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28章 住下

-“胡靈,我們先回酒店,如果他還在附近,琛一定會找到他的,你現在需要去洗個澡換件衣服,好不好?”棺小慧耐心的勸著我。

江州市是一座沿江的城市,冬天雖然冇有下雪,卻極濕冷,我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說不清是因為凍的,還是因為激動。

我像個撒潑的孩子一般,賴在地上不肯起來,棺小慧強行將我從地上拉起來,望著我的眼睛說:“胡靈,你現在必須回酒店洗澡換衣服,你不是說顧西文的情況很糟嗎?如果你生病了,你還怎麼幫他?”

腦海裡再次浮現顧西文狼狽的樣子,和蛇一樣在地上匍匐著爬走時的身影。

我哆嗦著,痛苦的閉上眼睛,希望那些隻是我太過想要找到他而產生的錯覺,可那雙熟悉的桃花眼,那對視了兩秒的充滿恐懼和絕望的眸子,全部都在瘋狂的告訴我,那是真的,我看到的就是顧西文,那個為了我,兩次都差點丟了性命的人生中的第一個朋友。

棺小慧連拖帶拽的將我拉回酒店房間,按進浴缸給我洗了個熱水澡,換了身乾淨衣服。

連著打了十來個噴嚏後,棺琛回來了,一個人。

失望像洪水一樣席捲而來,我些急切的迎了上去,“哥,找到他了嗎?他還不願意見我嗎?”

聲音極大,大到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陌生得不像是從我嘴裡發出來的一般,沙啞,刺耳,且顫抖而帶著隱隱的哭腔。

棺琛望著我搖了搖頭,道:“胡靈,你先冷靜些,現在既然能肯定他在江州市,找到他不過是遲早的事!”

棺小慧望了我一眼,插嘴道:“琛,會不會是胡靈看錯了,那也許並不是顧西文!”

棺琛抿著唇,眼神悲憫的望了我一眼,輕輕搖了搖頭道:“我跟那小子交過手,是他的氣息冇錯,隻不過他現在被魂蟲噬骨,所以看起來跟以前不太一樣,氣息有些雜亂。”

說完,棺琛又接著解釋道:“我順著他的氣息一直追,但那條衚衕的出口是通向沿江大街的,人氣太盛,他的氣息又太淡,所以就跟丟了。”

魂蟲噬骨!

顧西文是在故意躲著我,所以就連棺琛也找不到他!他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是說好了,我們是永遠的朋友嗎?

我跌坐回椅子上,淚水如泉般湧出眼眶,整整一個晚上,我蜷縮在椅子上,將臉埋在膝蓋裡,冇有再說一句話。

顧西文,不管你為什麼要躲著我,我都一定要找到你!

第二天早上,當晨曦的第一縷光透過窗玻璃落在我身上時,我活過來了。

我將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退掉了酒店的房間。

棺琛和棺小慧一臉擔憂的望著我,棺小慧猶豫著問我:“胡靈,你決定不找顧西文了嗎,是不是想回柳橋村了?我們陪你回去!”

“不,我要找他,但既然他刻意躲著我,我就在江州市留下來,慢慢找,我會讓他知道,我不會放棄他的!”我目光堅定的望著棺小慧說。

“可是,你把房間退了,我們住哪兒啊?”棺小慧又問。

“是我,不是我們!”我望著棺小慧的眼睛,誠摯的道:“謝謝你和哥陪我找顧西文,但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他就在江州市,你們就不用再一直陪著我了,你們也還有你們自己的生活,而我,會租個房子,在這裡找份工作,住下來!”

“胡靈,你真的這麼決定了嗎?如果萬一。。。。。。”棺小慧有些不放心的望著我。

“你放心,冇有萬一的,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我知道我有陰陽劫,所以隻會修煉不會隨便多管閒事的!”我安慰棺小慧道:“如果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我會找你們的!”

我對她搖了搖腕上戴著的手鍊,那上麵有她和棺琛的寄生符。

“好!”棺小慧放下心來,拉住我的手臂開玩笑道:“你彆傷心就好,你知道嗎?昨天晚上你都快把我給嚇死了,還以為你會一時衝動跳江呢!”

“我就是想跳也捨不得你們啊!”我笑著說:“走,先陪我去租房子唄?”

江州市的房子很好找,不到半天,我就在沿江大街找到了一間一居室的小公寓,房子雖然有些老舊,卻勝在價格公道,有床有壁櫃,甚至還有一個冰箱和一台液晶電視,廚房裡的炊具油煙機也都一應俱全,拎包就能住下來。

房子在十四樓,陽光通透,推開窗就能看到樓下的沿江大街和不遠處的江景,棺琛也仔細幫我看過,氣場很乾淨,整棟樓都冇有什麼不乾淨的的東西。

當然,我選擇住在這裡並不是為了看江景,而是因為顧西文,棺琛說他最後消失的地方是沿江大街,那麼我就在沿江大街住下來慢慢找他。

棺琛和棺小慧幫我安頓好住處後,又再三叮囑我一定要記得自己二十歲之前的陰陽劫,不要總是同情心氾濫,遇到事一定要叫他們出來。

我笑著讓他們放心,因為從現在開始,我要留著精力找顧西文,他隻有五年的時間,我必須在這五年裡找到墓靈之花,幫他解魂蟲噬骨的痛苦。

棺小慧和棺琛走的第二天,我在沿江大街一家花店找到了工作,花店不大,老闆叫陳潔,是個長得很漂亮的長腿姑娘,二十五六歲的年紀,急性子,又有些大大咧咧,說起話來像開了火的機關槍一樣噠噠噠的響亮而迅速,一看就知道她的執行力很強。

店裡的鮮花都用一個個巨大的水晶花瓶養著,很多已經枯萎了,枝葉冇有修剪,也冇有分門彆類,看起來有些雜亂,地上也到處都是踩碎的葉片和剪斷的枝乾。

我是看到門口掛著的“招聘”兩個大字的牌子後才走進陳潔的花店想試試運氣的。

玻璃門虛掩著,我輕輕敲了敲,陳潔在裡麵嚷了聲:“進來!”

她並冇有抬頭,眼睛一直落在收銀台上的一台電腦螢幕上。

“喜歡什麼花自己挑,我們不負責包裝送貨!”還冇等我開口,陳潔就率先說道。

我到處望瞭望,然後望向她,“請問你們這兒招聘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