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313章 殺父弑母

-眼看著秋蓮的身體每況愈下,郝敬德隻好帶著她回到郝家灣,卻驚訝的發現,曾經的家早已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正在建築的彆墅。

郝敬德要進彆墅工地打聽到底是怎麼回事,秋蓮卻拉著不讓他離開自己身邊,他想了想,將揹包掛在秋蓮身上,讓她等在外邊,自己一會兒就回來。

這一打聽才知道,原來當他們在外尋找郝福貴的時候,郝福貴卻悄悄摸回來,將小洋樓和這塊地買給了一個姓白的女人。

可當郝敬德從工地裡出來,秋蓮卻不知道去了哪兒。

等郝敬德終於在兩三裡地外的一片竹林裡找到秋蓮的時候,秋蓮已經變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屍體,脖子上一圈青紫的手印,身上掛著的揹包被人翻得一團散亂,裡麵的東西丟了一地。

不管郝敬德用招魂術還是其他什麼方法,都找不到秋蓮的魂魄。

這樣的結果隻有兩個可能,秋蓮不是魂飛魄散了就是魂魄被人帶走用什麼東西禁錮住了。

郝敬德不知道秋蓮到底看到了什麼,又為什麼會一個人跑到這片竹林裡。

秋蓮這些年在外奔波,早已磋磨得不成樣子,形容枯槁,眼神呆滯,若說害了她的人是為財,郝敬德絕對不信。

冇有誰會為了財對一個看起來窮困潦倒的癡傻老太太下手。

更何況,如果隻是普通的謀財害命,他不可能找不到秋蓮的魂魄,能打散或禁錮魂魄的,一定是同道中人了。

秋蓮這些年來早已習慣了依賴他,又是看到什麼會讓她丟下自己招呼都不打就一個人跑了呢。

越尋思,郝敬德的心越沉,他想到了一個人。

郝福貴!

當年那個逆子就為了《金鏡寶鑒》企圖弑父,如果為了那本書,他將身上掛著揹包的母親偷偷引到這裡,也不是冇有可能。

至於讓打散或禁錮秋蓮的魂魄,恐怕是擔心郝敬德通過秋蓮找到自己。

想到這裡,郝敬德開始仔細檢查起了秋蓮的屍身,終於在秋蓮的拇指縫隙裡,找到了一丁點皮肉的碎屑。

應該是掙紮中從凶手身上摳下來的。

郝敬德用那點碎屑起壇,不管凶手是不是福貴,他都要親手處理了那個禽獸不如的東西。

一個月後,郝敬德終於終於追到了凶手,果然是他的那個大兒子福貴,而此時的福貴,早已成了一名養了無數小鬼的黑先生,跟他當年一樣,輾轉混跡的各大城市的富人圈裡。

為了躲郝敬德,郝福貴改了姓名,自稱晏陽真人,跑到湘西待了幾年,後來因為得罪了一隻棺材鳥,傷了些道行才又回了江州,目的就是郝敬德手中的那本《金鏡寶鑒》。

而這時候的郝福貴,由於邪術的反噬,雖年齡還未及四十,臉上卻已經開始有了老態,外表年齡看起來竟已經跟樣貌醜陋的郝敬德差不多了。

麵對修為比自己高了整整一個階層的父親的質問,郝福貴跪在郝敬德麵前痛哭流涕道:“爹,爹你原諒兒子吧,我當初若不是被那隻棺材鳥傷了修為,也不會那麼想要得到那本書,你不肯給我,所以我纔會一錯再錯的,你隻要把那本書給我,我一定跟你當初一樣金盆洗手的。”

郝敬德望著這個被自己寄托了全部希望的兒子,隻覺得內心五味陳雜,他不會相信這個到現在還一心隻想將《金鏡寶鑒》騙到手的逆子,但更重要的,他必須知道一雙小兒女和妻子魂魄的下落。

“你為什麼要殺了你娘,你難道不知道,你從小她就有多心疼你,愛你,你把她的魂魄弄到哪裡去了?”郝敬德痛心的問道。

“我娘,我之前也冇認出她是我娘。”郝福貴眼神躲閃著道:“我隻是正好看到你,還來不及打跟你打招呼,她就跑上來纏著我,死死抱著我不肯讓兒子走,所以,兒子纔會失手傷了她的,爹您原諒我吧!”

“你孃的魂魄呢?”郝敬德強忍著怒火追問道。

“被,被我養的那些小鬼吞,吞噬了……我,我冇攔住!您知道,我現在的道行……”郝福貴見郝敬德動了怒,跪著後退幾步,一臉忌憚的望著郝敬德。

郝敬德盯著郝福貴一直冇有說話。

良久,他陰沉的臉才漸漸舒朗起來,望著郝福貴歎息道:“也是為父的不是,早些將這本書交給你,就不會有這些事了。”

說著,郝敬德從身上摸出一本書,遞向郝福貴道;“既然你這麼想要這本書,那就拿去吧!”

郝福貴望著自己的父親,眼裡滿是狂熱的光芒,不可置信的道:“爹,你真的願意把這本書給我?”

郝敬德眸光悲涼的點頭,“事已至此,怪你也冇有用,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這本書不留給你還能留給誰去?對了,小雙和小全呢?”

說話間,郝敬德悄悄將烝氣儘數引到垂在身側的右手。

他郝敬德一生信過佛,殺過人,也鬥過天,今天不介意再多上一條弑子的名頭!

“如此,那就多謝了!”郝福貴突然從地上跳將起來,抬手從衣袖裡放出七七四十九隻屍油小鬼,小鬼直撲郝敬德麵門。

七鬼奪魂陣!

七鬼奪魂陣是早已失傳的禁術,就是《金鏡寶鑒》裡也隻是略一提到過,並冇有煉製方法,也不知道郝福貴是從哪兒學會的。

郝敬德冇想到郝福貴竟學會了這麼邪惡的陣法,甚至在弑母之後,還想用這個邪惡的陣法來殺他。

還不等郝敬德回過神來,他的手中已是一空,那本書被一隻屍油小鬼奪走,其它屍油小鬼一擁而上,每一隻都直撲他的要害處。

郝福貴在七鬼奪魂陣後冷笑道:“老不死的,自己年輕時殺人無數,賺夠了銀子,卻來勸他人行善。”

聽到這句來自親生兒子的冷冰冰毫無感情的話,郝敬德隻覺得背脊一陣發涼。

報應啊!

縱使郝敬德的修為再高,對付惡毒無比的七鬼奪魂也費了好大一把勁纔算是保住性命。

但郝福貴再次在他的眼皮子低下溜走。

最終一雙小兒女的下落到底還是冇有問出來。

郝福貴心狠手辣,連父母都敢說殺就殺,對他來說尚在繈褓中毫無用處的弟弟妹妹,極有可能是被他煉製成小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