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耀祖和褚玉珠第一次見麵那天下著很大的雨。

家裡的鹽早就用完了,父子倆撐著吃了幾天鹹菜,夏老漢才從箱子底摸出四張五分麵值的毛票交給夏耀祖,讓他去小賣部買包鹽回來炒青菜。

那時候鹽才兩毛錢一包,但對於窮得叮噹響的夏家來說都是必須省著吃的好東西了。

夏耀祖揣著兩毛錢戴著一頂破鬥笠一口氣衝到小賣部,摳搜了半天才從褲腰夾縫裡摸出那兩毛錢遞了出去。

那天恰好是褚玉珠坐在店裡,由於雨太大,平日裡熱熱鬨鬨的小賣部竟也冷冷清清,隻有她一個人坐在櫃檯後麵百無聊賴地磕著瓜子兒,地上黑黢黢的瓜子殼兒牛虱一樣零亂的趴在地上。

褚玉珠拿鹽給夏耀祖的時候順手將手裡的瓜子攤開遞到他麵前,笑嘻嘻的問了句:“吃瓜子嗎?”

瑩白如玉的小巴掌上麪攤著一小堆黑漆漆的瓜子,更顯得那手指如蔥白般嫩滑好看。

東北姑娘大多人高馬大皮膚粗黑,少有褚玉珠這樣好看的女孩子,再加上夏耀祖從小靦腆,很少跟姑孃家說話,當即一張臉就紅得像是煮熟了的大蝦一般,說話也跟著結巴起來。

“不,不吃,謝,謝,不吃。”夏耀祖說。

褚玉珠看到夏耀祖一副害羞靦腆的樣子當時玩心大起,眨了眨烏溜溜的大眼睛,將手朝前送了送再問他:“真不吃?”

“真,真不吃,我,我冇錢。”夏耀祖結巴著回答,侷促得看也不敢多看褚玉珠一眼,接過鹽轉身就想跑。

“誒——”褚玉珠在他身後喊道,“外麵下這麼大的雨你拿著鹽就不怕它全被雨淋化了?”

夏耀祖猛的站住,低頭望瞭望手裡的鹽袋子,又轉身望了褚玉珠一眼,想了想有些結巴的說:“我,我戴了鬥,鬥笠,淋不了,這,這是塑料袋子。”

“你看你這鬥笠都破成什麼樣子了,你還指它能遮雨?還有,這鹽雖說是塑料袋子,但還是有縫隙的呀,這麼大的雨,一淋不就化了!”褚玉珠一本正經的望著夏耀祖說。

“有,有縫隙?在哪兒?”夏耀祖翻了翻手裡的鹽袋子,又望瞭望褚玉珠。

“你在這兒陪我吃會兒瓜子聊聊天我就告訴你!”褚玉珠眨了眨眼睛道。

夏耀祖以為褚玉珠要他買瓜子,嚇得臉色有些發白,忙擺手道:“我,我冇錢買瓜子。”

他雖然自己從冇來過小賣部,卻也聽人說起過村裡的大小小夥和漢子都跑小賣部來送錢,暗自以為這是褚玉珠促進銷售的一種手段。

彆說他買完鹽後一分錢冇有,就算是有錢,他也不敢用來買瓜子吃。

誰知褚玉珠嘻嘻一笑,再次將手掌伸到他麵前攤開道:“不要你的錢,我請你吃!”

夏耀祖一愣,狐疑的望瞭望笑嘻嘻的褚玉珠,又望瞭望她掌心被攥得潮巴巴的幾粒瓜子,有些狐疑的問:“你,你請我吃瓜子?為,為什麼?”

其實夏耀祖並不傻也不呆,但他此刻的樣子看起來卻有些呆裡呆氣的。

褚玉珠突然覺得有些喪失了興趣,翻了個白眼收回手道:“不吃拉倒,我就是無聊而已。”

“我吃!我吃!”夏耀祖連忙說道:“我吃了你就告訴我是嗎?”

褚玉珠又翻了個白眼,也不說話,隻是再次攤開掌心將手裡的瓜子遞到夏耀祖麵前。

夏耀祖從褚玉珠手裡拈起一粒瓜子,嚼吧嚼吧連殼都冇吐出來就直接嚥了下去。

香味在他嘴裡蔓延開來,夏耀祖卻完全冇有嚐到味道。

看得褚玉珠挑了挑眉。

他緊張的低頭望瞭望手裡的鹽袋子,抬眼眼巴巴的望著褚玉珠問:“縫隙在哪兒了呢?”

褚玉珠見夏耀祖傻兮兮的樣子不禁噗嗤一笑,又將白皙的小手往他麵前遞了遞道:“再吃點。”

夏耀祖嚥了咽口水,隻得硬著頭皮又拈了一粒塞到嘴裡。

也許是因為夏耀祖第一次跟女孩說那麼多話,也許是因為他心裡太緊張,當他再次連殼兒一起嚼碎了嚥下去的時候,竟猛的嗆住了。

一陣猛咳後,夏耀祖漲紅了臉抬起頭來時,褚玉珠已經笑得前俯後仰了。

褚玉珠伸出一根纖細瑩白的手指指著夏耀祖笑得連話都說不順暢了,“你,你是不是傻啊,我,我騙你的呢——”

夏耀祖好歹是個年輕的大小夥子,脾氣再好也經不住被一個姑娘這麼當麵取笑他傻,當即羞憤不已,麵色漲紅,瞪了褚玉珠一眼扭頭就朝店外跑。

小賣店是老式房子,有個不高不低的門檻,夏耀祖羞憤交加,又跑得太快,被門檻絆了一下,一個趔趄衝進雨裡,雨水早將泥地衝得泥濘一片,他腳下一滑,頓時摔了個狗吃屎。

手裡的鹽袋子禁不起這麼一摔,瞬間四分五裂,白花花的鹽撒了一地,再被雨水一衝,不等夏耀祖反應過來就全融化到泥水裡了。

夏耀祖徹底傻了眼,趴在地上也不知道起來,伸手就去捧那早已什麼都不剩的鹽袋子。

隻捧回了一把泥。

褚玉珠正笑得直不起腰來,見夏耀祖摔地上了,禁不住樂得更歡實了。

可眼瞧著夏耀祖就那麼趴雨中半天都冇什麼動靜,褚玉珠有些慌了。

褚玉珠原本就冇什麼壞心思,隻是見夏耀祖比一般人生得白淨些,又有些靦腆,再加上下雨冇什麼人買東西太無聊,她就想著捉弄捉弄這個有些害羞的大小夥子。

該不會是摔出什麼毛病了吧。

褚玉珠想著,順手拿了把傘,撐開就衝進了雨中。

“喂,你冇事吧?”褚玉珠幾步跑到夏耀祖身邊,見他睜大著眼睛,心霎時就放下了,蹲下身,伸手就想要拉夏耀祖起來。

“你走開!”夏耀祖帶著些怒氣的低吼了一聲,將胳膊挪了挪,手裡還捧著那把泥。

褚玉珠的目光這才落在了那個早已四分五裂的鹽袋子上。

家庭條件並不差的褚玉珠並不瞭解才五毛錢一袋的鹽對夏耀祖來說意味著什麼,她也有點惱了。

這人看著斯斯文文的,脾氣也太大了點,又不是她推得他摔的,好心跑雨裡拉他起來,不領情也就罷了卻還要吼她。

褚玉珠有些尷尬的縮回手,站起身正要回到店裡,卻看到趴在地上的那個年輕男人做出了她無法理解的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