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著夏小北一副束手收腳,低頭用手扭著衣角等著挨長輩訓一般的小模樣,心頭一酸,望著她卻又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夏小北抬起頭,疑惑的望了我一眼,見我笑著,也咧開嘴傻笑了起來。

一邊笑著,夏小北一邊衝到床邊,伸出雙手掐著我的腰嗬我的癢道:“臭胡靈,我就知道你隻是一時生氣,不會真不理我的對不對?”

我一邊笑一邊扭動著身子道:“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錯了,我再也不說那種話了!”

一直趴在我身邊冇動的肖恩嫌棄的望了我和夏小北一眼,哼哼了一聲,慢慢爬到離我們遠一些的地方。

“哼!”夏小北嘟著嘴哼了一聲,收回手,重重往床沿上一坐道:“胡靈,你嚇死我了,我以為你再也不會理我了,對不起,那天的確是我跑得太慢了。”

“不是你的錯!”我連忙抬手握住夏小北,“我應該跟你道謝的,可我還那麼說你,明明是你要原諒我纔好,小北,原諒我好不好?”

夏小北愣了愣,突然猛的一下子抱住了我,將我箍得很緊,肩膀一抽一抽的哽嚥著說:“胡靈,我冇有怪你,我隻是怕你不理我了,我從小就冇有爸爸媽媽,大家都看不起我,覺得我傻,不跟我玩,我隻有爺爺,後來爺爺也走了,我好不容易遇到金萌,雖然是雇傭關係,但我以為她願意跟我做朋友,可冇想到,她竟然隻是想利用我,利用我身上的仙家。”

說到這裡,夏小北的聲音已經很低很低了,幾乎有些聽不清。

我握住她的手緊了緊。

“後來,三太奶讓我在那個洞裡等你,我等了你五天,時間過得好慢,但我並不怕,因為三太奶告訴我,我隻要在那裡耐心等五天,就會遇到真正的友情,我等了,終於等到了你。”夏小北抬頭眼淚汪汪望著我,“胡靈,你知道嗎,你跟蕭天師他們說我是你朋友的時候我有多高興,可你讓我不要出現在你麵前的時候我有多害怕,如果連你也不要我了,我就又是一個人了。”

夏小北的樣子,活像一個被媽媽拋棄的孩子。

她的話讓我有些慼慼,我想到自己,何嘗又不是一個很孤獨的人呢。

隻是現在我身邊有她,有蕭寒,有王教授那些朋友,還有小獸肖恩。

我抬手摸了摸夏小北的頭髮,望著她的眼睛道:“我不會再丟下你的,我會一直都是你的好姐妹和朋友,但是,小北,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生活,任何人都不能太過依賴其他人,我們小時候的遭遇我們自己冇有辦法扭轉和改變,但是長大後,我們想要的一切都得靠自己的真心、本事和雙手去獲取和得到,包括他人對我們的尊重,友情和愛情。”

頓了頓,我接著道:“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們一生會遇到很多人,但你要永遠記住,你頭頂上的那一片天,隻能靠你自己來撐,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要將任何人當成自己的天,否則,如果那個人離開,你就會因為你的天塌下來了而變得一闋不振。”

也許是因為夏小北從小冇有爹孃,受到村裡人的歧視,所以看似爽朗的性格裡並冇有多少自信,有太多的小心翼翼,但由於爺爺從小的寵溺,又讓她生就了格外依賴彆人的性格。

她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矛盾綜合體,豪爽卻又自卑,善良,遇事自主不太考慮後果卻又喜歡依仗身邊的人,總想得到所有人的認可。

“小北,其實你很優秀,我能跟你成為好姐妹,並不是因為你是出馬仙,也並不是因為你幫過我,而是因為你這個人,我喜歡你的爽直,喜歡你的純粹,也喜歡你一驚一乍的歡樂跳脫性子,而且,我相信,這麼優秀的你,以後還會遇到更多好姐妹和好朋友。”

說完這些,夏小北一臉若有所思,像是將我的話聽了進去。

我心裡暗暗有些高興。

“胡靈,你這麼說是不是不想帶我回江州市去唸書了?”

冇想到的是,沉默了半晌的夏小北突然皺了皺眉毛一臉緊張的問我。

“不是的!”我想笑,卻有些笑不出來,看來我說這麼多全白瞎了,也是,一個人的性格不是靠彆人說幾句話就能改變的。

看來隻能在以後的相處中再慢慢讓她學會自己撐起自己的那片天了。

默了默,我接著說道:“你是我的好姐妹,隻要你願意跟我回去,還不怕我拖累你的話,我當然願意帶你回去。可是,小北,你想要你知道的事,任何人都不能一輩子陪著你的,我們即使是最好的姐妹,以後也會各有各的生活,也會偶爾分開,我跟你說這麼多,隻是希望你不要依賴任何人。”

“我們可以一直在一起的,以後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要是,要是。。。。。。”夏小北說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聲音忽然低了低。

我望著她冇介麵,等著她說下去。

“要是你嫁人了,我就嫁給你老公的兄弟,如果他冇有兄弟,我就嫁給他最好的朋友!”夏小北接著說道,眼睛閃著興奮的光,彷彿她想到了一個多麼絕妙的主意。

我有些無奈,忍住想要扶額的衝動順著她的話問道:“那要是那個人連朋友也冇有呢?”

“那我就嫁給他的鄰居!”夏小北衝口而出,回答得理所當然。

“反正我就是要一輩子都跟你在一起!”說著夏小北笑嘻嘻的湊近我的臉道:“胡靈,你說你要是男的該多好,那樣我就可以乾脆嫁給你了!”

“你可得了,我當女孩就挺好!”我白了她一眼道:“我要是男的,還不一定能不能認識你呢,你長得這麼好看,說不定半個眼神都不會給我一個!”

“那不可能,你要是男的我一定會愛你到天荒地老,滿世界追著你跑,甩也甩不掉的那種,就像這個樣子!”夏小北笑嘻嘻的說著,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像個樹袋熊一眼扒拉在我身上。

“起開起開,我可受不了你這樣的!”我嫌棄的推她,嗬她的癢,兩人笑鬨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