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小說 >  蘇瑜宣祈 >   第2582章

-昭姐兒抬頭看見瀚哥兒,他就站在之前她和蝶依站的位置上。

“你快回來,不然我告訴父……親去。”

“你就知道告狀,哼,我過來這裡阿孃是知道的,不然你問蝶依姑姑!”

看見蝶依點頭,瀚哥兒纔不再多言,他自己也縱身跳了過去。

這波操作看得沈宴知眼睛都直了,他實在冇想到這個少年小小年紀,竟有這麼好的武功。

瀚哥兒看著三人站著,一人跪著,然後對著沈宴知說:“我妹妹說你還是個舉人,你如今有功名在身,什麼人能讓你下跪?”

沈宴知冷得發白的臉被羞得有些發燙,也不是因為適才吃了熱水的緣故。

“都是我大伯母,昨晚我們回來後她為給汀堂姐報仇,故意罰我哥哥跪在祠堂外麵,都跪了一整夜了。”沈宴姝看著瀚哥兒,現在想起昨夜他踢了沈宴汀一腳,現在還覺得過癮。

“你大伯母這麼厲害啊!”瀚哥兒嘴裡誇著,臉上卻是一副不以為然,“你哥哥都是舉人了還被她欺負,你們怎麼不欺負回去?”

沈宴姝看了一眼二太太,然後又看了一眼沈宴知,然後不開口說話了。

而此時祠堂外響起紛踏而至的腳步聲,二太太緊張得緊緊的拽著手裡的帕子,往前走了兩步,將這些孩子們都護在身後。果然,她看到大房太太烏青著眼簾搭著黃嬤嬤的手背氣勢洶洶而來。

大房太太一見祠堂院裡憑空多出這麼多人,然後抬眼望瞭望隔壁宅子的閣樓。錢府如今是什麼狀況,做為人鄰居她心裡是有數的,想著定是錢府活不下去,將宅子轉賣他人了。隻是這些人也不打聽打聽她沈家在王家鎮的地位,就敢挑釁沈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碰巧隨行而來的有個女使昨夜在打鬥現場,一眼就認出昭姐兒來,指著昭姐兒驚叫道:“大太太,就是她,就是她跟著姝姑娘一起打的我們汀姑娘,還有他,就是他一腳把汀姑孃的鼻梁骨踢斷了的。”

大太太聞身,再看過來的眼神就像染了霜雪的冷劍,“好哇,沈宴知兄妹怎麼也不肯說出你們的下落,冇想到你們竟然送上門來了,這下好啦,省得我再去尋人。”

聽著大太太咬牙切齒的聲音,二太太伸手擋了擋,“大嫂,你已經罰宴知在這裡跪了整夜了,孩子們有再大的錯宴知一個人也能受夠了,你不能再傷害其他人。”

“傷害?你知道什麼是傷害嗎?”大太太捂著胸口痛心疾首,“我的汀姐兒還在床上躺著動彈不得,有可能一輩子都破相了,可你們個個都好好的,憑什麼?”

說完,目光凶狠的盯向瀚哥兒,“你是用哪條腳踢的我的汀姐兒,報出來,我要讓人把你的腿打斷,給汀姐兒報仇。”

“大嫂,這些孩子都是衝著我們二房來的,你要是想出氣,就衝我來,不準你傷害他們。”

二太太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但瀚哥兒卻並不受用,而是一針見血的言道:“明明你自己什麼也護不住,為何要逞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