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天煞靈女 >   第107章 鬼母廟

-我冷冷的望著他,理智已經回來,我確認了我是胡靈,並不是什麼李玥玥,我現在應該在壽寧村找我的朋友顧西文,那個黑先生顧西文,卻不知怎麼,到了這個詭異的世界裡。

可到底怎麼才能這裡出去呢?

胸口再次傳來灼熱的感覺,甚至有些刺痛。

痛?我的心裡突然像是閃過一道光,我的血!我的血一定可以讓我離開這裡,棺小慧能用我的血聚靈,還有袁小丹,棺琛好像說過,我的血有強大的力量。

自救也一定可以!

我將中指送到唇邊,望著對麵的男人勾起唇角微微一笑,男人的臉色瞬間大變。

張開嘴,我對著自己的中指狠狠咬了下去,耳邊,彷彿傳來一聲低微的歎息,帶著喜悅和放下心來的聲音。

我知道,我猜對了!

隨著嘴裡一陣腥甜,我指端的血湧了出來,天上突然想起一個炸雷,四周瞬間變得一片黑暗,伴隨著炸雷聲,天邊閃過一道猩紅的閃電。

猩紅的電光中,我看到我的“未婚夫”臉上滿是猙獰的刀疤,陰鷙的眸子裡閃著仇恨和殺意。

另一張熟悉的臉,腦海裡快速閃過另一個畫麵,幾千年前,一個一身銀衫的少女,用一把匕首,一刀刀劃開了他原本俊秀卻陰沉的臉。

身後的木門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緩緩打開,我來不及細想腦海裡的畫麵,閃走了身進去。

我隻覺得身子猛的一輕,好像一片樹葉,被狂風捲起,飄在空中,打著璿兒,辨不清方向,但很快,我就覺得自己的身子像是被人猛的一拉,向下沉去。

四周依舊一片漆黑,我胸前的墨玉越發炙熱起來,炙熱的溫度瞬間傳遍四肢百骸,我睜開眼睛,看到天上懸著一輪又大又圓的月亮,長著朦朧的毛邊。

我發現自己躺在一座破舊廟宇前的空坪上,廟宇的門微微敞開,黑黢黢望不見裡麵的情形,彷彿巨獸微張的嘴。

猛然想起,我追王五一到這裡,還曾走進去過,裡麵供奉著九子鬼母像,傳說中的萬鬼之母,每日能產九鬼,能產天下萬鬼的冥界暗黑之神。

李玥玥,顧西文,李宗寶,萬紅,林小慧,陳琛,爸爸,媽媽,還有趙凡,正好九人。

看來從我踏進鬼母廟的那一刻,就已經成為了鬼母孕育惡靈的養分之一,如果不是那個黑衣人將我引出來,我已經被惡靈吞噬,或者是變成一個惡靈。

難怪他告訴我一切都是虛妄。

想通這些,更多的疑惑卻湧入腦海,鬼母明明是女人,那麼,那個讓我眼熟的“未婚夫”又是誰呢?很顯然,他纔是主導這一切的人。

那裡到底是存在於壽寧村的另一個空間,還是僅僅存在於我腦海中幻化出來的另一個世界?黑衣人既然能進入那個空間提醒我,卻又為什麼不能直接帶我走出來,而且言語隱晦,隻告訴我一切皆是虛妄?而且,很顯然,另外八個靈魂肯定不是真的顧西文他們,那麼,他們又是誰的魂魄?

這一切都是像濃濃的迷霧一樣在我腦海中升騰。

我動了動手腳,還好,能動,隻是渾身僵硬痠痛不已,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發現纔過去三個小時,心下不由得一鬆,終於算是逃出了那個詭異的世界。

掙紮著剛剛站起身,廟宇裡竟開始再次緩緩亮起了詭異的微光。

我心頭一震,剛想上前再次進去看個究竟,手腕卻猛的被人抓住,身子騰空而且,耳邊也傳來呼呼的風聲,那座詭異的廟宇瞬間離我很遠,隻能稍稍看見一個輪廓。

“胡靈,是我!”我掙紮著想要甩開手腕的鉗製,耳邊傳來熟悉清冷的男聲。

棺琛!

我不再掙紮,任由他帶著我離開那個詭異的地方,直到朦朧的月光下再次出現一片廢墟,他才緩緩落地,鬆開我的手腕。

“王五一還冇找到!”

站定後,我背脊僵直的說完這句話,鼻子猛然一酸,一股莫名的委屈突然湧上心頭,眼淚大顆大顆的順著臉頰滑落。

當時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委屈什麼,明明是我自己倔強的一定要逃離他獨自進去找王五一,明明是我自己對他說了狠話,他卻依舊不計較的來找我,帶我遠離危險。

直到過了很久以後,棺琛和棺小慧不再跟在我身邊像親人一樣護著我,我才恍然懂得,那是對親人的一種依賴,一種撒嬌的方式吧。

雖然吵架時對他說了那麼絕情的話,但我打心眼裡,從他和棺小慧決定陪我遠赴湘西的那一刻,我已經將他們當成了和四舅奶奶一樣可以依賴和信任的親人。

那時候,我的世界,幾乎隻剩下了他們。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讓我不曾再像那一刻依賴他和棺小慧那樣依賴和信任任何人,直到很多年以後,遇到了另一個人,一個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棺琛眸光冷冷的望著我,良久,他從身上掏出一方手帕,遞給我,聲音裡帶著少有的溫和,“你放心,王五一不會有事的,暫時應該冇有危險,我在他身上留了東西,雖然目前找不到他,但隻要他遇到危險,我一定很快就能找到他,任他自己離開,我隻是想儘快找到這個村的秘密!”

第一次,他對自己的行為耐心的解釋了那麼多。

我瞪大眼睛望著他,吸著鼻子問道:“原來你是故意的?你怎麼不早說?”

“我怕你不同意,但你放心,我跟你一樣不會讓他出事的。”

棺琛說這話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縷心虛,當時我以為我看錯了,因為在我的心裡,依棺琛的能力,既然敢讓王五一單獨離開,就一定有把握讓他冇有任何危險。

但不久之後,我才知道我並冇有看錯,棺琛讓王五一的單獨離開,和我一時衝動的任性,雖然冇有造成很嚴重的後果,卻將我和他捲進了壽寧村的旋渦裡去,同時也在我的人生裡樹下了一個強敵,糾纏了很多年。

我對王五一的事安下心來,很快我又抬起頭望著他道:“剛剛那個廟,很不對勁,我有些不太確定我是不是進去過,好像進入了一個奇怪的幻境。”

接著,我將進入那個鬼母廟後發生一切告訴了棺琛。

他靜靜聽著,眼睛望著鬼母廟的方向,良久,才轉過臉望向我問:“你知道我為什麼一找到你就迅速帶你離開那裡嗎?”

我這才反應過來,以棺琛的道行,應該不會害怕區區一個鬼母廟的,明明他寧願用王五一做餌也要查清這個村的秘密,為什麼對那個鬼母廟卻絲毫不好奇,甚至避之唯恐不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