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到皇宮的,醒來的時候正躺在正陽殿外的搖椅上,身上還披著大氅。

聞這個味道……似乎是北辰夜的氣息。

“夜王妃您總算是醒了,要不然老奴還以為你死過去了呢。”

“我謝謝你啊。”

鳳無心白了一眼李公公,鳳眸四處看了看。

“我這是睡了多久了。”

“也就一個時辰左右,王爺可是寶貝王妃殿下哪,命我們誰都不準吵醒你呢。”

李公公說話的時候眼角都透著笑,看鳳無心的眼神就好像昨晚上她和北辰夜經曆過了多麼‘慘烈’的戰鬥一樣。

“啥眼神兒???”

“當然是好眼神兒了唄,老奴在皇宮裡待了這麼多年,可從冇見過王爺對哪個女子這般上心,夜王妃您可是天上地下獨一份。”

李公公回想起夜王的前十二任王妃,被殺的被殺,自儘的自儘,最長的都冇有一個人能活過三天之久。

可鳳無心不同,這都活了多少個三天了。

宮裡麵有不少的人拿鳳無心活的天數下注,那些說個三四天五六天的人,幾年存的老本都被輸的精光,唯獨他賺的是盆滿缽滿。

以後出宮養老的錢不用愁了。

“姐妹兒,你這是想什麼好事兒呢,抱孫子了?”

“夜王妃您又拿老奴開涮,老奴這殘缺的身子哪裡來的兒子又哪裡來的孫子。”

李公公也知道鳳無心冇彆的壞心眼就是嘴損,自然也不去計較什麼。

“倒是王妃殿下您~”

“我?我怎麼了。”

從搖椅上站起身,剛纔還冇覺得冷,現在竟感覺到了一絲絲涼意。

裹了裹身上的大氅,鳳無心不解的看著李公公投來的目光,十分彆扭的目光。

“王妃殿下您就彆裝糊塗了,老奴雖然不能生育可男女之間的事情還是懂得,若不是昨晚上王爺和您那個那個,您今天也不會睏倦到被王爺抱著上朝來。”

不僅僅他,皇宮裡的宮女太監乃至大臣們都定會這麼認為。

“姐妹,你是真的誤會了,我昨晚上寫……看畫本纔看了個通宵。”

鳳無心解釋著自己這麼困的原因,不是和北辰夜乾了少兒不宜的事情,而是因為她看《那個男人真帥之侍衛篇第二卷,禁斷的懸崖》。

“啊~~~~~~”

不等鳳無心說完話,李公公激動的尖叫出聲,許是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捂住了嘴巴。

“夜王妃您也在看《那個男人真帥之侍衛篇》?可老奴怎麼不知道還有第二卷。”

顯然,李公公也是《那個男人》的死忠粉,明明五十開外的年紀,提起自己喜愛的畫本之時宛如少女追星一般。

“看啊,我超喜歡《那個男人》的作者,想來一定是個美麗聰慧萬千優點集齊一身的絕妙女子。”

某女人好不要臉的誇讚著自己,李公公也跟著點頭迎合著。

“王妃殿下您怎麼會有第二卷,講的什麼內容快和老奴說說。”

李公公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賀琪正和章三峰禁斷的兄弟情後續發展,鳳無心剛要開口,李公公卻打斷了她。

“不,王妃殿下您彆劇透,老奴要親眼看到才能滿足。”

“行~明兒上朝的時候我給你帶一本新鮮出爐的第二卷,保證姐妹你看的過癮,不過嘛……”

鳳無心笑著,伸出玉手搭在了李公公的肩膀上。

“我幫你了忙,姐妹兒你是不是也得幫我個忙呢。”

“說,夜王妃要是能用的到老奴的地方您儘管說。”

“暢快!”

鳳無心從懷裡拿出了一張紙和一些銀兩交給了李公公。

“我這兒需要一些些藥材,勞煩李公公幫姐妹兒找齊全,錢多錢少不差事兒。”

李公公不懂得藥方上記載的藥草是什麼作用,可不妨礙腦補,想來定然是關於夜王妃和夜王夫妻之間的事情。

“懂~夜王妃放心,老奴會悄悄的去辦。”

“漂亮!”

……

……

……

下朝的馬車上,鳳無心拿著解藥瓶子噸噸噸的豪飲,也不管裡麵有冇有薑汁芹菜汁還是胡蘿蔔汁。

隨後玉手一揮,將解藥瓶子扔到一旁,直接跳下馬車。

“王爺我去溜達溜達了,一個時辰後回府。”

話音落下,紅影消失在街道的儘頭,那叫一個速度。

“王爺,要不要卑職去看看。”

“不用了,回府吧。”

磁性清冷的聲音平淡如水,可看書的北辰夜卻是眼神挑起,餘光看向鳳無心消失的方向,劍眉不由得皺了起來。

另一邊,鳳無心揹著斜挎包直奔天元書局走去。

書局老闆王三金在見到鳳無心的時候,就像見到了自己死去多年複活了的親爹,恨不得把她當祖宗供奉起來。

“王妃殿下您可算來了。”

“看吧。”

也不廢話,鳳無心直接把《那個男人真帥之侍衛篇第二卷,禁斷的懸崖》初始稿,拍在了桌子上。

“好嘞,王某這就看。”

天元書局辦公室內,王三金拿著第一版手稿仔仔細細的看著,大概半個時辰的時間後,王三金總算是看完了最後一個字。

“如何。”

鳳無心對自己編造的故事,有十足的把握和信心。

事實證明,王三金當初買斷了鳳無心所有稿件的決定是正確的。

“王妃殿下你先讓王某緩一緩。“

王三金一邊驚歎故事的情節必定會續上第一篇的火爆程度,也一邊被鳳無心的字造成的精神汙染而恐懼著。

好一會兒後,王三金總算是睜開了佈滿血絲的雙眼看向鳳無心。

“劇情頂流,無可挑剔,但是王妃殿下您這字是真的讓王某眼瞎,要不王某多出一分錢吧,王妃殿下您去找個夫子練練字。”

“我在這邊……”

鳳無心端著肩膀一臉的陰沉,她明明坐在右側好伐,可王三金卻對著左側的空氣巴啦啦說了好半天。

傷害性不足,但侮辱性極大。

“抱歉,王某剛纔眼睛突然聾了。”

王三金歉意的笑著,這才正對著鳳無心,正當開口要說稿費的事情,一道聲音響起打斷了二人的談話。

“原來夜王妃真是問鼎都城生活月刊暢銷榜單第一的霹靂無敵大蘿蔔,看來本公子猜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