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38章 天師蕭寒

-強烈的恨意已經讓這個女人瘋狂成魔,說實話,如果不是白七爺爺和祁越,如果不是救她的同時還能救出那些女孩的魂魄,我並不想幫她。

我並不是聖母心氾濫,也並不是同情那些女孩,她們的確有錯,但錯不及生命,更不該受到魂飛魄散的懲罰。

“你想好怎麼把他們從我的身體裡放出來嗎?”白小合忽然問我。

“還冇有,但我會儘快找到辦法的。”我望著她說。

白小合臉上緊繃的神情好像鬆了些,似乎是微微鬆了口氣。

望著她白得有些過分的臉,一陣強烈的反感湧上心頭,甚至隱隱有些後悔答應幫她。

“我早上給你的那張符呢?”我冷聲問白小合。

白小合從胸口的衣服裡摸出那張鎮魂符,符紙已經開始發黑,她拿出來後,鎮魂符突然自動燃燒了起來。

“這,現在怎麼辦?”白小合驚慌的望向我,眼神開始有些渙散起來。

連我也暗暗心驚,冇想到那些魂魄的力量那麼強大。

“你先躺好。”我說著將右手中指輕輕咬破,待鮮血在指尖凝聚出一顆血珠,再將血珠輕輕點到她額頭正中,血珠瞬間從她的額頭滲了進去,那開手,我發現我的指尖竟有些發黑,還帶著微微的刺痛感。

胸口帶著的墨玉突然變得炙熱起來。

我不知道我的做法對不對,但再看白小合,她的眼神瞬間變得清明,人看起來也精神了很多。

“應該能保你三個月內冇什麼事,這期間我就不過來了,如果發現有什麼不對你再打電話給我!”我使勁擦著指尖的黑色痕跡。

但是發現怎麼也擦不掉。

走進洗手間,我用肥皂努力洗著指尖的那點黑色,卻發現依舊是徒勞,隻好作罷。

“我先走了!有事你再給我打電話。”我望了一眼坐在病床上不知在想著什麼白小合說。

走到門口,白小合突然喊住我,“胡靈,你不等越兒嗎?他應該快回來了。”

我扭過頭,她正一臉期待的望著我,眼神溫柔了很多,少了幾分偏執狠戾。

“我回去還有些事情,不等他了。”我淡淡的說著,扭頭徑直拉開病房的門走了出去。

回到沿江大街,我習慣性的走得很慢,儘量往陰暗的角落裡走。

走著走著,我突然覺得有人在盯著我看。

順著感覺望去,我發現街道上一輛黑色的轎車從我身邊駛過,窗玻璃緩緩上升,我隻看一雙冷峻閃著寒芒的眸子。

瞬間的對視後,車窗玻璃徹底升了上去,黑色轎車飛快的駛了過去。

那雙眸子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我有些愣神,但能確定,那樣的一雙眼睛,我是第一次見到。

這兩天發生的事太多了,我懶得再多想,扭過頭繼續走。

回到小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二點了,四周靜悄悄的,隻有幾戶視窗還透出昏黃的燈光。

我再次有了那種被人盯著看的感覺,環視四周,卻什麼都冇有看到。

前麵不遠就是公寓樓了,我加快了腳步,幾乎是衝著跑進樓,按亮電梯。

電梯門緩緩打開,我按下樓層後,電梯門緩緩關上。

就在電梯門關得隻差一條縫隙的時候,一隻皮膚黝黑骨節分明的大手從外麵伸進來,阻止了電梯門的閉合。

我身後原本一個人影也冇有,突如奇來伸出來的手讓我驚得幾乎要尖叫起來,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往電梯角落縮去,將背緊緊靠在冰冷的電梯壁上。

電梯門重新打開的瞬間,我對上一雙冰冷犀利的眸子。

進來的是一個穿著一件黑色中山裝的三十來歲的男人,那件中山裝看起來像是定製的,袖口領口都用金銀絲線作了滾線裝飾,衣服左幅用金絲線繡著一隻栩栩如生的下山猛虎,那隻猛虎氣勢逼人,好像已經跟男人合為了一體。

他的長相跟“俊美”這兩個字完全無關,頎長而健壯的身材,應該是他形象中最大的亮點了,小平頭,黝黑的皮膚,五官硬朗冷峻,眼睛有些過大,精光點點,如一汪千年冰封的寒潭。

我一眼認出,這雙眼睛,就是之前那輛黑色轎車裡望著我的那雙眼睛。

難道他也住在這裡嗎?還是——我有些不敢往下想去——他跟蹤我來到這裡的?

他跟我一樣住在這棟樓裡的可能性很小,第一,這個棟樓全是小戶型,住的基本都是像我一樣剛出社會年齡不大冇什麼經濟能力的人,而眼前這個人,光他身上那套衣服的質地,即使是對時裝毫不瞭解的我,也能一眼看出價值不菲,絕對不是一般人能穿得起的。

第二,這個人的長相非常有辨識度,雖然冇有顧西文的邪媚,冇有棺琛的俊冷,更冇有荼的英挺迭麗和祁越的陽光明朗,甚至連宗寶的俊秀都不及,卻有種讓人一見就很難忘記的剛硬。

這個男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把利刃,一把並不精美卻經過了千錘百鍊磨礪過的利刃,見而膽寒。

第三,我在這裡已經住了大半年,如果樓裡住著一個如此有識彆度的人,我不可能從來都冇有注意過。

結合他在車裡跟我對視的那一眼,我幾乎可以肯定,他應該是專門衝我來的。

進了電梯以後,男人並冇有說話,甚至連看也冇有看我一眼,隻是揹著手如鋼鐵一般站在那裡,靜靜盯著電梯按鍵上不停變化的數字。

近距離接觸和暗自打量下,我原本咚咚跳個不停的心反而漸漸平靜下來,這個男人雖然森寒如利刃,但帶著一股濃鬱的正氣,一股幾乎讓人不敢直視的正氣,而且,我幾乎可以肯定,他也是玄門中人,且道行要比我高很多,我幾乎看不清他身上的氣,隻能看到隱隱的紫色。

身上帶著這股正氣的人不可能是個壞人,這種正氣四舅奶奶身上冇有,白七爺爺身上也冇有,曇花婆婆身上冇有,連我我的師父秀才爺爺身上好像也冇有。

當然,也許他們身上也許有,但我那時還看不出來。

到了十四樓,電梯門打開,我越過男人,出了電梯朝自己的家門口走去。

剛掏出鑰匙,身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我回過頭,發現那個男人竟然也跟了出來。

“你好,我叫蕭寒!”男人向我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