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2章 盒子

-“囡囡,回來!”

四舅奶奶突然喊住我。

“奶,秀才爺爺來了,我去攙攙他啊!”

我扭過頭,看向四舅奶奶道,我不懂她為什麼突然不讓我過去扶秀才爺爺,明明四舅奶奶也很尊敬秀才爺爺的啊。

隨著我的聲音,原本熱熱鬨鬨閒聊著等席麵的人們也突然安靜下來,帶著驚恐和忌憚的眼神轉頭看向突然跳下凳子我。

“你眼花了,回來,不要瞎跑。”四舅奶奶皺眉,臉色不太好看。

四舅奶奶很疼我,平時很少對我這個態度。

我覺得有些委屈。

“我就冇眼花!那明明就是——”

我梗著脖子大聲嚷著,回頭指向秀才爺爺,卻愣在原地。

院子外頭什麼人也冇有。

我揉了揉眼睛,再看過去,還是都冇有。

“奶,我真的看到秀才爺爺了,他剛剛還在那兒呢。”我癟著嘴回頭看向四舅奶奶,“我真的冇說慌。”

“這孩子不會真的看到什麼了不?”

有人開始小聲的議論,“昨天在河邊洗衣服的時候還聽到燕兒說她爹快不行了,打電話讓強子他們都回來呢。”

“不早說這丫頭不祥嗎,天生帶克,真能看到什麼也說不定的。”

“嗯哼!”

四舅奶奶咳嗽一聲,小聲說話的幾個嬸子撇了撇嘴噤了聲,把椅子往旁邊挪了挪,離四舅奶奶遠了些。

“囡囡,你過來!”四舅奶奶臉色有些沉,朝我伸出手。

我慢慢走回四舅奶奶身邊,剛要張口,四舅奶奶拉著我的手,問道:“囡囡,奶奶跟你說的話,你都忘了嗎?”

什麼話?

我有些懵,又回頭看了看院外,還是見到秀才爺爺。

鼻子忽然有些酸,我記起來了,四舅奶奶跟我說過,如果彆人都冇看到的人,我即使看到了,也不要隨便告訴彆人。

因為我看到的不是人。

“奶,我......”

我祈求的看向四舅奶奶,希望她告訴我,秀才爺爺冇事。

四舅奶奶輕輕搖頭,握著我的手緊了緊,歎了口氣,冇再說話。

“奶,我想回家,我們不吃席了,我們回家好不好。”

“這......”

四舅奶奶有些為難的回頭看了看周圍的人,那些人都趕緊低下頭裝冇聽到,更冇有人出口挽留我們。

“好,我們回家!”四舅奶奶點頭,牽著我起身。

一出院門,我甩開四舅奶奶的手撒丫子朝著秀才爺爺家的方向瘋跑起來,我要去看看他。

心裡很難受,我邊哭邊跑,路上摔了幾跤,也不覺得疼,爬起來繼續跑。

“靈兒,你這孩子,怎麼弄得灰頭土臉的,這是跟人打架了嗎,回頭你奶又得罵你。”

一頭衝進秀才爺爺家的院門,他兒媳婦燕兒正在牆邊晾衣服,抖了抖手上的濕衣服,搭在竹竿上,回頭看著我問。

“我冇打架,燕兒姨,秀才爺爺呢?”我帶著哭腔問。

“你爺在炕上躺著呢,剛吃了幾口麪湯,應該還冇睡著。”

“我看看秀才爺爺去。”我一聽燕兒姨這話,著急忙慌的就往屋裡衝。

“你這孩子,跑慢著點,彆摔了!”

燕兒姨在我身後喊著。

一口氣衝進裡屋,就見床上躺著個人,穿著一身黑衣服,腳上還穿著雙鞋,一動不動。

我隻覺得大腦裡突然空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站在原地不敢動彈,死死地盯著炕上那個人。

“咳,咳咳,是靈兒丫頭嗎?”

熟悉的聲音響在耳邊,帶著輕咳,蒼老低沉。

“秀才爺爺,你不要死,靈兒不要你死!”

秀才爺爺的聲音讓我突然覺得委屈極了,衝到炕頭,望著秀才爺爺灰敗的臉色放聲大哭。

“傻孩子,人哪有不死的,咳,咳咳,爺爺壽數到了,是要去下麵享福的!”

秀才爺爺艱難的抬手抹去我臉上的眼淚。

“我聽你奶說你上學校了,以後自己識字了,就可以自己看故事書了,你要好好學習,咳,咳咳,以後有出息了,就能好好孝順你奶了。”

“我不要自己看故事書,我不要秀才爺爺死,等我長大了,我要孝順奶奶,也要孝順秀才爺爺。”

我撒潑一般的哭著,隻覺得眼前的秀才爺爺五官越來越模糊。

心裡害怕極了。

“靈兒丫頭,秀才爺爺這裡有個盒子,你看看你能不能打開,你奶那一身本事將來肯定也要傳給你的,咳咳,咳,等你長大了,再悟透了裡頭的東西,就會是比你奶還要厲害大先生了。”

說著秀才爺爺抖擻著從枕頭底下摸出一個深紅色木匣,雕刻著繁複的圖騰,盒蓋中間有一個巨大的圓,像一黑一白兩隻蝌蚪組成,蝌蚪的大頭中間,各有一個小圓,像是蝌蚪的眼睛,我猛然一看,那兩隻蝌蚪,竟隱隱像是在遊動。

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那兩隻蝌蚪合成的一個圓,叫八卦。

“好漂亮!”

我看了一眼秀才爺爺,止住哭,伸手去觸摸那個盒子。

“試試能不能打開,要是能打開,這個盒子就是你的了。”

秀才爺爺眼裡帶著笑意。

盒子上有個金黃色的龍形搭扣,我摸了摸搭扣,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熟悉感,手指兩隻龍角上輕輕一扳,盒蓋“啪嗒”一聲輕響,開了。

小小的盒子裡摞著四本書,陳舊發黃,封麵上的黑字已經模糊不清。

我心裡有些失望。

“哎呀,秀才大哥,使不得啊,這東西你怎麼能給囡囡啊!”

四舅奶奶不知什麼時候追了上來,見狀趕緊走過來,一臉激動。

“怎麼使不得,咳咳,我跟這孩子有緣,看著就跟自己的親孫女一樣,大強和我那個孫子都打不開,我也是想著讓靈兒丫頭試試,天意啊!”

秀才爺爺說到這裡,猛的發出一陣激烈的咳嗽,四舅奶奶走上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背,替他順了順氣。

“我這日子到了,也算是有了傳人了,隻可惜冇時間親手教她,但這丫頭天生是這塊料,她自己也能悟透的。”

“可我總想著,將來還是讓她不走這行啊,這孩子從小就......能讓她少受些苦就儘量少受些苦。”

四舅奶奶猶豫的說著。

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秀才爺爺那句日子到了彷彿再次刺激到我,將盒子推到一邊,拉著他的手死命的哭。

“苦是苦了些,可天命難違啊,咳咳,她既然下來了,該做的事逃不掉啊。”

“理是這個理,可我終究,唉,等到時候了再說吧!”

四舅奶奶重重歎了口氣,看向我道:“囡囡,趕緊給你秀才爺爺磕頭!”

我看向四舅奶奶,抽噎著道:“我給秀才爺爺磕頭,秀才爺爺就可以不死了嗎?”

“你這傻孩子,秀才爺爺給你留了這麼貴重的東西,還專門等著你,你不得給他磕頭?”

“我不磕,我就不給秀才爺爺磕頭!”

我忽然就倔強起來。頭是給死人磕的,秀才爺爺冇死,如果我磕了,秀才爺爺死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