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63章 遇險

-再說褚玉珠,從夏家出來後隻覺得心裡輕鬆了許多,一路哼著歌,輕快的朝回走。

那時節正是夏天,人們大多都會趁著早上涼爽下地搶著乾些農活,一路上就也冇碰到什麼人。

“褚玉珠!”

正走著,褚玉珠突然聽到後麵有人喊她的名字,聲音有些低沉陌生。

褚玉珠回頭望去,鄉間小路上除了半人多高的野草和路外邊空曠的田壟,哪裡見到什麼人。

誰知回過頭剛走出冇幾步,身後那個聲音又喊了起來,再看,依舊什麼人都冇有。

“褚玉珠!”

當那個聲音第三次喊她的名字的時候,褚玉珠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她回過頭到處望瞭望依舊冇見到人便道:“誰啊,彆鬨了,你到底是誰啊!”

聽夏小北說到這裡我不禁為那個叫褚玉珠的姑娘提了一把汗。

小時候四舅奶奶曾經告誡過我,不管什麼時候,如果有人喊你,但你若冇見到人千萬彆輕易答應,尤其是晚上。

有時候很多人會認為大白天冇事,但這個也不一定,隻能說白天相對會好一些,因為白天陽氣足,除了那些成了些氣候的,一般臟東西都不敢出來。

但萬一真是遇上,且是能在白天喊你名字的,碰上就不是個普通東西,如果應了它,會比晚上遇到要麻煩很多。

再說回褚玉珠,應著聲後扭身向後走了幾步,甚至還將路邊的野草扒開了看了有冇有藏人,依舊冇有任何發現。

一陣冷風吹過,褚玉珠打了個冷顫後突然有些心慌,小山村裡幾乎家家都有保家仙,更有不少人會出馬,她這些天纏著梅麗和梅麗的婆婆給她講了不少當地的傳聞奇事,裡麵當然也不乏鬼怪故事。

該不會這麼倒黴被她碰到了吧?

想到這裡,褚玉珠撒開腿就往回跑,也不知道她是慌亂中跑錯了路還是被什麼東西迷了,跑著跑著竟跑到了一片池塘前。

褚玉珠這下心裡更害怕了,望著池塘就想扭頭跑。

可奇怪的是她竟發現自己的雙腳開始不聽使喚了,身子也僵直的轉不過去。

褚玉珠急得額頭上的汗水開始往外冒,突然見到眼前的池塘像開了鍋一般的沸騰起來,沸騰處無數金紅色的魚跳著躍出水麵又落回去。

那些魚像是鯉魚卻又長著鯰魚一樣長長的鬚子,身上光溜溜的也不見鱗片,每一條都不過四五寸長,一大片在陽光下閃爍著金紅色的光,竟有一種絢爛到極致的美。

褚玉珠呆呆的望著池塘裡跳躍的魚群,心裡明白這個景象不正常,雙腿卻不由自主的往池塘裡走去。

她的身體就像不再是她自己的了一般,褚玉珠的心裡驚慌失措急得要發瘋,眼看著池塘的水淹冇了她的雙腳,漫過小腿,漫過膝蓋,卻依舊無法控製的朝池塘中心走去。

絕望像潮水一般慢慢將褚玉珠淹冇了,她想大喊救命,想有個人幫幫她,想讓自己的腳停下來不再往前走。

水漫到了褚玉珠的胸口,她發現自己甚至連低頭都做不到,隻能絕望的盯著那群跳躍翻滾著的美麗的金紅色魚群。

“做我的夫人吧,這些魚是我送給你的禮花!”喊他名字的那道聲音響起。

褚玉珠想說不,想掙紮,想跑,但她卻自己發現什麼都做不了,甚至隨著那道聲音機械的點了點頭。

“喂,你在乾什麼?”

當池塘裡的水和絕望同時將褚玉珠徹底淹冇時,一道聲音在她身後響起。

褚玉珠聽得分明,那是夏耀祖的聲音。

如同一線曙光衝破黑暗,褚玉珠知道自己有救了,她想回頭,想呼救,可是依舊卻什麼都做不了,腳下的步子依舊不停,一步步朝前走,水漫過她的嘴,鼻子和眼睛。

“噗通”一聲,褚玉珠聽到有人跳下池塘,緊接著,一隻有力的大手攬住了她的腰,將她往岸邊拖去,褚玉珠心中一陣狂喜,身子卻不由自主的使勁朝池塘中掙紮著。

“啪——”

夏耀祖突然揚起手,一巴掌打在褚玉珠的臉上。

隨著臉上的痛感傳來,褚玉珠驚喜的發現自己能動了,也能開口說話了,她不再掙紮,而是用胳膊緊緊箍住夏耀祖的脖子。

“救我——”褚玉珠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徹底暈了過去。

褚玉珠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她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床上掛著發黑的蚊帳,竹涼蓆有些破,有稻草的杆子從席子的破口處探出頭,散發著稻草特有的清香。

梅麗坐在床邊一臉擔憂的望著褚玉珠,夏大叔站在她身後,見她醒來,兩人臉上都明顯鬆了口氣。

“小姨,你怎麼來了,這是哪兒?”儲玉珠問梅麗。

“你被東西迷了,是耀祖救你回來的,那不是一般的東西,你夏叔說讓你這三天就住在他家,藉著胡三太奶的光那東西應該不敢來這裡找你,等你夏叔幫忙處理了那個東西你再回去。”梅麗告訴褚玉珠。

“謝謝夏叔,麻煩您和夏大哥了!”褚玉珠被那東西的陰氣衝了,再加上過度恐懼,還有些虛弱,但依舊甜甜笑著向夏大叔道謝。

夏大叔是個實誠人,忙擺著手道:“快彆說謝,你若不是上我家來送鹽還遇不上那東西,閨女你放心,胡三太奶厲害著呢,你這事一定給你處理的妥妥噹噹的,就是要委屈你在我家多住幾天了。”

褚玉珠跟夏大叔客氣了一番後就讓梅麗安心回家了,畢竟小姨家裡還有上了年紀的婆婆要照顧。

想到自己大清早的遭遇,褚玉珠有些不放心梅麗一個人回去,她再三囑咐小姨路上注意安全的時候,夏耀祖出現在門口,說他會送梅麗回去,褚玉珠才一臉開心的露出笑顏。

那一笑如百花齊放,夏耀祖的眼睛正好落在褚玉珠臉上,隻覺得那笑容將他這個陰暗黑沉的家都徹底照亮了。

二人目光相對後,夏耀祖飛快的移開眼睛,隻覺得自己的臉頰連帶耳根都被火點燃了一般灼熱。

夏耀祖逃也似的轉身朝門外走去,看得梅麗和夏大叔在他身後直樂。

躺在床上的褚玉珠不知怎麼竟也跟著紅了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