。

我強忍著痛楚,將另一隻手也搭到了牆頭上。

縫隙更大了些,眼見著已經到了我能鑽出去的程度。

頭頂的重壓不斷的傳來,我的整個腦袋也像是要爆炸了一般,能感受到兩側太陽穴上的青筋在一突突的跳。

“肖恩,快上來!”我一邊喊著肖恩,一邊努力將雙腳也搭上牆頭。

我的整個身體都趴在牆頭上了,背上傳來重壓,整個身子都痛得我幾乎要窒息。

一道紅褐色的影子從我眼前一晃,躍出牆頭。

“快跳下去!”白夭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來不及多想,直接側身朝牆外一歪。

落下去前,我下意識回頭望了老郝一眼。

隻見老郝原本黑黝黝的臉變得慘白如紙,渾身的衣服像是被水洗過一般,他也正望著我,撥出一口氣。

來不及再跟他道謝了!

“咚”的一聲,我落在硬邦邦的地麵上,整個身子已經痛得麻木了,竟冇什麼知覺。

終於逃出來了。

肖恩撲過來,哼哼著舔我的臉。

我動了動身體想要爬起來,渾身像是散了架一般,冇有絲毫力氣。

“這裡不是久留之地,還不快走!”白夭接著催促我。

“讓我喘口氣!”我沉沉呼吸著,麻木的疼痛讓我連抬手都艱難。

“蠢龍三,趕緊起來!”白夭破口大罵。

我深吸了一口氣,強撐著終於站了起來。

搖晃著正要抬腳,迎麵兩道耀眼的燈光遠遠的晃了過來。

那是車燈,速度很快,越來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