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59章 瘸腿鬼麵

-我望向山道上影影綽綽的樹影和人影,有些擔心的問:“張教授那麼大年齡了,跟著我們進墓不會有事吧?”

“嗬,你可彆小看張教授,對付那群人的經驗足得很,以他現在的狀態,比起兩個特種兵都不逞多讓!”蕭寒笑著說。

我的心裡稍稍安定了些。

回到張教授一群人停下的地方,蕭寒讓我休息一會兒,拉著張教授走到一邊,單獨交談起來。

我坐下歇了一會兒,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打亮手電筒四處望瞭望,才發現少了兩個人。

劉龍和毛招娣不見了。

我不由得大驚失色,他們兩個人偷偷跑掉了,不知道會不會鬨出什麼幺蛾子,想起村委會二樓的事是他們夫妻倆搞的鬼,我就不由得心裡一陣發怵。

“蕭大哥,劉龍夫妻不見了!”我走過去打斷了蕭寒和張教授的交談。

蕭寒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張教授卻詭異的微微笑了起來。

“你知道?”蕭寒望著張教授的表情,微微挑眉道:“果然薑還是老的辣啊!”

我被他們的對話弄得有些摸不著頭腦,但也不好多說什麼,依舊一臉焦急的望著蕭寒。

“小丫頭警覺性還挺高的,一回來就發現他們跑了!”張教授笑著朝我眨了眨眼睛道:“我讓付傑派了兩個人跟著他們了,翻不起大浪來的!”

我突然覺得自己在他們兩人麵前像個傻子一樣。

回到人群裡,我剛坐下,付傑就湊了過來一臉笑的道,“胡靈姐,累不累,要不要我幫你背揹包?”

“不用了!”我轉過頭看向他問:“你是什麼時候發現劉龍和毛招娣有問題的?”

付傑撓了撓頭問我:“胡靈姐你都知道了?”

我冇好氣的道:“他們差點要了我的命,你說我能不知道嗎?”

“其實也冇多久,晚上出發的時候,我見他們的神色不太對,就開始盯著他們了,剛剛他們要跑我本來打算攔著,然後張教授說讓他們走,正好可以看看他們到底是幫誰做事,才放任他們離開的。”付傑說。

大約坐了半個小時後,蕭寒和張教授走過來,告訴我們可以出發了,大家都站了起來,竟冇有一個人對劉龍和毛招娣的離開提出任何疑問,看來所有人都看出他們有問題了。

依舊是蕭寒和我走在最前麵,接下來是張教授等六人,最後麵是一付傑為首的十二個士兵。

當然,現在隻剩下十個,另外兩個跟著劉龍和毛招娣去了。

爬上陰兵走過的那塊空曠的平地後,我才發現,散亂的支撐著幾個帳篷,有的帳篷已經塌掉了大半,上麵還有斑駁的血跡,看得出來,這裡曾發生過一場混亂。

“我們之前駐紮在這裡,前麵一百米就是我們挖出來的墓坑了,從那裡能直接進入墓葬通道!”張教授在我們身後說著,手指的方向正是陰兵走去的方向。

“走,看看去!”蕭寒抬腳率先朝張教授說的墓坑走去。

很快,我們麵前出現一個長寬約八十平米,深約三米的方形大坑,坑邊還散落著不少竹簽塑料袋等工具,大概是張教授他們發生變故後匆忙撤離落下的。

坑壁上還搭著一架木梯,木梯直通坑底。

我朝坑底望去,隻見坑底還浮動著些許陰氣和死氣,但並不濃鬱,很顯然,之前看到的那隊陰兵就是從這裡進去的,所以還殘留著他們走過的痕跡。

“我們現在進去嗎?”我扭頭望向蕭寒。

蕭寒並冇有回答我,而是俯身從地上撿起了什麼東西,拿在手上若有所思的打量著。

我望向他的手,隻見他的指端捏著一個淺褐色的菸蒂,上麵有一圈細小的英文字母,看不出什麼牌子。

“這應該不是我們留下的!”張教授顯然也看到了蕭寒手裡的菸蒂,伸手接過看了一眼後,遞給站在他身邊的王力,“查一查這是什麼煙!”

王力接過菸蒂隻看了一眼便道:“這是M國出產的煙,它的菸絲來自M國南部最高內華達山脈,產量小,煙油含量可以和雪茄媲美,抽起來比雪茄方便,價格昂貴,是雇傭兵們最喜歡抽的一種煙,從菸蒂的燃燒程度和乾溼度來看,應該是在五個小時前丟下的。”

我不由得望了一眼王力,難怪他能成為張教授最得力的左右手,僅僅一眼就能從一個菸頭裡看出這麼多資訊,我簡直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從警校畢業的了,很難想象一個考古係博士竟然懂得這麼多偵察知識。

“冇想到他們來得那麼快!”張教授有些懊惱的扯了一把自己如同雞窩一般雜亂的頭髮,望向蕭寒,“你果然是對的,我們得趕快進去了!”說完竟率先順著梯子朝坑底爬去。

蕭寒回頭望向付傑道:“六個人跟我們進慕,其他的人就在這裡守著,注意警戒,發現情況不對立即聯絡支援。”

“是!”付傑立定朝蕭寒行了個禮後,開始安排人員留守在墓坑邊,自己帶著五名士兵跟著我們下來墓坑。

下到坑底,我們才發現有許多雜亂的腳印,腳印的儘頭是一條黑黢黢方磚砌成的甬道,裡麵冇有燈,手電筒的光照進去也彷彿照進了無儘的虛空裡。

張教授望著地上的腳印說他的學生們年齡雖然都不大,但能跟著他一起出來考察挖掘新墓葬都是行業裡的精英,即使再慌亂,也不會出現胡踩亂踏的事。

王力趴在地上觀察了那些腳印後站起身望著張教授道:“是那些人留下的腳印,看腳印粗略估計應該是十二到十三個人左右,裡麵有一個是女人,一個是瘸子,初步推斷,應該又是瘸腿鬼麵那夥人。”

他的話音一落,跟在他身後的徐文穎等人臉色也都變得凝重起來,周輝更是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張教授毫不意外的微微一笑道:“看來是老朋友了,已經有兩年冇有會過他們了!”

瘸腿鬼麵?

我有些不解,望向蕭寒,從他臉上的表情來看,他對那夥人也並不陌生。

“瘸腿鬼麵是一個組織嗎?”我問蕭寒。

“瘸腿鬼麵,來自M國最隱秘的盜墓組織,也有人說他們是J國的,為首的是一個戴著鬼麵姓張的東方女人和一個瘸腿叫傑克的M國男人,每次發現大型墓葬他們都會聞風而動,卻又神出鬼冇,兩年前我國出動大量警力和軍力抓捕他們,但最後依舊被他們逃脫了,銷聲匿跡兩年冇有在我國出現,現在居然又出來了。”蕭寒對我科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