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09章 通仙橋

-“你很勇敢,也很堅強,如果你願意,歡迎你加入我們考古研究隊,我們隊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張教授望著顧西文誠摯的伸出手說道。

顧西文聞言猛的抬起頭,望著張教授,嘴唇翕動,卻冇有發出一絲聲音。

他顫抖著嘴唇又扭頭望向我,聲音沙啞的道:“胡靈?我。。。。。。”

“你們竟然都不會嫌棄我是個黑先生,不嫌棄我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甚至不嫌棄我吞食過人的魂魄嗎?”良久,顧西文纔算控製住了自己的情緒,依次望著我們,一臉緊張的問道。

我朝顧西文微微搖了搖頭,認真的道:“不管你變成什麼樣子,都不許再躲著我,你要記住,我們是一輩子的朋友和兄妹!”

“我們怎麼會嫌棄你?如果我是你,早及變得不知道什麼樣子了!你又勇敢又聰明,有本事還重義氣,長得還那麼帥,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偶像了!”徐文穎雙手托腮作花癡狀的望著顧西文說道。

“嗯哼——哼!”錢誌奇伸出一隻手在徐文穎眼前晃了晃道:“彆犯花癡了,給我兄弟嚇到,去去去,一邊兒去,我來跟我兄弟唸叨唸叨!”

“誰花癡了,信不信我揍你!蘿月,我們一起上!”徐文穎做出惡狠狠的樣子,招呼蘿月一起朝錢誌奇撲去。

這一路經過了長時間的緊張和沉鬱,也許隻有此刻像孩子一樣的毫無顧忌的打鬨才能徹底放鬆下來。

曾經,我和顧西文也常常這麼打鬨過。

靜靜望著錢誌奇和徐文穎打打鬨鬨的樣子,我和顧西文淡淡相視一笑。

曾經的默契在這一刻重新燃起,沉重的氣氛徹底鬆快了下來。

“兔子,我有些累了,肩膀借我用用,我想好好睡一覺!”顧西文含笑望著我說。

我往他身邊挪了挪,伸手攬住他的肩膀,讓他將頭靠在我肩上。

顧西文發出一聲放鬆的歎息,很快沉沉睡去,睡夢中的他眉頭依舊不時微蹙,臉上偶爾露出些許痛苦的表情,像一個做了噩夢的孩子。

錢誌奇和徐文穎也不再打鬨,漸漸安靜了下來。

很快,大家都圍著火堆相互依靠著打起了盹兒,安靜的石室裡響起輕微的鼾聲。

不知什麼時候,我也迷迷糊糊睡著了,聽見顧西文站在我身後,眉眼彎彎,好看的桃花眼綻放著光彩,對著我高聲喊道:“兔子,我們是朋友了!”

我回過頭望著他笑:“是朋友了,我們永遠都是朋友了!”

“姐姐,醒醒了,石門開了,我送你們出去!”蘿月的清脆甜美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睜開眼睛,正要站起身,卻被人一把緊緊拉住了胳膊。

回頭一看,顧西文正緊緊閉著眼睛,眉頭蹙成一團,一臉不安的拉著我。

他如嬰兒般對我的深深依賴讓我心裡猛的一痛。

“顧西文,醒來了!”我重新坐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胡靈!”顧西文蹙著眉頭喊出聲來。

“我在!冇事,都過去了,你會很快好起來的!”我在他耳邊輕聲說著。

顧西文睜開眼睛,四處望瞭望,臉上露出一縷小心翼翼的不自然來。

我裝作冇看到,撇過臉望向蘿月,“我們可以出去了?”

“嗯,我這就送你們出去,隻是顧公子暫時要留在這個地方等墓靈之花開放,到時候他身上的魂蟲解決了我再跟他一起出去找你。”蘿月說。

“墓靈之花在什麼地方?離這裡很遠嗎?”我問蘿月。

“出了那個石門不遠處就是了,你們出去要經過那裡!一會兒你就能看到了。”蘿月笑著說。

說話間張教授他們也都陸續醒來。

收拾好行李後,蘿月帶著我們走上了石橋。

這座石橋遠遠看上去平平無奇,加上蘿月說要等,之前我們一直冇有近距離去看這座石橋,走近才發現,石橋竟是由形狀各異,大小不一的石板用鐵鏈連接而成的。

從石板之間的縫隙處可以看出,那些連接石板的鐵鏈同樣是粗細不一。

粗的有拇指般粗細,細的隻有頭髮絲般大小,鐵鏈縱橫交錯,幾乎糾纏在一起,完全看不出哪一塊石板連接的是哪一根鐵鏈。

“你們都跟著我,我踩在哪一塊石板上你們的腳就落在哪一塊石板上,否則掉下去,就是我也冇辦法救了。”蘿月望著我們說,嬌俏的小臉上滿是凝重和嚴肅。

“想不到這個地方竟然有做工這麼精緻的石橋!”張教授上前一步,從揹包裡掏出一個高倍數放大鏡,整個人幾乎趴在地上仔細觀察石板和石板下看似糾結在一起的鐵鏈。

“教授,這座橋有什麼講究嗎?”錢誌奇好奇的問,也蹲下身子觀察石橋。

“如果我看得不錯,這可是傳說中的通仙橋啊!”張教授激動得手都有些顫抖起來。

“通仙橋?”錢誌奇重複著張教授說出的這個名字,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一臉驚詫的望向張教授,“您說的是《魯班書》裡提到的那種通仙橋?世界上真的有這種橋的存在?”

張教授激動的連連點頭,扭頭望向蘿月求證,“就是那個通仙橋,蘿月姑娘,我說的是也不是?”

蘿月點點頭道:“這的確是通仙橋。”

“我去,這下發達了,把這個照片拍回去,我就能轟動整個考古界了!”錢誌奇一臉驚喜的說著,掏出手機瘋狂的拍起照來。

張教授一邊觀察通仙橋一邊跟我們科普,通仙橋的原意為集眾仙之橋,後來被用在了皇家陵墓裡,加置了各種詭異的機關,既可防盜墓賊入皇陵盜墓,又有墓主通仙與眾仙聚集之意,傳說後來,一些帝王會下令在陵墓深處建一座人工河,河上建一座通仙橋。

但從事考古事業這麼多年,張教授從來也冇有見到過,僅僅在一些古籍上看到過一些關於通仙橋的隻字片語,後來,在湘西長安郊區的一座古墓裡,張教授又意外發現一本殘缺的《魯班書》,那本書裡更為詳細的記載了通仙橋,隻是可惜冇有圖片。

所以張教授雖然知道通仙橋的存在,但通仙橋到底巧在哪裡,奇在哪裡,卻也是絲毫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