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無心說著自己的擔憂。

做了那個讓人心煩氣躁的夢後,她便去找李落霞算了一卦。

結果卦象上和自己的擔憂相差無二。

也就是說,渡風遲早會踏足七國大陸,會來到幸福來來村。

“坐以待斃不是我的性格,將種子扼殺在萌芽之中防患於未然纔是重中之重。”

“所以,夫人打算怎麼做?”

說話的時候,北辰夜抬起手,大手輕輕地摩挲著鳳無心的臉頰。

手掌心的溫柔從鳳無心的肌膚傳到心裡,撩撥的她心直癢癢。

“彆鬨,說正經事情呢。”

“夫人說,為夫聽著。”

摸不過癮,直接改為抱著。

下一秒,鳳無心已經被北辰夜抱在懷中,一個又一個吻印在臉上身上,癢的鳳無心笑出聲來。

“彆鬨彆鬨,你聽我說嘛。”

“為夫聽。”

僅僅三個字,聲音沙啞的不像樣子,濃烈的火焰在北辰夜眼中燃燒著。

“……你這像聽的樣子麼?”

還不等鳳無心說完話,便被北辰夜的吻蓋住了唇角。

“北辰夜!!!”

“為夫在。”

翌日,大清早。

北辰夜輕輕地吻著鳳無心道彆後,與李漁安等人去西城繼續運送金銀珠寶。

不久之後白墨仙也起了床,照看北辰熠北辰安和北辰善兒吃完早飯後,四人一起去書堂上學。

至於鳳無心……睡到中午方纔起床。

“麻蛋!”

老夫老妻這麼多年,怎麼還和一個吃不夠的野狼似的。

腰疼!!!

又在床上咕湧了好一會兒後,鳳無心放才起床穿衣洗漱。

“無心姐,這麼多金銀財寶咱們什麼時候才能花完?”

看著一車一車運送到寶庫的金子銀子珠寶以及叫不上來名字的值錢物件,龍嫣然不由得感歎著。

“幸好發現了寶藏,嫣然,你去把穆陽和白二爺找來。”

“找他倆乾啥?”

縱然不解,龍嫣然還是把乾活的穆陽和教書的白二爺找來了。

“有啥事兒麼?”

穆陽從妻子蕭靜兒手中接過卷帕擦拭著臉上的汗珠。

這纔多久的時間,挺白淨的一個小夥砸黑了一個色。

白二爺也是不解,看著鳳無心等待著下文。

“叫你們兩個來當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了。”

指了指身後寶庫裡麵的金銀珠寶。

“你們穆家擅長秘術,白家又有著希靈帝國先進的匠人技術,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

“?”

“?”

鳳無心臉上的笑容笑的兩個人背後陰森森的冒著冷氣。

在聽到鳳無心所描繪的天馬行空的想法之時,兩個人臉上均是表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以及世界上當真會有這種武器的質疑。

“你們兩個隻要告訴我,能不能追做出來圖紙上的東西就行。”

一個是秘術家族,一個是技術家族,二者強強聯合,再加上她腦子裡的二十一世紀先進知識。

“隻要圖紙得當,我可以試一試。”

白二爺點著頭,穆陽思索了片刻之後,也點了點頭應答著。

“可行,圖紙什麼時候給?”

“兩天之後。”

鳳無心要製作的武器便是二十一世紀的熱武器。

熱武器曾經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比如渡風那個王八蛋製造出來的炸藥。

除了炸藥之外,她還要製作出槍械。

當然了,那些一投一個冇的蘑菇雲礙於提煉的技術問題無法實現,若不然早就把渡風那丫的轟平了。

昨晚上要和北辰夜說的也是這件事情,結果……

說完自己的計劃後,鳳無心回到了小院,拿起紙筆尺子等工具開始在紙張上畫下機密的零件圖。

她前世是做殺手的,對槍再熟悉不過了。

無論自動半自動,還是殺人於百米之外的狙,皆手到擒來。

整整一下午的時間,鳳無心都在潛心畫著圖紙。

“不好了,出大事兒了!!!”

門外響起龍嫣然得聲音。

一道身影風風火火的闖入小院。

“無心姐你快去看看,大事兒不好了,陌肖晨要殺了李落霞,李落霞不讓陌肖晨殺,可陌肖晨就要殺了李落霞就在後麵追,李落霞不讓陌肖晨殺就在前麵跑……”

“打住,你先喘口氣。”

鳳無心大概聽出了龍嫣然要表達的意思。

“他們人呢?”

“廣場那。”

幸福來來村的廣場上。

陌肖晨提著劍追著李落霞跑,一邊跑……某個部位的傷口崩裂開來一邊呲著血花。

“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