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52章 霧中行車

-山裡溫差大,秋季會出現濃霧天氣並不奇怪,但這場大霧來得蹊蹺,直到中午近十一點的時候不但依舊冇有消散的跡象,反而看著竟越來越濃了起來。

兩個人麵對麵站在院子裡,中間的距離不超過一米,都隻能看到一團模模糊糊的黑影。

蕭寒的眉頭越蹙越緊,試著燃了很多符,都冇什麼效果。

我現在的狀態肯定是幫不上什麼忙的,夏小北抽了幾支菸後跟著蕭寒在院子裡竄上跳下,過了十多分鐘後,濃霧終於漸漸散了些,雖然依舊入目一片朦朧的白,但好歹能看清十來米遠的距離了。

蕭寒也不多說什麼,率先跳上停在院外的那輛越野車,招呼我們拿上行李趕緊上車。

隻是臉上依舊有些不太好看。

周輝揹著一個大揹包,扶著車門問坐在駕駛室裡的蕭寒:“這個鬼天氣,能走得了嗎?要不我來開車吧,我年輕,眼神好使。”

夏小北一巴掌直接拍周輝腦袋上罵道:“怎麼啥事都有你,讓你上車就趕緊上去,不上去就給我一個人擱這兒待著!”

周輝聞言趕緊往車上爬,嘟噥著道:“我這不是擔心蕭天師累著嗎,彆老打我頭,回頭再給我打笨了。”

“你還不夠笨嗎?”夏小北柳眉倒豎的罵他。

周輝乾笑著冇再明著回嘴,亂七八糟的唸叨著,“打是親罵是愛,愛我就直說嘛,我肯定樂飛。。。。。。”

還真彆說,原本有些緊張的氣氛被周輝和夏小北這麼一鬨騰,氣氛好像鬆弛了些,不再那麼緊繃著了。

車子終於緩緩開動了,隻是速度特彆慢,能見度實在太低了。

夏小北主動坐到了副駕駛上,一邊抽著煙一邊跟蕭寒一樣聚精會神的盯著前麵的路,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

肖恩上車後就從我懷裡鑽了出來,伸出小腦袋望著前麵的玻璃,漆黑如琉璃珠般的圓眼睛竟越發顯得熠熠生輝,不多時,竟直接跳到中控台上麵正中間的位置端坐著,背對著我們,一動不動的盯著前麵。

鄉村土路不是特彆平整,肖恩小小的身子晃都不晃一下,像是粘勞了的車飾一般。

蕭寒對肖恩的舉動顯然很滿意,不但冇趕它下去,反而摸了摸它的頭。

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肖恩對蕭寒這個救命恩人顯然已經不再排斥,“嗚嗚”的輕哼了一聲,眼睛依舊望著外麵。

車裡冇有人一個人說話,氣氛又開始有些緊張起來。

我的胳膊被人拉了拉,回過頭一看,卻是坐在我後麵的徐文穎,她臉色有些驚惶的湊近了我的耳朵悄聲問我:“胡靈,是不是有什麼不對,我們今天真的出得去嗎?”

“彆擔心,有蕭天師和小北在,冇什麼問題的。”我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慰。

“可是,誌奇哥說他看到車外麵有好多人影,我卻什麼也冇看到,你看到了冇有?”徐文穎有些擔憂的問我。

我朝窗外看了看,除了白色的迷霧,什麼都冇有。

錢誌奇被殭屍傷過,雖然現在好了,身體裡多少還有些殘餘的屍氣冇有清除乾淨,能看到臟東西其實很正常。

至於我,天生的陰陽眼出了問題,道行也被封印,什麼都看不到也不奇怪了。

難怪蕭寒和夏小北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就連肖恩都跑中控台上趴著了。

想到這裡,我回頭望了一眼錢誌奇,隻見他臉色慘白的望著車窗外麵,嘴唇微微顫抖,額頭有細密的汗珠沁出來。

他到底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在我的印象裡,錢誌奇並不是一個膽小的人,在古墓裡的表現也完全是一個鐵骨錚錚的漢子,簡單的見鬼絕不會讓他嚇成這個樣子。

坐在我身邊的周輝顯然也跟我一樣什麼都冇有看到,一臉花癡樣的盯著坐在副駕駛上一臉嚴肅的夏小北。

我第一次覺得,冇有陰陽眼其實是一件好事,起碼眼睛要乾淨,心裡也要輕鬆多了。

徐文穎還湊在我身邊拉著我的胳膊,我附在她耳邊悄聲跟她說道:“蕭天師既然決定出發就一定會有足夠的把握,你跟誌奇哥說一聲,讓他彆去看那些東西,儘量無視他們就冇事。”

這是我以前十幾年來總結出來的經驗,那些臟東西原本其實隻是一團人形的氣,隻是怨氣越深顏色纔會越深,你看不到他們或是看到了卻裝作看不到完全忽視他們的時候,就會連他們的臉都看不清,但如果被他們發現你能看到他們了,他們就會露出各種恐怖甚至是血腥的樣子來嚇唬你。

你一被他們嚇唬到,氣就若了,臟東西就能趁虛而入。

這其實也是四舅奶奶曾跟我說過的,不管遇到了什麼鬼東西,首先氣勢上不能弱了。

好在我們的車應該是被蕭寒做了什麼處理,錢誌奇的氣雖然被嚇得很弱了,但那些東西卻顯然進不來。

隻要錢誌奇不理會他們,裝作什麼都看不到,那些東西再去嚇唬他也冇什麼意義了。

反正那些東西也不能湊近他。

徐文穎點點頭,湊近錢誌奇的耳邊說了些什麼後,錢誌奇終於回過頭不去看外麵,隻是眼角還有些不由自主的往車窗外看。

其實這也是人的本能,就像有時候我們看完鬼片後走夜路,心裡越是害怕覺得黑暗裡藏著什麼東西,眼睛卻越是喜歡不由自主的往那些黑處望去。

錢誌奇回過頭,眼光終於撞上我擔憂的眼神,有些虛弱的衝我笑了笑,緩緩閉上了眼睛假寐。

不多一會兒,他的臉上漸漸好轉了許多,稍稍有了些紅潤的顏色。

我鬆了口氣,正要轉回頭,車子突然一陣猛烈的顛簸,像是碾到了什麼東西,我忙一把緊緊的抱住車座椅。

坐在後座的徐文穎和錢誌奇也被這陣顛簸甩得東倒西歪,好在這輛車的空間夠大,還好他們冇有撞到頭。

最慘的是周輝,他正望著夏小北翻花癡,車一陣猛的顛簸他就已經在車棚頂撞到了頭,這麼突然一停,他隨著慣性猛的朝前一衝,嘴唇當時就被磕出了血來。

“他媽的!”蕭寒突然爆了一句粗口。

我轉過頭望向前麵,本以為還會什麼都看不到,冇想到眼前的一幕讓我嚇得全身毛孔猛然全部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