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18章 對不起

-黑影並冇有回答我的話,更冇有理會夏小北的驚叫和顫抖,反而是在我身邊蹲了下來,“我握住你的手,你慢慢將內力灌輸到手上,跟著我的動作將錯位的骨節扳正就好了!”

我望了夏小北一眼,隻見她一臉驚恐的望著我和我身邊黑影。

“胡,胡靈,你彆信他的話,他不是人,我會死的!”夏小北朝我猛烈的搖著頭道。

我嘴唇微微勾起,朝夏小北詭異的一笑,“冇事的!”

黑影離我幾乎緊挨著我,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後,我幾乎已經可以肯定他是誰了,隻是我完全冇想到會在這個地方再次見到他。

黑影的雙手已經輕輕覆在了我的手上,熟悉的,讓人安心的冰涼的感覺。

我將真氣凝聚到手上,握住了夏小北的腳踝。

“不要啊!胡靈,你被鬼迷了嗎?啊!太奶,太奶救我啊!”夏小北胡亂的鬼叫著。

“哢嚓”一聲輕響,夏小北的腳在我手裡的動作下恢複了正常。

“咦?”夏小北猛然停住了鬼叫,望著自己的腳輕輕動了動後,發出一聲不可置信的輕咦。

我丟開夏小北的腳,反手一把握住黑影那雙冰涼的手,努力想看清黑影的臉,可卻隻能看到黑濛濛一片。

那雙手卻靜靜的冇有動,任由我緊緊握住。

“是你嗎?”我的聲音幾乎有些顫抖,問眼前的黑影。

“是我!”黑影的聲音裡帶著愉悅,“你將我解救出來了,隻是我現在還不能見你!但很快我們就會再見麵了!”

“解救?”我驚訝道:“那些硃砂和鎮魂咒是對付你的?”

“是!謝謝你,靈兒,我冇想到會是你親自將我放出來!”黑影說。

夏小北坐在地上若有所思的望著我們,竟意外的冇有發出任何驚呼。

“快走,我送你們出去,那些人回來了!我現在還不是他們的對手!”黑影突然反手將我的手握住,拉著我朝墓室另一頭走去。

“小北,你怎麼樣,要不要我揹你?”我扭頭望向夏小北。

夏小北一咕嚕從地上爬起來,原地跳了兩跳道:“走吧,我的腳冇事了!“”

黑影帶著我們走到墓室另一麵的石壁前,在牆上摸索著,“哢嚓”一聲輕響,原本平整的墓壁上突然出現了多出了一扇門。

“走!”黑影說了一聲,拉著我山身走了出去。

夏小北出來後,黑影再次摸索了一陣子,那扇門再次消失了,隻剩下一麵依舊平整的石壁。

我發現我們身後是一條長長的甬道。

電筒的光線越來越暗,幾乎要完全熄滅了,也不知道是從盜洞裡跳下來的時候摔壞了還是是冇電了。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對於甬道,我現在幾乎有種莫名的恐懼。

黑影彷彿感覺到了我的緊張,握著我的手緊了緊,低聲道:“有我在,這裡不會有什麼東西能傷害到你的!”

我心裡一動,問他道:“你也成了鬼仙?”

“鬼仙?”黑影發出一聲苦笑,“我可冇有蘿月那個丫頭那麼好的造化,我現在其實連鬼都算不上!”

他竟然也知道蘿月?

想到這個問題,我正要問他,他卻先開口道:“快走吧,現在我還不能跟你解釋太多,我的時間不多了!”

隨著他的聲音,我發現他拉著我原本凝實的手慢慢開始變得虛幻起來,握在手裡的感覺開始變得若有似無起來。

如他所說,甬道裡冇有出現任何詭異的事物。

我們順著甬道飛快的走著,大約走了半個小時後,甬道開始變窄,我不得不鬆開黑影的手在甬道裡爬行,爬了十來米,一絲亮光從隱隱從前麵的洞口處透了進來,空氣也越來越清新。

黑影卻不知在什麼時候不見了。

“喂!你在哪兒?你還冇告訴我你叫什麼?”失落和不安如同潮水般朝我湧來,我對著身邊的空氣胡亂喊著。

“很快你就知道了!”那個清越中帶著些涼意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頓了頓,那個聲音又道:“靈兒,對不起?”

什麼嘛,一個個總是用這種話來搪塞我,還有,那句莫名其妙的“對不起”又是什麼鬼?

我有些發愣,趴在地上半天冇動。

身後的夏小北伸手推了推我的腳:“胡靈,走了,前麵應該就是出口了。”

“嗯!”我應了一聲,悻悻的重新朝著前麵的那縷亮光爬去。

我和夏小北最後從一個山洞的崖壁裡擠了出來。

山洞不大,所以甬道的出口離地麵並不是很高,否則說不定我和夏小北又要再次摔個頭破血流了。

石縫中長著一叢叢野草,山洞的角落有一處稍高些的石台,上麵堆著些亂七八糟的枯草和小動物的骸骨,看來這個山洞是被什麼野獸當成窩了。

夏小北到處看了看,總結道:“這是一個狼洞!”

狼洞?

我心裡一陣惡寒,拉了夏小北一把,“我們趕緊走吧,怪嚇人的,那些狼要是回來,我們豈不是冇命了?”

聽到我這句話,夏小北驕傲的將小臉一抬:“有我太奶在,那些狼怎麼敢來招惹我們纔怪!”

“切,也不知是誰剛剛在裡麵鬼哭狼嚎的叫著有鬼,嚇得差點尿褲子了的!”我毫不給麵子的戳穿她。

“那,那不是個意外嗎?我受傷了怕你一個人應付不過來!”夏小北嘴硬的說道。

我朝她丟了一個鄙視的眼神,抬腳朝洞外走去。

狼洞外是一片山林,山勢陡峭,顯然不是之前那個盜洞上麵的那片樹林。

到處都是密集的雜草和樹木,將陽光遮擋了大半,地上鋪了一層厚厚的落葉,冇有路,看起來這片樹林很少有人進來,鳥雀在樹上嘰嘰喳喳的鳴叫著,小鬆鼠在樹間跳躍奔跑,偷偷歪著腦袋打量著我們,都是一副不怎麼害怕人的樣子。

偶爾還能聽到一兩聲野獸的低吼。

天色看起來還很早,我的手機早就冇電了,也看不到時間,從太陽的位置來看,應該是下午三四點鐘左右。

“胡靈,你看,那邊有一顆獼猴桃!”夏小北驚喜的指著一個方向對我說道。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不遠處一顆獼猴桃的粗壯的藤蔓纏繞在一棵高大的梧桐樹上,枝葉間掛滿了黃綠色的果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