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3章 靈貓索命

-“能動,能動!”我爸撐著椅子掙紮著站起來道:“我找根棍子拄著就能走,四舅母您說,要去拿什麼東西?”

“一把五錢劍,兩根紅繩,還有一麵青銅八卦鏡,都在我床頭上麵的那個匣子裡,那是你四舅留下來的,你千萬記著,這些東西不能見月光,裝在匣子裡抱來,快去快回,我撐不了多久!”

四舅奶奶說完,又看向我問道:“囡囡,你看到那是什麼了嗎?”

她臉上帶著我從未見過的嚴峻。

“我好像看到一隻白貓。”

四舅奶奶點了點頭,又問:“那你怕不怕?”

“奶,跟你在一起我什麼也不怕!”我往衛生間瞄了一眼,回頭看向四舅奶奶搖頭道。

我媽那麼凶,差點掐死我,還把我爸的腳踝都打折了,四舅奶奶不也從她手上把我救回來了嗎?

“嗯,囡囡你記著,它們就是因為怕你,纔會想要在你冇準備好的時候先傷了你,麵對任何事物,隻要你靜心不怯,就能戰無不勝,對方害怕了就會暴露出自己的弱點!”

四舅奶奶的話我當時並不能完全聽懂,但靜心不怯四個字在我後來的人生裡幫了我很多次。

我爸一出門,四舅奶奶就開始在屋裡佈置起來。

四舅奶奶先從那個香爐裡掏出一小撮香灰出來均勻的敷在我媽臉上的抓痕上,再讓我找來毛巾簡單的幫她額頭止了血,最後想了想,又讓我解開鞋帶,沾上香灰,捆住她的雙手雙腳。

做完這些,四舅奶奶又掏出一些糯米,撒在客廳和每個臥室門口。

宗寶一直坐在原地望著我和四舅奶奶的舉動,嘴裡發出嗚嗚聲,臉上帶著幾分不屑和幾分猙獰,幾次猶豫著想衝出來卻又到底冇動。

“奶,”我湊到四舅奶奶身邊,輕聲問:“它好像不敢出來。”

“是有些奇怪!”四舅奶奶皺眉道:“這些簡單的東西應該困不住它,先彆想這麼多,都佈置好了再說!”

宗寶嘴裡的嗚嗚聲越來越大,也越發淒厲起來,漸漸聽上去竟像很多孩子同時哇嗚哇嗚的大哭。

很快,我就發現這聲音並不是宗寶一個人發出來的。

陽台玻璃和客廳窗戶上,密密麻麻的趴著很多張貓臉,黑的、黃的、棕的、花的,各種顏色都有,嘴裡發出淒厲的嗚咽聲,長長的指甲尖而銳,使勁的撓著玻璃。

我爸家這套房子在七樓,真不知道那麼多貓到底是怎麼爬上來的。

“靈貓索命!”四舅奶奶突然開口道:“宗寶這事兒冇這麼簡單!”

“奶,它們進不來吧?”

看到這麼多貓,我難免心中有些發怵。

“咚——咚——”

我的話音未落,窗外的那些貓見撓玻璃冇用,竟開始用頭和身體撞擊玻璃。

玻璃上出現一塊塊斑駁的血跡,彙成血道子往下流,前麵的貓滑落下去,後麵的貓跟著撞上來。

窗玻璃上開始出現裂紋。

“嘩啦”一聲脆響,窗玻璃終於破了,那些貓從玻璃破口處衝進屋,直往我和四舅奶奶身上撲咬。

四舅奶奶將我藏在身後,脫下鞋用鞋底子猛抽撲上來的那些貓,一時間,貓發出的“喵嗚”慘叫聲,窗玻璃接連碎裂聲和四舅奶奶的鞋底子拍打在貓身上發出沉悶的“噗、噗”聲喧鬨成一片。

更多的貓湧進屋,哪怕我被四舅奶奶死死的護住,還是覺得身上手上被貓撓得刺剌剌的生疼。

我抱著頭伸手往茶幾上摸索,我記得茶幾上有個果盤,那個果盤也許能像四舅奶奶的鞋底子一樣抵禦一陣子。

手剛伸出去,手背就傳來尖銳的刺痛,我胡亂一抓,抓到一個涼冰冰的東西,拿起來一看,才發現竟是一把水果刀。

我頓時喜出望外。

將水果刀拿在手中,我站起身,死命的揮舞著,如同殺神附體,刺向那些撲向四舅奶奶和我的貓。

一時間貓毛飛揚,貓血四濺。

我想我那一刻的樣子一定比衛生間裡的宗寶還恐怖,完全殺紅了眼,耳朵裡什麼也聽不見,隻看得到那些潮水一樣撲上來的貓,心裡隻有一個念頭,殺死它們!

那些貓開始後退,我隻覺得自己眼前一片血紅,握緊水果刀往前跨了一步。

欺負了我就想跑?冇那麼容易!

“囡囡,回來,這事兒有因果的,打退它們就行,不要趕儘殺絕!”

就在我和貓群對峙的時候,門鎖傳來轉動聲,“吱呀”一聲門開了,我爸灰頭土臉的進來,手裡抱著一個匣子,正是四舅奶奶一直放在床頭的那隻。

衛生間裡的宗寶突然發出淒厲拉長的尖叫聲,貓群不再往後退,躍躍欲試的想要再次撲上來,眼睛忌憚的盯著我手裡的水果刀,森森冒著綠油油的光。

四舅奶奶迅速從我爸手裡接過匣子,從裡頭取出一跟紅繩,向著貓群一揚,紅繩閃著金光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貓群發出孩童般的嗚咽聲全部退到視窗。

紅繩落地,我看了一眼,紅繩兩頭和正中繫著三枚銅錢,金光正是從那三枚銅錢上發出來的。

四舅奶奶接著又從匣子裡取出一把由五枚銅錢串成的短劍,握在手裡卻驀地一愣,皺眉看了一眼銅錢劍,隨即又平靜的回頭,舉起劍指著衛生間裡的宗寶開口:

“孽畜,你真的想要你的這麼多同類陪著你一起死嗎?念你修得如今的道行也不容易,仇怨都是前世今生註定的因果,我今天不傷你,趕緊滾!”

“嗬嗬!”

宗寶冷笑,喉嚨裡發出的竟是清脆的女聲,“你以為,就憑著你和一條鱗都冇長的龍就能傷得了我嗎?不要跟我說什麼前世因,今天的仇怨,我白若素討定了!”

白若素?這貓妖的名字倒是挺好聽的。

我扭頭看向四舅奶奶手裡握著的銅錢劍,那把劍竟有這麼大的來頭?

冇長鱗的龍?

難怪四舅奶奶收得那麼好,連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想著,我又好奇的多看了那把劍幾眼。

“喵嗚!喵嗚!”

幾聲若有若無的嬌嫩貓叫聲隱隱不知從哪裡傳來,宗寶的臉色突然變得焦灼,警惕的看了我幾眼,身子往後挪了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