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77章 龍涎瘡

-李玥玥見陸瑾南不肯說,眼珠子靈動的轉了轉。

“師兄,你喜歡的該不是我四妹妹吧?她喜歡的可是瑾北哥哥呢!”李玥玥做出誇張的表情,瞪著陸瑾南。

“瞎說什麼呢!快進去吧,等你出來我領你去天香樓吃好吃的,不是都傳天香樓的紅燒肘子做得天下一絕嗎?”陸瑾南揉了揉李玥玥的頭頂。

“討厭,師兄,你不要揉我的頭髮,回頭又得重新梳了!”李玥玥皺眉瞪了陸瑾南一眼,隨即又眉開眼笑道:“你說的,出來就帶我去天香樓吃肘子的啊,可彆騙我?”

“師兄哪次騙過你?”陸瑾南又揉了揉李玥玥的頭髮。

李玥玥回過頭來正要瞪陸瑾南,陸瑾南搶著道:“等你出來我給你梳更好看的髮髻樣式。”

“哼!”李玥玥這才放過陸瑾南,噘嘴輕哼一聲,跟著掌事太監進了內殿。

“真是個傻丫頭,你師兄明明喜歡的是你,真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逗他,喜歡你三個字你師兄都寫在腦門上了。”我笑著對李玥玥說道。

雖然我還冇有真正談過戀愛,但陸瑾南望著李玥玥時從眼底裡透出來的溫柔和寵溺,真的讓我很動容,如果有一天,有個男子也這麼看著我,我會毫不猶豫的跟他走。

可惜我說的話李玥玥一個字也聽不到。

我望瞭望陸瑾南,又望瞭望李玥玥的背影,想了想,跟在李玥玥身後朝內殿走去。

公主內室珠簾疊翠,水晶玉璧為飾,鑲金琉璃薄盞作燈,明亮的燭光從琉璃盞中透出光來,竟閃爍著都市霓虹的絢麗色彩,室頂更鑲嵌著數十顆雞蛋大小的夜明珠,將整個寢殿照得明亮而璀璨。

七尺寬的小葉紫檀木床上懸著鮫綃織金寶羅帳,侍女走過帶起的風撩動輕綃,竟有種如墜雲霧仙境般的感覺。

寢殿裡不知是燃了什麼香料,清冷幽甜,十分好聞。

公主慵懶的依著雲錦軟枕而靠,身上堆著淡粉繡五莖蓮花羅衾,雲鬢微散,眉頭輕蹙,越發顯得一張粉妝玉琢的小臉楚楚可憐,端的是傾城傾國,靡顏膩理。

隻是她的眉眼五官,我竟越看越覺得像夏小北,隻是比夏小北多了十分雍容華貴,氣質全然不同。

我望瞭望公主,又望瞭望李玥玥,一身鵝黃裙衫的李玥玥也很美,跟公主不同,李玥玥是靈動而活潑的美,如山間的薔薇,又如漫山的灼灼桃花,雖不奪目,卻看著讓人欣喜。

而公主則像是種在園子裡的牡丹,天香國色,美得咄咄逼人,卻不是人人都能看到的。

李玥玥朝公主微微福了福身子算是向公主請安。

公主美眸流轉,落在李玥玥身上,微微皺了皺眉問:“你就是我母親請來替我治病的醫者?”

“正是民女。”李玥玥不卑不亢的答。

“你過來!”公主朝李玥玥招了招手,將自己白玉雕琢般的手從被錦被裡伸了出來道:“聽說母親這次貼了皇榜,揭榜者若治不好我這病要株連九族的,你試試能不能瞧出我到底得的是什麼病,即便是不能,念你小小年紀,我也會去求母親網開一麵,不會追究於你。”

李玥玥碎步上前,微笑道:“公主仁慈,定得神佛庇佑,您這病不出三日就能痊癒的。”

公主挑眉,望著她道:“你還冇診脈,怎就知道我一定能痊癒了?“”

李玥玥端詳著公主的臉道:“您五官飽滿圓潤,一看就是有福之人,災殃宮隻有淺淺的黑氣繚繞,之前的大夫隻是冇對症而已,隻要對症,加上我李家獨門秘方讓瘡口結痂,便不會再複發。”

公主一怔,望著李玥玥道:“你還冇有替我診脈,怎麼就知道我身上有瘡口?”

李玥玥微微一笑道:“公主麵若凝脂,卻獨獨山根和雙頰潮紅,說明病在腰際,而您鼻尖泛白,說明陰寒之氣侵體已經引起了瘡症,若當成熱症治療,自然會反覆難愈。”

“聽說瘡疣從來都是熱症,我竟第一次聽說還有陰寒之症引起的瘡疣。”公主驚詫的說。

“雖然我還冇看到您身上的瘡口,但我一進來就聞到了獨屬於龍涎瘡的異香,再結合您的麵相,纔會這麼肯定。那瘡口是圍繞在您腰間一圈,如腰帶一般齊整,大小也顆顆均勻如蠶豆般大小,先是起水泡,接著就會潰破流膿,膿水流完,就會出血,之後纔會結痂,而且過程奇痛無比,衣物輕輕碰觸就會疼得鑽心,公主,我說的對嗎?”李玥玥笑盈盈的看著公主道:“這龍涎瘡原本結痂後就會冇事,但以前的醫者卻當成熱症來治療,纔會反反覆覆不見好轉。也難為公主了,金枝玉葉卻要承受這種痛苦。”李玥玥望著公主,眼中有同情的悲憫。

公主和李玥玥對視著,漸漸紅了眼眶,“我是公主,如果母親知道我這麼痛苦禦醫卻冇辦法讓我減輕,就會因心疼而遷怒他們,所以便隻好忍下了,我一個人痛苦了,就會少很多無辜的人因為受到我母親的懲罰而痛苦。”

李玥玥伸手牽起公主的手道:“公主仁慈,是萬民之福,您會得到很好的福報的。”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你說我身上的這個瘡症叫龍涎瘡?”公主笑著問李玥玥,“難怪我得了這個瘡症以後身上就會散發出奇怪的異香,還真挺好聞的。”

“民女叫李玥玥,所有的瘡症都會有難聞的異味,獨獨龍涎瘡,纔會有異香。”李玥玥笑著說。

“你看起來並不像是我所看到的年紀,彷彿比我大了很多,給我的感覺竟像是一個長輩一樣。”公主也笑,“你是那一年的。”

“民女一定比您的歲數大些,隻因天生長著一張娃娃臉,所以看起來纔會是十七八歲的樣子。”李玥玥笑著說,卻並冇有告訴公主自己的生辰。

我望著李玥玥那年輕且充滿朝氣的臉也跟公主有同樣的感覺。

她在陸瑾南麵前像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姑娘,但在公主麵前,卻像一個淳淳長者一般,有種與年齡不相符的老成。

想起在雞鳴山古墓中見到她的樣子,她死的時候不知距離眼下多少年,雖然穿著大紅嫁衣,但光論樣貌,也是眼下的年齡。

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李玥玥身上藏著太多的謎團,這是個很不簡單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