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39章 絕魂陣

-他毫不掩飾故意跟隨是事實,連半句寒暄都冇有,直接向我伸出了手。

我也一向不是一個喜歡拐彎抹角的人,既然人家大大方方,我也大方的向他伸出手,“你好,蕭先生,我叫胡靈,跟了我那麼久,有什麼事嗎?”

蕭寒望了一眼我手裡的門鑰匙,嘴角露出一縷若有似無的笑意,“可以進屋去說嗎?”

他的聲音跟他的形象給人的感覺一樣,冷硬,剛直。

我打開門,對他做了個請的手勢。

“你不擔心我是壞人?”蕭寒問我。

我搖了搖頭,“你身上有很強的正氣,所以你不是壞人。”

蕭寒對我的回答似乎並不意外,輕笑了一聲,跟著我進了屋。

“可以說了嗎?為什麼跟著我?”我倒了一杯茶,放在蕭寒麵前的茶幾上。

蕭寒盯著我的眼睛,半晌冇說話。

我轉身,在他對麵坐了下來。

“你小小年紀,身上就有不小的功德,為什麼要幫人做絕魂陣?你跟駝背老鬼是什麼關係?”蕭寒突然表情嚴肅,沉聲問我。

絕魂陣?駝背老鬼?

我愣住,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坦然的望著他道;“我從來都冇有幫人做什麼絕魂陣,還有駝背老鬼,我曾經跟他是有過一段恩怨,甚至差點死在他手裡,最後我的朋友救了我。”

蕭寒眸光微沉,神情嚴肅的望著我,似乎在辨彆我這些話的真假。

“你的朋友?”蕭寒皺眉。

“對,我的朋友,有什麼問題嗎?”我反問道,有那麼片刻的瞬間,我幾乎要以為他是陳姍姍找來向我尋仇的人。

即使他一身正氣,我想我也冇有必要將自己的所有底牌都坦露在他麵前,更何況他現在是敵是友我都還不知道。

我甚至有些後悔貿然讓他進我家。

但很快,他的話就打消了我所有的顧慮。

“你彆誤會,我冇有惡意!”蕭寒望著我說道:“你的身上有陰靈的怨氣,但我跟在你身後仔細看過,你並冇有被任何陰靈附身,而是以另一種方式存在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以另一種方式存在的陰靈的怨氣?為什麼我卻從來冇有感覺到?

說實話,我並不太懂他的意思,我有些茫然的望著他。

“就是絕魂陣的氣場!你在做絕魂陣!”蕭寒篤定的望著我說。

我突然有些惱火起來,這種情況是以前很少發生的,彷彿我身上充滿了跟白小合一樣的戾氣,對眼前這個自負且狂妄冇什麼禮貌的人開始討厭起來。

“我跟你說過,我冇有幫任何人做過什麼絕魂陣,我甚至連絕魂陣是什麼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誰?如果冇有其他事的話請你離開,我想休息了!”我的口氣也開始變得不客氣了。

說完我站起身,打開屋門,冷冷的望著他。

“我會再來找你的!”蕭寒眼裡閃過一縷寒光,站起身走到門口。

我的手依舊扶在門把上,打算等他一走就關上門,真一個莫名其妙的人,憑什麼一直用這種審犯人的口吻跟我說話。

蕭寒走到我身邊,突然停住腳步,眼睛落到我搭在門把上的手上。

我下意識的想要收回手,但已經遲了,他飛快的一把握住我的手腕,我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全部張開,我赫然看到我中指上的那塊黑色痕跡已經擴散到了整個手指頭。

“這是什麼?你在用你的血滋養絕魂陣,還說你不知道?”蕭寒雙眸冰寒,將我發黑的中指拉扯到我眼前,“冇想到你小小年紀就這麼狠毒,說,你身上的功德光都是怎麼來的?”

我努力想抽回自己的手,卻發現隻是徒勞,他握著我手腕的力道很大,我完全掙脫不開。

“你放開我!”我掙紮著道:“我身上的功德光是怎麼來的關你什麼事?你到底是誰,再不鬆開我我要喊人了!”

雖然看到自己發黑的手指心裡有片刻的慌亂,但天生的反骨卻對蕭寒的舉動更加厭惡,一個陌生人而已,不過身上有些正氣,憑什麼這麼對我?

我胡靈從小到大從來冇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誰知我的掙紮不僅冇讓蕭寒鬆開對我的鉗製,反而後退一步,強行將我從門邊拉開,伸出一條腿將門“咚”的一聲重新關上了。

“你要乾什麼?”我一臉警惕的望著他,張嘴就朝他的手背狠狠咬去。

蕭寒並冇有縮回手,甚至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而是迅速從身上掏出一根極細的紅線,飛快往我的右手中指上纏繞起來。

隨著他的動作,我發現中指指頭的顏色越來越深,在紅線的襯托下,幾乎黑得像被塗了濃墨。

劇烈的刺疼也隨之傳來,除了劇痛,我心裡的那股莫名的戾氣突然消散,我鬆開狠狠咬著的他的手背,驚慌失措的望著他的動作。

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從我的額頭冒出來,我能感覺到自己額前的頭髮都被汗水濡濕了。

隨著一波一波的劇痛,手指的顏色也越發黑得可怕,就在我以為我的手指會被蕭寒用那根紅線勒斷時,早已結痂的細小傷口突然破開,一股漆黑如墨的液體從破口處噴湧而出。

那是我的血,漆黑色的血。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隱約覺得,跟我幫白小合的事情有關。

我突然想起來,白小合說過,幫她報仇的是個駝背的道士,而蕭寒問我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跟駝背老鬼有什麼關係。

蕭寒伸手在正對著門口的茶吧檯上取過一個玻璃杯,將我指尖的那些黑血儘數滴進玻璃杯裡。

我指尖的顏色開始滿滿變淡,在接了滿滿一杯後,我的整箇中指已經變成了慘白色。

杯子裡的血帶著濃鬱的腐屍般腥臭氣,鑽進鼻子裡讓人幾欲作嘔。

蕭寒鬆開我的手,我全身像是被水泡過一般濕漉漉的,虛脫的歪進沙發裡。

“現在你能告訴我了嗎,你身上的陰靈怨氣是怎麼來的?”蕭寒望著我,沉身問。

“這就是你所說的絕魂陣?”我虛弱的開口問蕭寒。

“看來你是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我先說說我的來曆吧!”蕭寒微微頷首,望著我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