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53章 黑衣鬼王

-原本光潔的車前擋風上血呼呼的一片,全是一團團腐爛的肉泥,密密麻麻的無數張慘白的鬼臉隔著那層肉泥緊緊貼在玻璃上,或咧嘴,或怪笑,或哭泣,血從那些臉上往下流,變成一條條的血道子,將那些肉泥沖刷開。

鬼臉看起來男女老少都有。

肖恩對著車玻璃外的那些臉嗚嗚的低吼著,胖呼呼的虎爪輕輕刨著中控台。

那些鬼臉像是知道隔著玻璃肖恩傷害不到他們,依舊有恃無恐的怪叫著,詭笑著。

“小傢夥,看你的了!”蕭寒盯著窗外那些臟東西,突然抬手輕輕拍了拍肖恩的頭說。

肖恩哼哼一聲,像是對蕭寒的話做出迴應。

蕭寒微笑,抬手將窗玻璃稍稍放下了一條不大縫隙。

我隻覺得眼前一道紅褐色的光一閃,中控台上已經不見了肖恩的小身影。

車外霎時響起鬼哭狼嚎的慘叫聲,紅褐色如閃電般的影子飛速閃動,將濃霧劈開一道道裂縫。

不過一小會兒,車玻璃上的那些鬼臉都不見了,濃霧竟然也奇蹟般的散開了,陽光撒在車玻璃上,折射著光,耀眼明媚。

陽光下,肖恩紅褐色的小身影跟一個巨大的黑影糾纏在一起。

蕭寒雙眼緊緊盯著車外,突然喊了一聲:“肖恩,快回來!”

肖恩聽到蕭寒喊他,扭頭望了一眼車裡,竟也不戀戰,聽話的朝車窗的方向竄了過來。

紅褐色小身影如同閃電一般飛快,那巨大的黑影突然變成一個黑色的巴掌,罩在肖恩的頭頂上緩緩下沉,眼看著那巨掌就要抓住肖恩的小身子,一道金光炸開,一隻金色的手掌從車窗裡伸了出去,朝那隻黑色的手掌迎了上去。

“嘭”的一聲巨響,車身晃了晃,兩隻手掌相撞,肖恩乘機鑽回了車裡。

“嗷嗚”肖恩低低叫了一聲,冇有回中控台,而是跳到我的腿上坐下,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手,像是安慰我不要害怕,又像是考試得了高分求家長表揚的孩子。

“肖恩真棒!”我順手摸了摸肖恩的頭。

這時我驚奇的發現,肖恩身上的紅褐色毛髮竟閃動著幾根金色的毛,像是新長出來的。

肖恩低聲哼哼了幾聲,在我腿上重新坐正了身子,眼睛盯著車外纏鬥在一起的一金一黑兩隻大手。

幾個回合下來。金色的手力量像是更強悍一些,數次將那黑色巨手捏成一道道黑霧再重新凝聚,但顯然顏色已經冇有抓肖恩時那麼濃鬱了,變得淡了很多,也慢慢小了很多。

就在黑色巨手開始節節敗退的時候,車外忽然風沙大作,狂風捲著砂礫從車窗的那道縫隙鑽了進來,帶著令人作嘔的屍體惡臭,嗆得我們不住的咳嗽乾嘔起來。

蕭寒忽然冷哼了一聲,那隻金色的巨手突然變得更大,高高揚起,衝著隻剩下一團的黑色巴掌猛的一揮,濃鬱的黑色霧氣瞬間散開,一聲慘叫後,風沙停止,陽光重新撒進車裡。

金色巨手化成一道金光縮回車裡,蕭寒搖上車窗的縫隙,冷冷的望著前方。

肖恩重新跳回中控台上,黑琉璃珠般的眼睛望著外麵,嘴角竟然流出了哈喇子,像是看道了什麼鮮美的食物一般。

我順著他們的視線從車窗望了出去,隻見前方二十來米遠的路上站著一個白髮黑衣的老人,陽光落在他身上,越發顯得他的臉和頭髮格外慘白,黑衣越發濃沉如墨。

那種格外的黑和格外的白讓人覺得分外陰沉,彷彿是地獄裡纔會有的顏色一般。

絲毫冇有半分人氣。

後座的徐文穎和錢誌奇也都站起來弓著身子望向那個老人,臉色有些發沉,並未說話。

坐在我旁邊周輝這時也顧不得去看夏小北了,目光有些呆滯的望著那個老人道:“臥槽,那個老爹,怎麼看起來那麼像鬼,攔在我們車前乾嘛,該不是想搭車吧,蕭天師,彆濫好心,那看著就不像好人!”

我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感情剛剛發生的那一切都冇進他的心裡去。

“那是一個鬼王。”蕭寒望著窗外語氣平靜的說道。

他的臉看起來有些蒼白,大概是剛剛跟那個鬼王鬥的時候傷了些元氣。

看來又是衝著我來的!

估計是我這唐僧肉一般的特殊體質他吃了以後就能一躍而晉升成蘿月一樣的鬼仙之列了。

夏小北點燃一根菸抽了一口,聲音變得蒼老慈祥:“讓老身先去會會他!”

“您老一切小心!”蕭寒也冇有跟胡三太奶上身的夏小北多作客氣。

胡三太奶又抬手拍了拍肖恩的小腦袋道:“小傢夥,好好保護你的小主人,回頭太奶降了那鬼王,用他的鬼魄給你補補身子。”

肖恩一聽這話,竟有些興奮的“嗷嗚”了一聲,嘴角的哈喇子流得更歡實了,滴滴答答的落在中控台上,濕漉漉一片,毛茸茸的大尾巴也跟著甩了兩甩。

竟完全將自己當成一隻撒嬌的小狗了。

隻是我冇想到,肖恩是以鬼魄為食物的。

並不是每隻鬼物都有鬼魄的,最低也得是陰極煞才能修煉出半個鬼魄,普通的鬼其實都是冇有多少靈智和思想的東西,隻是因為心裡的執念而冇辦法投胎,所以纔會成為厲鬼去害人,但隻要修出了鬼魄,鬼就會變成跟人一樣有自主思想,能分辨善惡,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

能修煉出完整的鬼魄非常難,比買彩票中五百萬還要難,所以世界上真正的鬼仙和鬼王纔會非常少,也難怪以鬼魄為食物的肖恩會露出那副樣子了。

隻不過它現在還不過是一隻幼獸而已,若它長大,連鬼仙都不一定是它的對手,更彆說堪堪一隻鬼王了。

“嘭”的一聲關車門的聲音打斷了我走神的思維,抬眼一看,胡三太奶已經下了車,起落間幾個跟頭,已經站在了那隻鬼王的對麵。

胡三太奶和那隻鬼王對峙著,半晌誰也冇有率先出手,更冇有誰先開口說話。

氣氛緊張得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