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來來村,你真以為自己演技無敵了?”

鳳無心擦掉嘴角的‘血跡’。

站在身後的龍嫣然雙手端著肩膀,目光上上下下看著半死的女人。

“打從你第一天來的時候我就瞧著你不對勁,冇想到你還真是個賊人。”

當日馮小伶和師父餘露踏入幸福來來村的時候,她就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便將心中的疑問與無心姐說了一番。

哼!

還真叫她猜對了,介娘們不是個好人。

“不可能,我的偽裝完美至極。”

馮小伶不相信自己會被一個看起來傻嗬嗬的女人拆穿。

“菇涼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拍了拍手,鳳無心一步步走到馮小伶麵前。

“知道我為嘛懷疑你麼?”

馮小伶冇有說話,等待著鳳無心的答案。

“因為你看了我的字冇有任何反應,這樣的人要麼是心性單純之人,要麼就是目的不純之人,顯然你是後者。”

“牛人啊!”

李漁安朝著馮小伶身處大拇指,不僅如此,更是贏得了幸福來來村大多數男女老少們的讚賞目光。

天知道鳳無心的字有多麼的惡劣,告示牌上明明白白的寫著呢。

能看了鳳無心的字,麵色巋然不動,冇有表現出任何生理以及心理上的不是,這女人不是一般的牛皮啊!

“你啥意思?”

鳳無心回頭看了一眼李漁安。

嫌棄她寫字難看?

“冇啥意思,字麵上的意思。”

被鳳無心一個眼神殺的後退幾步,李漁安躲在了自家媳婦兒身後。

還能啥意思。

就說你寫字難看唄。

“噗……”

又是一口鮮血噴湧而出,馮小伶緊握著雙拳滿眼不甘心。

“怎麼可能,怎麼會!!”

“她怎麼辦?”

章三峰指著吐血不值得馮小伶。

“扔出幸福來來村。”

鳳無心不想讓馮小伶臟了幸福來來村的土地,讓章三峰直接將人帶出去。

被北辰夜打了一掌,就算是命大不死也活不長久了。

“是。”

“等等,一起去,正好今兒輪到我倒垃圾了。”

霍岩修也跟著章三峰一起,一個人拎著馮小伶的衣領子將人拖出村外,一個推著裝滿垃圾的車子,二人有說有笑聊著剛纔裝死時候的演技問題。

為了確保幸福來來村的乾淨整潔,每兩天都會有專人來幸福來來村清理垃圾。

隻需要村裡的人用推車將垃圾推出村口即可。

“章三峰,處理完了麼?”

“快好了。”

剩下半條性命的馮小伶看著章三峰眼中的殺意,心沉到了穀底。

“你要做什麼。”

“殺了你唄,這話讓你問的,難不成我還要娶了你?”

冷笑著,不再給馮小伶開口的機會,章三峰掐住她的脖子將其捏斷,直接將人送去了地獄。

“來了!”

扛著馮小伶的屍體,章三峰一用力,將人扔到了承裝垃圾的牛車上。

拉車的大爺瞧了一眼屍體,隨口問了一句咋回事兒。

“哦~來村子裡搗亂的,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勞煩大爺了。”

說著,便從衣襟裡拿出了一錠銀元寶交到了大爺的手中。

“來幸福來來村搗亂,不想活了?”

想來大爺也是見過世麵的人,看到屍體的時候並未表露出害怕的表情,反之和看死貓死狗一樣。

三人聊了會兒後,收垃圾的大爺架著牛車離開了。

“老霍,有啥感想冇?”

“什麼感想?”

霍岩修看了一眼章三峰,平日裡二了吧唧的人賣什麼神秘。

“當然是馮小伶的事情了唄,這種事情以後隻會多不會少,到時候就不是一兩具屍體那麼簡單的花麵了。”

章三峰意在告訴霍岩修,身為北辰國大理寺少卿向來都是秉公執法。

可那一套在幸福來來村毛用都冇有,所以不要用官場上對錯的標準來評判發生在幸福來來村的事情。

霍岩修笑著,抬起手拍在章三峰肩膀上。

“我早就不是大理寺少卿了,何況幸福來來村什麼樣子我早已經清楚在心。”

陪著媳婦兒來到村子定居那一天開始,幫親不幫理五個大字便刻印在了腦子裡。

“那就好,不過……你特麼的洗手了,”

看著倒垃圾的霍岩修拍在自己肩膀上的狗爪子,章三峰嫌棄的向後退一步。

是夜,幸福來來村的廣場上。

篝火堆旁,人們捧著飯碗,認真的聽餘露講著過去的故事。

原來,餘露的徒弟確實叫馮小伶,可此馮小伶非彼馮小伶。

從東林候手中逃出來確有其事,隻是……

真正的馮小伶被那個惡毒的女人殺了,並脅迫她前往幸福來來村。

她三番五次想要告訴鳳無心假馮小伶的身份,奈何身中劇毒。

如今解了毒的餘露眼睛能看得見,也能說出話來,臉上的淚水如斷了線的珍珠一樣落下,可是把白鹿君可心疼壞了。

“彆哭了,以後就留在幸福來來村。”

“白先生……”

餘露在幸福醫館的那幾日,雖然看不見也說不出話來,卻能感受得到白鹿君擔憂著自己。

一句怯生生的白先生叫的白鹿君老臉一紅,就算是夜晚,那張老臉也紅的跟喝了假酒似的。

“你們瞧瞧,咱們白先生的臉是不是紅透了。”

不知何時蹲在白鹿君身後的章三峰探出頭,話語間竟是調侃。

“滾你大爺的~”

白鹿君起身一腳揣在章三峰的腚上。

眾人都看得出白鹿君的心思,但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輪不到他們來過問,順其自然就好。

深夜,小院房間裡。

躺在床上的鳳無心睡不著覺,和鐵板烤魷魚一樣翻來覆去的翻著身。

“夫人有什麼煩心事情麼,說給為夫聽聽,或許為夫能為夫人解答一二。”

“相公。”

鳳無心直接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同時也拉著北辰夜坐起身來。

“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何事。”

“那天我不是做了個夢麼,夢裡夢到連接著天啟城和希靈帝國的生死淵被渡風內王八打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