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35章 魂飛魄散

-白小合三歲就被人送到了孤兒院,隻知道自己姓白,一直到大學畢業,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

孤兒院裡的孩子很多,幾乎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性格稍微軟弱一些,就會在保育阿姨看不到的地方被其他的小孩欺負。

從小,白小合就養成了好強獨立的性格。

直到大學畢業工作兩年後,纔有一個名叫白七的男人找到她,說是她的爸爸,那時候白小合已經跟祁越的爸爸談婚論嫁了。

白小合從小親情缺失,雖然已經不需要爸爸保護疼愛自己,但突然出現的至親卻讓她很驚喜。

可是,白七卻以父親的名義要求他跟祁越斷絕關係。

祁越的爸爸名叫祁嶠,是個很有魅力且多纔多藝的男人,家在一個跟柳橋村一樣偏遠落後的山村,白小合大二那年就和祁嶠在一起了,畢業後兩人約定一起留在江州市打拚,從小小的夜市攤做起,到三年後已經有了一家規模不小的時裝店和一家琴行。

相戀了五年的愛人和突然冒出來的父親,孰輕孰重可想而知,白小合想也不想就拒絕了白七的要求。

白七很生氣,臨走時留下一句話,“那個男人是你人生最大的劫難,如果你執意要跟他在一起,終究會落得不得好死魂飛魄散的下場!”

白小合認為白七在詛咒自己,從初見白七時的驚喜變成了憤恨,說白七是一個不懷好意的騙子,將白七趕走了。

父女倆不歡而散,發誓永遠也不再見麵。

白七走後不久,白小合就跟祁嶠結了婚,冇過多久,就生下了祁越,為了照顧孩子,白小合丟下祁嶠一人在商場廝殺,專心回家當起了全職主婦。

兩個人的感情很好,白小合深愛著祁嶠,祁嶠也很顧家,不管應酬到多晚,都不在外麵過夜,不管生意多忙,每週都會抽出一天時間在家陪老婆孩子。

他們的生意越做越大,漸漸有了一個規模不大不小的商貿公司,在江州市的商圈裡有了一席之地。

很多男人有錢就變壞,但是祁嶠冇有,他跟以前一樣將白小合母子放在首要位置,從來冇有因為生意的忙碌而忽視他們。

祁嶠從小家裡就窮,大學的學費全是靠著跟白小合一起打散工掙來的,深知貧窮的孩子唸書有多難。

當他成為一個小有成就的商人以後,開始資助家鄉的孩子念高中和大學,每次過年回老家,村裡人都敲鑼打鼓的歡迎他們一家,那些被資助的孩子們也都親熱的圍著他們一家三口跑上跑下,讓從小缺失親情的白小合覺得格外溫暖有麵子。

一家三口就這麼幸福的過了十八年,直到突如其來的災難降臨到這個完美的家庭。

祁嶠出車禍了,而且是跟一個年齡不大的女孩一起,那個女孩是他資助過的大學生,長得很漂亮,他們的車跟一輛迎麵而來的攪拌車相撞,兩人當場殞命。

然後,兩人臨死前還將手緊緊握在一起,直到法醫將他們的手骨全部掰斷纔將兩人的手分開。

白小合一度無法接受自己愛了這麼多年的模範丈夫會揹著她在外麵愛上了彆的女人,一度憤怒得幾欲自殺,如果不是因為牽掛祁越,那個時候,她就已經選擇了結束自己這可笑而充滿謊言的一生。

她開始查祁嶠的過去,一絲一毫的蛛絲馬跡都不漏過,越查越心驚肉跳,原來,早在剛結婚不久祁嶠就背叛了她,過年回農村老家的時候就偷偷跟村裡的一個叫李玲的有夫之婦好上了,後來還資助了那個女人的女兒上大學,而跟他一起出車禍死掉的那個女孩,正是他第一個情人李玲的女兒,年齡隻比祁越大兩歲。

知道了這件事後,白小合心裡隻剩下了冷笑和濃濃的恨意。

她笑的是祁嶠,從第一個情人李玲開始,到跟最後一個情人——李玲的女兒一起喪命。同時她也恨,恨祁嶠的背叛,恨他的表裡不一。

在這期間,祁嶠還有過無數個情人,那些情人,全是他資助過的大學生,還有一些公司裡的實習生。

命運其實是公平的,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結束!

白小合說這句話的時候眸子裡閃著瘋狂且歇斯底裡的光芒,手也神經質的將被子緊緊攥成一團。

祁嶠死了以後,白小合的恨意無處發泄,白天,她像個正常人一樣打理生意,照顧祁越,到了夜裡,她像一個幽魂一樣整夜整夜睡不著,頭髮也大把的往下掉,那段時間,她整整瘦了三十多斤。

直到白小合遇到一個駝背的道士,那個道士算出了她遭遇的一切,並許諾可以幫她報仇,隻要她拿得出想要的足夠的錢。

錢對於白小合來說當然不是難事,她給了駝背道士很大一筆錢,駝背道士教給了她一個方法,將祁嶠曾經的那些情人以極其詭異而且冇人能發現的方式全部殺死。

但是這些還不夠,白小合這時候想起了父親白七曾經說過的四個字,魂飛魄散!

是的,她想讓祁嶠和他的那些情人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駝背道士不願親自出手,因為那是非常損陰德的事,於是又給了白小合一個方法,教她將那些仇人的魂魄封印在自己的身體裡,等她死的那一天,那些魂魄就會自動跟著她的死灰飛煙滅,但他告訴白小合這麼做會受到一些反噬,比如生病什麼的。

隻要能報仇,能發泄心裡如火般熊熊燃燒的憤怒,生病完全算是小事一樁,她白小合有錢,生病了可以治!

於是,白小合義無反顧的將那些魂魄全部封印在自己身體裡。

最開始的一年,白小合冇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妥,還因為終於報了仇,一直重壓在心裡的恨得到紓解,她的失眠也不治而愈。

但是從第二年開始,她開始覺得事情並冇有駝背道士說的生病那麼簡單,她常常一睡就是一兩天醒不過來,睡夢中總聽到有很多人在跟她說話,向她索命,其中還包括祁嶠。

可是,等她再去找那個駝背道士,卻怎麼也找不到他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