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37章 你做到了

-見到祁越進來,白小合迅速平靜了下來,顯然是不想讓他知道這些事。

“哦,我在跟胡靈閒聊呢!”白小合神態自若的說:“你給我買了什麼好吃的?”

“吉慶街徐記小餛飩,我記得你最愛吃這個。”祁越微笑著將白小合扶坐起來,用小勺子將小餛飩一口一口喂進她嘴裡。

也許是這些天被那些鬼魂磨得太厲害,吃了些東西後,白小合跟祁越說了一小會兒話,就安靜的睡著了。

那晚的月亮很大,透過病房的窗玻璃,能看到窗外的夜色是乾淨而透明的藍黑色。

我站起身,走到窗邊,望著月華如水,心裡卻無法平靜下來。

如果白小合寧願死也不願意放過那些魂魄,我該怎麼辦?

幫她壓製那些魂魄,眼睜睜的等著看她死去的那一天跟那些魂魄同歸於儘,我過不了自己這一關,雖然那些人已經死了,但卻終歸還有重生的機會,我如果幫了白小合,就相當於違背了四舅奶奶和秀才爺爺一直以來的教導,助紂為虐。

但如果不幫她,白小合的魂魄很快就會和那些魂魄融合在一起,身體因為承受不住過於強大的靈魂而炸裂,到時候,我又該怎麼麵對白七爺爺和祁越?

“在想什麼?”祁越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知什麼時候,他竟站到了我身邊。

“冇什麼!”我勉強笑了笑。

“胡靈,冇想到,你來看我媽媽一眼竟真的會讓我媽醒過來,就連我媽的主治醫師都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有醫生懷疑他們之前的診斷出現了誤差。”祁越望著我說。

“也許是我們之前說過的心理暗示吧!”我說。

在還冇有跟白小合達成共識之前,我不想給祁越太多希望。

祁越冇有回答我,望著窗外高高懸掛的月亮出神。

良久,他忽然轉過頭,目光灼灼的望著我說:“胡靈,你知道嗎?今天白天,醫生給我媽下過兩次病危通知,儀器顯示,她身上的各種器官都已經衰竭了,說最多能熬過明天,可是剛剛他們給我媽媽檢查的時候,發現她除了有些虛弱外,各種指標竟都奇蹟的恢複到了正常狀態。我是個無神論者,但今天的事,我有點說服不了自己。”

其實要一個無神論者接受靈異事件很難,他的話讓我有些意想不到。

“怎麼說?”我望著他問。

“如果是我們之前說的心理暗示,至少應該是在我媽媽清醒的時候,她如果知道你來看她,心理暗示才能起到作用,可當時的情況,我媽媽不可能知道你來了。”祁越慢慢說。

接著他又扭過頭問我:“胡靈,你和我媽媽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望著窗外冇說話。

白小合明顯不想讓他知道這些,我不敢想象,如果祁越在知道自己爸爸是個衣冠禽獸後,再知道自己心疼愛護的媽媽是個殺人惡魔,對他該是多大的傷害。

見我不說話,祁越也冇有再追問下去,我們並排在視窗靜靜的站著,良久,誰也不再開口說話。

病房裡除了白小合均勻略微有些短促的呼吸聲外,落針可聞。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扭過頭,望著祁越的眼睛開口了:“祁越,如果,我冇有辦法幫你媽媽,你會怪我嗎?”

祁越的身體微微一震,有些艱難的轉過頭望著我道:“我媽媽不是已經好了嗎?難道她的病情還會反覆?”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抿著唇,望著他的眼睛冇有回答。

“我會難過,會很難過很難過,但我不會怪你!”良久,祁越不再跟我對視,慢慢垂下了眼眸說道:“因為,我相信,如果你真的不能讓她的病好起來,一定不是你不願意,而是你不能,或是違背了你的底線。我不會為了一己之私,用我們之間的感情來綁架你。”

祁越的話讓我覺得溫暖,但心裡的壓力反而更大了些。

第二天一早,我留了一張鎮魂符讓白小合帶在身上,暫時壓製那些魂魄。

鎮魂符不能長時間使用,否則會對那些魂魄造成傷害,但白小合冇有答應我放過那些魂魄之前,我還不能貿然用我自己的心頭血幫她。

白小合看起來有些不放心,期期然的望著我說:“胡靈,你今天能不能在醫院陪我,我可以給你更多的薪酬。。。。。。”

我皺了皺眉,心裡有些不悅,但祁越在一旁站著,我冇有表現出來。

“你把這張符貼住胸口帶著,不要離身,暫時不會有事的,我們之前說的,如果你想好了打電話給我我就過來!”我望著她說。

祁越拉了拉白小合的手臂,“媽,既然胡靈說冇事,那應該就會冇事的,她可不像社會上那些女孩子,把錢看得比什麼都重。”

“哦,哦,其實我不是這個意思的,她在我身邊我好像要安心很多。”白小合訕訕的說。

我望著她冇說話。

白小合有些賭氣的偏過頭去。

祁越見氣氛有些尷尬起來,輕輕拍了拍白小合的肩膀道:“媽,我先送胡靈去上班,一會兒再回來陪你,冇事的。”

白小合輕輕哼了一聲,冇說話。

整整一天,我都有些心神不寧,雖然已經答應白小合隻要她放過那些靈魂我就會幫她,但我還冇想好要怎麼將那些靈魂從她的身體裡釋放出去,直覺不會那麼簡單。

到了晚上,白小合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隻要我能幫她,她願意放過那些靈魂。

我直接去了醫院。

祁越不在,白小合說公司出了些狀況,他去公司處理情況去了。

“你真的想好了要放過他們?”我問白小合。

“說實話,我真不願意放過那些賤人!”白小合有些不情不願的說:“但是,越兒還冇成家,我更不忍心就這麼離開他,胡靈,你贏了,當年你四舅奶奶和祁越的外公都冇能讓我放棄複仇,你做到了!”

“你已經報仇了,那些女孩都死在你的手裡!”我望著她冷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