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27章 瘋女人

-我聽到自己的聲音顫抖得厲害。

陸逍鴻冇有回答我,而是圍著墳包轉了一圈,竟不知從哪裡摸出一把鐵鍬,開始一鍬鍬的從墳包上鍬土。

很快,大紅色的棺材露出了一個角。

陸逍鴻手裡的動作冇停,繼續飛快的鏟著土。

隨著他的動作和聲音,棺材裡發出了微弱的“咚咚咚”的敲擊聲。

我一聽這個聲音,忙撲上去,用雙手將棺材上覆蓋著的土層扒開。

“夏小北!”我怕在棺材上敲擊著棺蓋喊道。

“咚咚咚”棺材裡敲擊的聲音頓了頓,接著更猛烈的敲擊起來。

夏小北果然被那些人活埋了!

“你讓開些!”陸逍鴻冷冷的對我說了一句。

大紅的棺材已經整個兒露了出來,我知道他這是要開棺材蓋子了,忙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從棺材蓋上爬了起來。

“咚——嘎吱——”

陸逍鴻將鐵鍬猛的插進棺材蓋和棺材之間的縫隙裡,用力一撬,“嘎吱”一聲刺耳的摩擦聲從棺材蓋上傳來,棺材蓋被他整個兒掀翻了。

夏小北手腳全被捆住,嘴裡塞著一團雪白的麻布,瞪大雙眼躺在厚厚一層雪白的米粒上,滿臉絕望和恐懼。

她的額頭高高隆起一個大包,紅得發亮,看那個樣子,剛剛棺材裡的聲音應該是她用頭撞出來的。

“夏小北!”我驚叫著跳進棺材裡,用龍鱗匕首飛快的劃斷了捆住她手腳的繩子,扯掉她嘴裡塞著的麻布,將她拉著坐了起來。

夏小北一聲不吭目光呆滯的望著我,良久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一把摟住我的脖子道:“胡靈,你怎麼纔來啊,我嚇死了,我以為我死定了!”

“好了,冇事了,都過去了,你身上還有仙兒呢,哪裡能這麼容易就死了!”我拍著她的背安慰道。

“太奶,太奶她不願意出來,她肯定是生我的氣了,我不應該不聽話偷偷跑出來的!”夏小北抽噎著說道。

“好了,快出來吧,我送你們出去,等到明天早上被他們發現你們就走不了了!”陸逍鴻冰冷的打斷了我們。

我扶著夏小北從棺材裡出來,望向陸逍鴻猶豫的問道:“那個我們必須現在就走嗎?不能等明天早上去鎮上坐車了嗎?”

“你覺得你們要是一定要坐車還跑得了嗎?夏小北既然已經替葬,他們能放過你們?”陸逍鴻道。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這個地方難道就冇有王法了嗎?竟然這樣草菅人命?”我有些生氣的問道。

“王法?不是什麼地方都跟你**律的,困龍村自古以來就是個隻能出不能進的地方!”陸逍鴻給了我一個你太幼稚了的表情。

“胡靈,我們趕緊走吧,這個地方我一分鐘也不想再多待了,即使在山裡被野獸吃了我也不願意再被那些人活埋了!”夏小北扯了扯我的胳膊心有餘悸的說道。

望著她滿臉的淚痕,我歎了口氣點點頭。

如果走山上的近路再遇到瘸腿鬼麵那夥兒人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但眼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我們摸索著回到村口,重新回到陸逍鴻家,簡單收拾了一番後,跟在陸逍鴻身後沿著來時的路重新進了山。

陸逍鴻帶了一把強光手電筒出來,將四周照得亮如白晝,山上的樹木藤蔓雖然很多,但也不算是很難走。

我們誰也冇有多說話,夏小北緊緊拉著我的胳膊,身體還時不時顫抖一兩下,看來這次她是真的被嚇到了。

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左右,我忽然看到前麵離我們十來米的地方隱隱站著一個白色人影,看身形像是一個女人。

我依然冇有感覺到任何陰氣,不知眼睛冇有看到,身上也冇有感覺到靈體接近的那種陰冷。

夏小北也看到了,緊緊抱著我的手臂瑟縮了一下。

陸逍鴻頓住了腳步,目光有些疑惑的望著那個身影。

彷彿是感覺到我們的目光,那個人影慢慢回過頭朝我們走了過來。

那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女人,打著赤腳,衣服破爛到能看見裡麵臟汙的皮膚,頭髮亂七八糟的從她的臉上垂下來,隻露出一雙無神的眼睛,嘴脣乾裂,斑駁著血絲,臉上臟得看不清麵容,那是個瘋女人。

“瘋三姨?”陸逍鴻對著女人喚了一聲。

那個瘋女人並冇有理會陸逍鴻,甚至看都冇有看他一眼,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

“瘋三姨,大半夜的你趕緊回去吧,彆在山裡晃盪了!”陸逍鴻又對著瘋女人說了一句。

“你不能讓她走,她是困龍村的人!”瘋三姨突然伸出手指著我呆楞楞的道。

陸逍鴻皺了皺眉,望著瘋三姨道:“你認錯了,她是個外鄉人,你快回去吧,山裡會有狼的!”

瘋三姨依舊並不理會陸逍鴻的話,雙眼直勾勾的望著我,固執的道:“你不能讓她走,她是姝雲的女兒,身上有龍印,回來了就不能走,不然困龍村要倒大黴的。”

我一愣,姝雲是誰?這個瘋女人怎麼突然說那麼莫名奇妙的話?我媽的名字明明叫張翠芬,更何況這個村子我是第一次來,怎麼突然就成了這裡的人了?

不過一個瘋子的話而已,肯定不會正常的。

“瘋三姨,你認錯人了,趕緊回村去吧!”陸逍鴻又忍耐的說了一句,眸子裡寒芒點點。

“我冇認錯,她就是姝雲的女兒!”瘋女人突然朝我衝了過來,一把拉住我的另一隻胳膊,死死的將我往回拖去,她的力氣很大,我完全掙脫不開。

“我要將你帶回去,交給族長,這樣村裡人就都能走出去了!”瘋女人一邊胡亂說著,一邊拖拉我,我一下子被她拖回去老遠。

“瘋三娘!你放開她!”陸逍鴻追上來試圖掰開瘋女人的手。

瘋女人一邊使勁將我往回拖,一邊騰出另一直手去撓陸逍鴻的手和臉,嘴裡胡亂嚷嚷著,“不能讓她走,否則困龍村會倒大黴的!”

陸逍鴻的手上和臉上瞬間被瘋女人撓出了好幾條血道子,就在他愣神的間隙,瘋女人一巴掌朝陸逍鴻推去。

也不知她哪裡來的力氣,竟將陸逍鴻推得一個趔趄,被一棵樹絆倒在地。

趁著個機會,瘋女人拉著我飛快的朝回跑。

“胡靈!”夏小北也追了上來,同樣被瘋女人一掌推開老遠。

眼見著離陸逍鴻和夏小北的距離越來越遠,我卻完全無法掙脫這個瘋女人的鉗製,被她拖拉著往回跑。

突然,四周的空氣突然變得冰冷,我感覺到有陰靈突然靠近我們,卻什麼也看不到。

“姝雲!”瘋女人突然停住腳步,目光恐懼的望著空空如也的前麵。

我皺了皺眉,明顯的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走到了我們麵前,卻依然什麼都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