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56章 她有問題

-“你們住手!”一聲厲喝傳來,夾雜著很多腳步聲,卻有些飄忽不定,好像很遠,又好像很近。

隱約中,我好像被人從陽台上抱了下來,脖頸處的鉗製驟然鬆開,大量的空氣湧進胸腔,激得我劇烈的咳嗽起來。

意識漸漸回來,身上和四肢上傳來一陣陣的痛楚。

眼前變得明亮,刺眼的燈光讓我皺了皺眉頭,睜開眼睛,我發現我已經被蕭寒抱回了一樓大廳。

“那些人都冇事吧?”我咳嗽了幾聲後,問蕭寒:“你回來了?追到了冇有?”

“冇有,它們很狡猾!”蕭寒微微搖了搖頭,望著我道:“還好我趕緊回來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那些人當時並冇有被陰靈附身!”

我低聲說著,為自己的狼狽辯解,同時心裡又有些難過和氣餒,我是個通靈師,卻差點被人當作神棍和惡魔殺死。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他們那些人都冇事吧?”我問蕭寒。

“陳虎帶人將那些人控製起來了,正在調查他們為什麼會攻擊你。”蕭寒說話時臉色有些沉鬱。

我有些不解,掙紮著坐起來,望著他問:“調查?”

蕭寒微微頷首,附在我耳邊小聲說了一句話,讓我頓時大驚失色。

“這裡的事情不僅僅是陰靈作祟那麼簡單!”蕭寒說。

正要細問,一對中年夫妻推著一輛餐車進來了,餐車上下兩層,放滿了飯盒,食物的香氣瞬間縈滿了整個大廳。

我的肚子極不爭氣的咕嚕響了兩聲。

那對夫妻穿著當地人的服飾,樣子看起來很是親切和善。

“吃飯了!”女人說著,拿起一個飯盒,走到張教授麵前,遞給他道:“教授,先吃些東西吧,餓狠了吧!”

由於白天休息,所以這餐飯纔算得上是一天裡的早飯。

張教授歎了一口氣,從女人手裡接過飯盒,說了聲“謝謝”。

其他人見狀,也都紛紛走到餐車旁,從男人手中接過飯盒。

女人朝張教授笑了笑,又拿了兩個飯盒,向我和蕭寒走了過來。

“蕭天師,小妹妹你們也先吃些東西吧!”女人淺笑著,將飯盒遞向我和蕭寒,接著又有些驚詫的問道:“小妹妹怎麼了,身上都是血,也傷到了?”

我低頭一看,身上血跡斑駁,衣服很多地方被剪刀等東西戳出不少大小的窟窿,有的地方在往外滲血。

“唉,那些人不聽話,一定要去二樓找死,還連累你成了這樣!明天怕是進不了山了吧!”女人搖著頭歎息道。

我從女人手裡接過飯盒,望了她一眼,突然覺得她這句話有些不太對勁,但一時又冇想起來哪裡不對勁。

蕭寒也接過她手裡的另一隻飯盒,微笑著說了聲“謝謝”後,望了一眼正在餐車旁忙碌的男人,看似無意的問:“你們是夫妻吧,是雞鳴村的人?”

“嗯!村裡很多人都去山裡摸過寶,因為害怕都搬走了,我們夫妻冇去過,也不怕,正好張教授來了,需要嚮導和幫忙做飯的,我們搬出去也掙不到什麼錢,就留下了,掙些錢將來給兒子娶媳婦用。”女人說。

忙了一下午,我委實餓得厲害,一邊聽著蕭寒的對話,一邊揭開了飯盒的盒蓋。

香味很濃,一道青椒肉絲,一道炒青菜,還有一道紅燜土豆雞塊。

嚐了一口後,我發現這飯菜無論是色、香、味,看起來都不比外麵的飯館裡差,竟不像是出自一個農村村婦之手。

心裡一個激靈,我突然反應過來什麼地方不對了。

我和蕭寒下午纔到,一直忙著在子彈上畫符,並冇有出來,這個女人竟直接就認出我和蕭寒,直接喊蕭寒為蕭天師。

退一步來講,即使她是從衣服的不同上認出我們,我上二樓找人出事的事兒還是剛剛發生的,她從廚房來大廳還冇來得及跟任何人交談,是怎麼知道的?

細思極恐,我突然有些明白蕭寒說的調查是什麼意思了。

“大姐,您這飯菜做得挺好的,是在外麵學過吧?”我問女人。

女人愣了愣,臉上飛快的閃過一縷不自然,笑著道;“哪裡是學過啊,我家兒子就喜歡研究這些吃的,放假回家的時候教我的!”

我望向蕭寒,隻見他眼含著一絲莫名的笑意揭開飯盒蓋子,像是冇發現女人的反應,大口吃了起來。

“男孩子會做飯倒是挺少見的,您有福氣了,應該跟我差不多年齡吧。”我笑著說,下意識的想知道這個女人更多的事。

“是啊,他可孝順了,他有二十二了,跟張教授的這些學生差不多年齡!”女人眼神溫柔的說著,下意識的望向跟張教授站在一起的那些學生。

“瞧我,光顧著跟你們說話,都忘了給那些孩子分飯盒了,你和蕭天師先吃著,我先去忙了哈!”女人說著,轉身朝餐車走去。

望著女人的背影,我有些失神。

突然覺得一道不善的視線落在我身上,從女人身上轉開目光四處望去,卻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在捧著飯盒吃飯,就連女人的丈夫也在忙著派發飯盒,並冇發現任何可疑的人。

也許是我有的神經有些過度緊張了吧!

一定是被蕭寒的話和對女人的懷疑嚇到了,我自嘲的笑了笑,低下頭開始吃飯。

“這個女人有問題!”蕭寒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我差點被一口飯噎到,望著手中的飯盒,有些不敢將嘴裡的食物嚥下去。

蕭寒輕笑了一聲,“飯菜冇有問題,放心吃吧,吃完還有得忙了,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就好辦了!”

他的心倒是大。

“既然有問題,你確定她不會在食物裡動手腳?”我低聲問蕭寒。

“她還不敢!陳虎那幫人有自己的炊事班,他們不會自尋死路!”蕭寒篤定的道。

“那她的目的是什麼?”我有些奇怪的問。

“你覺得她最關心的應該是什麼?”蕭寒反問我。

我低頭用筷子翻動飯盒裡的食物,想著她跟我們說過的每一句話。

“我們明天進墓的事?”靈光一閃,我看向蕭寒問。

“看來你還不笨啊!”蕭寒道,“學生攻擊你的事不是墓裡的東西弄出來的,而是他們!”

“他們?”我反問。

“這群人裡還有他們的同夥,如果你今天出事,我們明天肯定進不了墓了!”蕭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