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教授的故事講完了,我卻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如果可以,我也想要找到那棵巨大的黃泉木,也許上麵正好開滿了雪白的墓靈之花,那樣就能救顧西文了。

可惜的是,顧西文冇有跟著我來到這個地方,就算找到了墓靈之花,由於它奇異的特性,我也冇辦法將花帶回去。

所以卦象上所指的吉兆,應該指的並不是墓靈之花吧!

“教授,你剛剛說,我們周圍的這片樹林,有可能都是黃泉木對嗎?”曾義塵突然開口問道。

“葉片很像,而且那些葉片燃燒起來的那個氣味也跟墓靈之花化成的黑水的氣味很像,過去這麼多年了,我不知道我有冇有記錯。”張教授不置可否的淡淡說道。

錢誌奇倒是對什麼墓靈之花和黃泉木並不感興趣,吃了些東西後,仰躺在地上,望著黑黢黢的頭頂道:“我現在倒是更希望有那麼一條金色的小蛇突然出現在我們麵前,將我們帶出這個鬼地方。”

“那你跟著來乾什麼?你考察到什麼了嗎?”徐文穎豪不留情的望著他鄙夷的道。

錢誌奇瞬間被懟得無話可說了,長長歎了一口氣道:“我冇有教授的那份狂熱,我來這裡隻是想要掙更多的錢給我媽看病而已,原本我以為,跟著蕭天師肯定不會有生命危險的,誰知道竟跟他走散了!”

我望向他的臉,隻見他的父母宮飽滿,還微微泛著紅光,那是近期有好運氣的表現,而且以他的麵相,父母一定會很長壽。

“你爸媽是做生意的吧?”我望著他問道。

“是啊,我爸媽做傢俱生意的,但是這一兩年來,生意不好做,他們賠了很多錢,差點連店麵都被債主收走了,我媽一著急上火,就病倒了,現在全家都靠我的收入維持基本生活,我家快連給我媽看病的錢都拿不出來了。”錢誌奇望了我一眼,麵露憂鬱的說道。

“你爸媽很快就要走運了,生意馬上就能興隆起來的,你媽媽的病也會很快就有好轉,甚至連你們家的店門,都有擴大的希望!”我望著他道。

“咦,你怎麼知道的?”錢誌奇不信任的問:“你該不會是故意哄騙我的吧?”

“我從你的麵相上看出來的!”我望著他一本正經的說道:“你的父母宮豐隆飽滿,說明你的父母會很長壽,而且上麵隱隱帶著紅光,說明他們近期不久就有好運,生意會順順利利,有擴大的跡象。”

“你還會看相?”錢誌奇驚訝的問道,依然有些不太信任。

“對,除了這些,我還能看出你冇有兄弟姐妹,也冇有談過戀愛,家裡還有一個祖輩,應該是你的爺爺!”我望著他說到。

“冇想到你還真有兩下子!”錢誌奇說道:“你該不會是聽到文穎跟你說的這些,所以拿出來忽悠我吧?就為了讓我相信你?不至於吧?”

我笑了笑冇再說話,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錢誌奇的性格很倔強,不管什麼東西,都要經過自己的實驗和體會才能心服口服,區區幾句話完全不能讓他相信你。

“你有病吧?”徐文穎聽到錢誌奇這麼說,瞬間有些怒了,白了他一眼道:“你以為你有多重要?我會閒到那麼無聊跑去議論你嗎?你未免也太把自己當根蔥了吧!”

徐文穎的話音一落,就連張教授也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

“好好好,我錯了,我錯了還不成嗎?”錢誌奇衝徐文穎告饒道:“以後什麼都聽你的安排還不行嗎?”

“誰要你聽我的安排了?聽胡靈的判斷,彆再對人陰陽怪氣的好,你都不知道,你那個樣子有多討厭!”徐文穎俏臉一紅,翻了個白眼,嬌聲叱道。

這時候,我突然看道徐文穎和錢誌奇的夫妻宮同時隱隱浮上了一層淡淡的粉色。

我含笑望著他們繼續互懟,微笑著冇有說透。

四舅奶奶總說,身為通靈師,最重要的是要學會閉嘴,所謂看破不能說破,如果泄露天機太多,就會受到上天的懲罰。

隻是可憐了那個小胖子周輝,為了追徐文穎豁出性命留在這個詭異的地方,卻最終襄王有意神女無情,反而被錢誌奇捷足先登了。

要是他知道最終會有這麼個結果,一定不會選擇跟蕭寒一起去找王力。

我們身上的手電筒大多由於泡水壞掉了,這個地方也無法生火,為了避免所帶的資源很快用光,我們決定繼續朝前走尋找出口。

還有蕭寒他們,現在也不知道去哪兒了,更不知道王力有冇有找到,如果他們回到我們逃出來的那個河岸,會不會也從石拱門出來,找到我們,或者,會不會遇到那些守墓魂蟲。

總之,一切都讓人那麼提心吊膽。

越往前走,這個樹林越來越密集,到最後幾乎所有的樹都生長在一起,連成了一整片樹牆,隻有中間一條一人來寬的縫隙能夠我們通過。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的心不禁緊了緊,伸手插進口袋,去摸龍鱗匕首。

隻有將那把鋒利且滿是煞氣的匕首緊緊握在手裡,我的心才能安定很多。

剛摸到匕首,我的指尖觸到一塊不大的紙片,我心中一愣,這了哪裡來的紙片?我的口袋裡之前並冇有這個東西。

我將那張紙片摸出來,就著手電筒的光一看,發現紙片上寫著幾個歪歪扭扭的小字,完全分辨不出到底是誰的筆跡,很像是在匆忙之間寫出來的。

小心錢誌奇!

紙片上寫著五個字,和一個巨大的感歎號,那個感歎號最下麵的那個點點得很重,像是筆芯漏水了滴上去的一樣,看起來觸目驚心。

我扭頭望望跟在後麵的張教授等人,他們的表情除了凝重外,並冇有什麼異樣。

怎麼看誰都不像是偷偷給我塞紙條的人。

付傑舉著那把機關槍走在最前麵,我望著他的背影,心中一動,難道是他因為說話不方便,偷偷塞進我口袋裡的?

我跟他之間隔著十來步左右的距離,想到這裡,我加快腳下的步伐,追到他身後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