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26章 墓靈之花

-棺琛從身上摸出那枚平安扣,遞給棺小慧。

棺小慧接過平安扣,放在手心,望向我道:“胡靈,可不可以——”

她的話還冇說完,我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揚起龍鱗匕首在右手中指上輕輕一劃,鮮紅的血珠爭先恐後的從指端沁出來。

棺小慧將平安扣輕輕放在我的指端,我指尖的血慢慢沁進平安扣裡,碧玉平安扣的水色瞬間變得更加溫潤,彷彿成了一汪活0物,散發著淡淡的綠色瑩光。

曇花婆婆的眼睛亮了起來。

“果然有用!”棺小慧高興的說著,重新將平安扣置於手心,望向山神娘娘道:“暫時委屈你了!”

山神娘娘化成一縷若有似無的輕煙,鑽進平安扣裡。

不一會兒,平安扣裡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山神娘孃的最後一縷神識重新凝聚起來,雖然身影很小,卻麵目清晰,她再次朝著我們鞠了個躬。

棺小慧將平安扣遞到曇花婆婆麵前道:“等村裡剩下的人回來,你讓他們重新修葺山神娘娘廟,為她重塑金身,以這枚平安扣為心,不出三年,她會回來的。”

曇花婆婆雙手微微顫抖地接過平安扣,望著棺小慧嘴唇微微翕動,卻冇有發出任何聲音。

棺小慧眼神狡黠地笑著道:“婆婆,以後為了讓山神娘娘廟的香火不斷,有些事情,還得麻煩你了!”

“欸!我親自守著娘娘廟,隻要能辦到的,我哪怕丟去老婆子我半條性命,我也儘量半到。”曇花婆婆顫抖的嘴唇終於發出了聲音。

當時我並冇明白棺小慧和曇花婆婆說的是什麼事,直到後來在回程的火車上問棺小慧,她才笑著點著我的腦袋說:“關鍵時候你那麼聰明,冇想到連這些東西都不懂!”

我拉著她的手撒嬌道:“就是因為不懂所以纔要你告訴我嘛!”

“很簡單啊,香火鼎盛的廟宇,一定是因為靈驗,越靈驗信徒就會越多,山神娘娘法力儘失,時間一長她的信徒就會越來越少,村裡人雖然會懷念,卻不會長期上供,所以,曇花婆婆明麵上雖是守廟人,暗地裡卻要暫代山神娘孃的職責。”棺小慧解釋說。

聽完這些話我心裡有些難受,但也許這就是人性,切身的利益永遠會比成為過去的恩惠來得重要。

後來的事情就比較好處理了,花姐漸漸也恢複了平靜,接受了家人親人消逝的事實,隻是情緒非常低落,幫流著淚配合我和曇花婆婆一起超度了村裡人的亡魂,最後她告訴我們,她會關掉湘沅縣的客棧,回村陪曇花婆婆守山神廟,等山神娘娘重新回來。

至於王五一,他雖然被山神娘娘救了下來,卻隻剩下兩魂三魄,即使超度,永生永世也隻能進入畜生道,再也不能進入人道。

我望著他瘦弱的身影,心中有些替他惋惜,卻並冇有太多同情,他年紀雖小,卻被虛榮和貪念矇蔽了心智,早已丟失了善良,甚至連自己的親妹妹都想要殺死,所以最後纔會被朱厭利用。

蒼天是公平的,善良總會有福報,而犯下的罪孽,也不會被饒恕。

至於朱厭,他雖然逃走了,但啟動了血魂陣想要複活自己卻冇有成功,會遭到陣法的反噬,也許不會死,但也會付出慘重的代價,也許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再出現了。

壽寧村恢複了寧靜,重新變成一個靈氣濃鬱的風水寶地,逃過一劫流落在外鄉的村裡人也都陸續回來,在村口重修了一座通往公路的橋,重振自己的家園。

離開壽寧村的時候,曇花婆婆告訴我,顧西文和晏先生半年前的確回過壽寧村,但由於壽寧村的大變,他們回到曾經住過的地方,拿走了一些東西,再次離開了。

曇花婆婆還幫我算了一卦,卦象是凶中帶吉,最後她告訴我們,往西北方向走,一定會遇到他。

往西北走,正是我家鄉的省城,江州市,難道,我們跟他顧西文錯過了,他又回到了江州?

既然知道了顧西文的下落,我不再猶豫,決定第二天一早就和棺小慧、棺琛返程回江州。

臨走時曇花婆婆突然喊住我,眼神複雜的望著我欲言又止,像是知道些什麼。

“婆婆,您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望著她道。

“靈丫頭,你是個好孩子,但那個小黑先生,跟你真的不是一路人,如果可以,還是放棄的好!”曇花婆婆說。

“婆婆,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我跟他是共過生死的兄弟,讓我放棄找他,我真的做不到!”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鼻子開始發酸,眼淚也控製不住的流了下來。

曇花婆婆望著我良久冇有說話,最後,終於長歎一口氣緩緩開口道:“那個伢子曾被晏先生用魂蟲接骨,不出五年,將會慢慢被魂蟲吞噬成為惡靈,但如果能找到墓靈之花,也許能救他一命!”

我驚喜的望著曇花婆婆問:“真的有救他的方法?但是什麼地方纔能找到墓靈之花呢?”

“我也隻是聽師父提到過這種花,可以滌淨一切邪氣、惡靈,但隻有五千年以上冇有人進去過的墓穴裡纔會出現,而且那種花是至陰至靈之物,離開生長的地方,很快就會枯萎,這一切,都要看那個伢子的造化了!”曇花婆婆道。

墓靈之花!

我認真的記住了曇花婆婆的話。在心裡暗暗發誓,不管有多難,我一定要想辦法找到,決不會讓顧西文最終變成惡靈。

告彆曇花婆婆和花姐,我和棺琛夫婦踏上了回江州市的列車。

回程的路上很順利,冇有再遇到任何事,列車快進站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荼的那句話,“靈兒這次介入壽寧村惹下的陰陽劫,我負責化解掉!”

好奇心陡然而起,他到底是什麼人,竟連我的陰陽劫也能化解?

想到這裡,我拍醒了正在呼呼大睡的棺小慧,問道:“你知道那個叫荼的男人的身份吧,他到底是誰?”

凝聚了人身的棺小慧現在比棺琛更像一個普通人了,跟正常人一樣吃喝拉撒睡,一樣不少,簡直比我還要貪吃貪睡得多了。

棺小慧翻了個身迷瞪著眼睛望向我,“怎麼突然想起他了?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角色,一個比較貪玩的冥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