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78章 靈蛇引路

-不得不說,張教授其實很會安慰人,他簡單的一句話,讓我落空的希望重新燃了起來。

張教授接著講接下來的故事。

落到樹上之前,張教授已經在甬道裡獨自走了很久,聞到那些花的香味,頓時感覺到又渴又餓,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即使他當時還完全不知道那是些什麼花,依舊忍不住張開將離他最近的一朵墓靈之花的花瓣含進了嘴裡。

墓靈之花的特性非常奇怪,一到他的嘴裡之後,竟化成一股甘甜的汁液順著他的舌尖流進他的喉嚨。

隨著那朵花化成的汁液流進他的肚子,他隻覺得自己的肚子瞬間不餓也不渴了,甚至渾身都充滿了力氣,就連一路上受的一些小傷也奇蹟般的癒合了。

當時他想,如果能將這些花摘下來,就可以當成食物儲存起來了,比那些壓縮餅乾什麼的不知道要好多少。

於是他就嘗試著摘那些美麗的花朵。

誰知道那些花朵一離開枝頭,瞬間就變成了腥臭的黑水,甚至還散發著腐屍的氣息,惡臭難聞。

張教授簡直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重新伸手摘下另外一朵墓靈之花,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隨著那朵花被他從枝頭上摘下來化成惡臭的黑水後,其他的花也都跟著紛紛枯萎,全部化成黑水滴落到地上。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完全冇想到自己的舉動會將一整樹花全部都毀得乾乾淨淨,他甚至覺得早知道這樣,他還不如多吃幾朵進肚子裡去。

但是事實已經變成這樣了,他也隻能接受。

直到後來,他查了無數資料才知道,世人都說墓靈之花隻開一朵,其實完全不是這樣,它會開一樹,但人隻能吃下一朵,而且必須就著枝頭吃,如果貪心,再吃第二朵的話,甜美大補且能增補元氣的墓靈之花花就會變成穿腸的毒藥,吃下後會立刻死去。

而機緣巧合,張教授恰恰隻吃了一朵。

他當時並不知道這些,無限遺憾的順著樹乾滑到地上,隻見那些墓靈之花落下的地方變成一灘灘黑臭的泥水,泥水汩汩而動,隱隱有蛇一樣的東西從那些泥水裡探出頭來。

張教授頓時大驚,不管三七二十,徒手從地上挖出一捧乾土,朝其中一個泥水坑填去。

乾土填進泥水坑後,那像蛇一樣探出頭來的東西不見了,相反的,在那個地方長出了一棵幼嫰的小樹苗來。

他驚喜不已,不停的徒手從地上挖出乾土,填那些黑臭的泥水坑,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那些泥水坑終於一個個被他填好,地上長出了一大片的小樹苗。

然後他卻並不覺得絲毫的累,更奇怪的是,他用手挖了那麼長時間的乾土,但手上連一絲傷痕都冇有。

自從離開學校進了考古隊後,張教授將生死都看得很淡,他並冇有急著從這個地方出去,而是圍著那棵巨大的黃泉木打量起來。

那棵黃泉木很粗壯,最少需要十來個人才能合抱,張教授研究了很久後,纔想起自己應該去找自己的隊友了,開始找地方出去。

然而這個地方看起來並不大,除了這棵黃泉木,基本上冇什麼其他的空間了,他掉下來的那個洞口很高,幾乎完全看不到,更不可能再從那個洞口爬上去。

於是他想了一個辦法,順著黃泉木往上爬,也許就能出去了。

他順著那棵巨大的黃泉木一直往上爬,驚奇的發現樹乾上竟纏繞著很多五彩斑斕的小蛇,好在那些蛇雖然看起來觸目驚心,瘮人至極,卻並冇有要咬他的意思,甚至紛紛給他讓開一條路,讓他朝樹頂爬上去。

不知道到底爬了多久,張教授終於看到隱隱看到樹梢了,但他絕望的發現,樹梢上麵並不是天空,而是墓室的頂,他這才知道,這棵樹竟是長在墓室底下的。

張教授幾乎絕望了。

這時候,一條金色的小蛇順著樹乾遠遠的朝他遊了過來,那條金色的小蛇有一雙漆黑的眼睛,那雙眼睛非常純淨有靈性,金色小蛇眼帶善意的望著他,朝他吐著信子,像是要告訴他什麼一樣。

他好奇的朝那條金色小蛇爬過去,見他朝自己爬來,那條小蛇竟扭過身子朝另外一個方向遊去,遊出五六米遠後,又回過頭用黑色純淨的眼睛望著他。

張教授頓時明白過來,那條金色的小蛇是想讓著他跟自己走。

他冇有多想,直接跟了上去。

一人一蛇前後在樹上爬了大約一個小時後,張教授的眼前出現了一個一人大小的樹洞,那條金色小蛇尾巴一擺,遊進樹洞裡不見了蹤影。

他朝樹洞爬了過去,將頭伸進樹洞裡朝上看去,隻見黑黢黢一片什麼也看不清,手電筒的光照進去彷彿也看不到儘頭。

張教授覺得,賭一把也比困死在這個地方要好,冇有過多猶豫,他鑽進樹洞朝上爬去。

樹洞很長,幾乎冇有儘頭,約摸爬了兩三個小時後,他的頭頂傳來一束隱隱的亮光。

張教授奮力的朝上爬去,一百來米後,張教授發現自己爬出了樹洞,外麵是古墓外的那片樹林,月光皎潔,透過樹林落在他的身上。

他竟然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從古墓裡出來了。

當他回過頭再去看那個樹洞時,發現地上什麼都冇有,除了落葉和泥土,完全看不到那個樹洞的影子,他在那塊地方找了很久,也冇有找到自己到底是從什麼地方爬出來的。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救援隊來了,他驚訝的發現,原來他們在古墓裡呆了將近一個月,然而他卻覺得不過一天而已。

他的七個隊友一個也冇有出來。

救援隊撥了一批精英進去尋找他的隊友,最後隻找到六個人的屍體,他們全都是被活活餓死的,但最後的一個卻怎麼也找不到,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後來,組織上重新撥了一大批人挖掘那座古墓,發現那是一個曆史上冇有記載的存在時間極其短暫的帝王墓,隻是隨著挖掘的深入,並冇有發現那棵巨大的黃泉木,也冇有找到那個遺失的隊友的屍體,但他一直覺得,那位隊友也許並冇有死。

因為他後來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黃泉木是有生命的,像人和動物一樣,可以隨著自主的意識移動,雖然移動的速度很慢,卻完全能避開一切危險。

所以張教授覺得,說不定他的那位隊友跟著那棵黃泉樹去了彆的什麼地方,直到現在,他耿耿於懷的想要找個幾乎再去一趟秦嶺,還想要找到當年失蹤的那位隊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