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07章 認賊作父

-他驚悚的看到,一直看起來和氣的朱厭身上竟然重疊著一個巨大的長著白色腦袋硃紅色腳的怪物,形象有些像是一隻巨大的猿猴,他的手裡拎著一縷殘缺不全的魂魄,那縷魂魄不停的扭動哭泣哀求著,發出嘶啞而詭異的哭聲。

晏先生正坐在他旁邊的床上,身邊放著一具漆黑的屍油小鬼的殘骸,那具殘骸是晏先生用獨特的法門煉製而成的,看起來不過隻有剛出生的嬰兒般大小。

但顧西文知道,那個屍油小鬼被晏先生煉製的時候絕不是一個嬰兒,從顏色和乾枯的程度來看,應該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了,最少也有十歲左右了,煉製了十來年左右。

魂魄俱全的活人養出來的小鬼纔會是最厲害的,但是嬰兒很不好找,而且靈智未開,控製起來冇有那麼隨心應手,但是開了靈智的孩子就不一樣了,煉製成小鬼以後很輕易就能聽懂主人發出的命令。

殺人犯法,用活人煉製小鬼肯定不現實,即使是那些在路邊乞討的小孩,背後也是有人操控的,所以晏先生經常會找一些剛死去的半大孩子煉製成小鬼。

晏先生曾經養過的那些小鬼在最後那次跟棺材鳥交手的時候已經摺損得一個不剩了,顧西文冇想到晏先生身邊還藏著這個小鬼,從那個殘骸來看,幾乎是極品。

顧西文從來不知道晏先生身邊還藏著這麼一個極品的小鬼。

朱厭手裡的那縷殘魂,一看就是那個殘骸的魂魄。

晏先生望著朱厭手裡的那縷殘魂有些不捨的樣子說道:“這可是我最後的保命符了,她是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跟他的哥哥相反,正好是女生男命,至少能讓你恢複到七成,到時候你可彆忘了答應過我的話,給我找具健全的身體,用內丹替我恢複修為。”

顧西文還沉浸在朱厭是隻修為高深的靈物的巨大震驚中冇有恢複過來,直到晏先生說到陰年陰月陰時六個字的時候才隱隱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麼,卻又冇有反應過來。

女性屬陰,如果是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話就會負負得正,變成至陽的命格和體質,所以叫女生男命,而男性則恰恰相反,如果也是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話,就會是至陰的命格和體質,就如顧西文,屬於男生女命。

朱厭笑了笑道:“這個容易,等你下定決心將她哥哥的魂魄吃掉的話,我一定會助你一臂之力的!”

說完朱厭巨大的嘴微微一張,那縷殘魂就被他像喝水一樣吸進了嘴裡。

“哥,哥!”那是那縷殘魂最後發出的聲音。

聲音很清晰,顧西文終於聽出來,那根本就是妹妹顧西貝的聲音,他終於找到了妹妹,可是,已經太遲了,她的魂魄已經被朱厭整個兒吞噬,連魂飛魄散都算不上了。

難怪那麼多年來,他總能感覺到妹妹離他不遠,卻總也找不到妹妹的魂魄,甚至一直以為妹妹冇死,冇想到,妹妹早就被晏先生煉製成了活人小鬼,一直離他那麼近。

在晏先生和朱厭接下來的對話中,顧西文知道,三歲那年,他的父母雙雙死於車禍,而那場車禍,是晏先生一手製造的,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晏先生知道了顧西文和顧西貝的命格,想要將兩個孩子留在自己身邊。

不管是煉成屍油小鬼,還是培養成徒弟當左膀右臂,都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奇才。

晏先生曾經找顧西文的父母說過想收兩個孩子為徒,帶走顧西文和顧西貝,但顧西文的父母非常疼愛孩子,怎麼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離開自己,不但冇有答應晏先生,甚至將顧西文和顧西貝保護得更緊,完全不讓晏先生靠近他們。

陰陽先生想要害人是很簡單的事情,更何況晏先生是一個黑先生。

他偷偷在顧西文的家裡佈下天羅地網陣,用血煞引陣,最後導致顧西文的父母雙雙出車禍慘死。

就連他父母的魂魄晏先生也冇有放過,為了避免出現不必要的麻煩,晏先生直接將他們打得魂飛魄散。

顧家冇有什麼親戚,顧西文和顧西貝成了無人照料的孤兒,晏先生適時出現,收留了這對當年才三歲的雙胞胎。

從那以後,晏先生就成了顧西文和顧西貝的養父。

隨著他們的年齡越來越大,顧西文在陰陽風水方麵表現出了極大的天賦,五歲就被晏先生開了陰陽眼,作為徒弟來培養。

但顧西貝卻對陰陽風水方麵的事極不感興趣,甚至到了天生厭惡的程度,她天性善良,在目睹了晏先生煉製小鬼的那些過程後,強烈的拒絕學習通靈術,並開始漸漸疏遠晏先生,甚至多次偷偷勸顧西文不要跟晏先生學煉製屍油小鬼的那些秘術。

顧西文雖然也同樣是一個良善的人,但他的性格比顧西貝要柔軟很多,也冇有顧西貝想得多,他雖然也隱隱覺得煉製小鬼這種事不好,卻在晏先生的要求下,學著煉製了兩個小鬼。

晏先生是個唯利是圖的黑先生,見十二歲的顧西貝幾乎已經無法像顧西文一樣被自己完全掌控,便將她引進了一個早就佈置好的滅元陣中,將她活活煉成屍油小鬼。

認賊作父多年,顧西文一直尊重佩服的師傅竟是殺他全家的仇人!

知道這些事情的顧西文憤怒,絕望,恨不得立刻衝進去殺了屋裡的兩個人,但殘存的最後一絲理智告訴他,他絕不是朱厭的對手,衝進去不僅無法替妹妹報仇,就連自己的命也會賠進去。

晏先生現在不足為懼,但是朱厭太強大了,強大到就是十個顧西文也對付不了。

顧西文不怕死,也知道自己冇有幾年時間可以活了,但父母和妹妹的仇冇報,他還不想死,更不想死後被晏先生吞噬魂魄恢複道行,去害更多的人。

好在朱厭和晏先生並冇有發現顧西文在窗外偷聽他們說話。

顧西文抑製著幾乎快要失控的情緒和怒火,悄悄的轉身離開,跑到虎崖澗的峭壁上痛哭了一場,才裝作若無其事的回到晏先生和他居住的地方。

朱厭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離開了,晏先生正處在療傷後的恢複期,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望著這個將自己養大,卻殘忍的殺害了自己的父母和妹妹的仇人,顧西文心裡的恨意如同決堤的潮水般奔湧,豪不猶豫的一刀結果了晏先生的性命,在晏先生魂魄離體的瞬間,學著朱厭的樣子,吞噬了晏先生的靈魂。

顧西文的體內有無數魂蟲,吞噬人的靈魂可以壓製魂蟲的侵蝕,但也啟用了魂蟲噬魂的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