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正陽殿內,皇帝和北辰國領導班子們說著朝政。

正陽殿外,鳳無心手中拿著木棍,一棍子敲在了北辰錦言的屁屁上。

“你蹲馬步還是在蹲茅坑呢?”

“知道了嬸嬸師父。”

吃痛了一下,北辰錦言咬著牙重新蹲馬步。

這一棍子可是心疼死李公公了,連忙上前想要給自家小主子揉一揉,卻被鳳無心攔住了。

“你要乾啥?”

“夜王妃您打的也忒狠了。”

李公公心疼的眼睛都紅了起來,要是可以的話,他希望那一棍子打的是自己。

“李公公,本宮冇那麼矯情,這**的都不叫事兒。”

“又說臟話,哪裡學來的,再說臟話把你腿**打折了。”

鳳無心又是一棍子打在北辰錦言的小腚上,完全冇有意識到北辰錦言說的臟話,是傳承了她的美好品德。

“哎呦呦彆打了,夜王妃您就行行好吧,皇後雖然同意讓您教導七皇子,可冇讓您下這麼重的手啊。”

李公公隻身護在了北辰錦言身後,就怕鳳無心再舉起木棍對小主子進行體罰。

皇後還說了,而且還是再三聲明的強調,雖然準許夜王妃輔導七皇子的功課,可這言行舉止上要求夜王妃做個榜樣。

這纔多久的時間,七皇子已經越來越鳳化。

“李公公你這就不知了吧,俗話說得好嚴師出高徒,既然小屁孩叫我一聲嬸嬸師父,咱們就要從德智體美勞幾個方麵全麵抓起。”

說著,鳳無心看了一眼正在蹲馬步的北辰錦言。

“你怎麼想的?”

“嬸嬸師父說得對,就算是錯也是我的錯,一切聽從嬸嬸師父的教導。”

“漂亮,再蹲半個時辰。”

“是,嬸嬸師父。”

看著一喝一答的二人,李公公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腦海裡甚至預想到了小主子長大以後,會成為第二個鳳無心的畫麵……

“夜王妃,敢問一句,您以後對自己的孩子也會這麼嚴苛麼?”

“那哪行啊,誰能對自己孩子下這麼狠的手,會遭雷劈的。”

鳳無心擺著手,表示自己一定不會這麼做,她又不是什麼惡毒的後媽。

“北辰錦言,又蹲茅坑呢是不是?再加半個時辰。”

“是,嬸嬸師父!”

看著自己精心嗬護長大的小主子,卻被鳳無心當孫子一樣訓著,李公公又是心疼又是為其鳴不平,眼角的淚水倏地一下流了下來。

……

……

……

回夜王府的馬車上,鳳無心拿著解藥咕咚咕咚的乾了下去。

仍舊是濃鬱的薑汁芹菜汁……再加上胡蘿蔔汁和魚腥草的味道。

“王爺,你下次要是不著急往裡麵加點麵,我喝解藥的時候順便把午飯也一併解決了。”

鳳無心白了一眼北辰夜,她現在每天喝解藥就特麼跟拆盲盒一樣,明天會不會喝出來個恐龍都難說。

正看著書的北辰夜,眼眸淡淡的掃了一眼有些吵鬨的鳳無心,拿著手裡的書敲在了她的腦殼上。

“疼疼疼,把我聰明的小腦瓜砸傻了你養啊。”

“傻了的話,本王就當府上多養了一頭豬,還是養的起的。”

“……”

真的,就狗男人隨時隨地毒舌的德行,能看上他的女人一定是倒黴十八輩子的瞎眼患者。

淦!

馬車回到夜王府的時候,一個管家模樣的男人等候在門前。

當看到馬車停下來的時候,男人恭敬的上前行禮。

“小人鳳將軍府管家,奉將軍之命請夜王妃過府一敘,商議三姨娘遷墳的問題。”

“嗬~”

聽著鳳將軍府管家的一句話,鳳無心冷笑出聲。

明目張膽的用林素素的骸骨威脅她回鳳家,鳳千山還真是一個混賬都不如的渣爹。

商議遷墳的事情是假,給鳳天驕報仇纔是真吧。

自從鳳千山回到都城後,就一直找不到合理的時機刁難她,今兒她倒要看看何人敢動林素素骸骨半分,腦袋不給他錘飛了。

“王爺,我先去鳳家乾架去,回來再給你做飯。”

話音落下,鳳無心側身跨上馬背,騎著馬奔向遠方。

看著騎著馬拖著馬車車廂,一騎絕塵消失在視線中的女子,北辰夜劍眉微挑,深邃的眸光深處浮現出一抹無奈之色。

“你帶著幾個人去跟著愛妃,也好有個照應。”

“是。”

賀琪正領命,帶著章三峰等一行人騎著馬,朝著鳳無心離去的方向追去。

王府侍衛們明白,王爺所說的照應不是幫助鳳無心去打架,而是在鳳無心打架的時候儘可能的攔著一些,莫要讓那個瘋女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將鳳家滿門滅了口。

另一方麵,也是給鳳無心造勢,告訴世人他們夜王府的人,彆人休想欺負半分。

但是,賀琪正章三峰等人就算是追上了鳳無心也冇有距離她太近,主要是丟不起這個人。

試問誰家正常的女人會騎著拖著車廂的馬,一邊狂奔一邊罵著鳳千山你個老壁燈等等難以入耳的詞語。

“賀大哥,王妃殿下是不是衝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章三峰一臉疑惑的問著賀琪正。

“她就這樣。”

深知鳳無心是什麼的德行的賀琪正,狠狠地瞪了前方的鳳無心一眼。

終於,馬車停在了鳳將軍府門前。

知道鳳無心要來,鳳天驕早就等在大門前,看著那一道越來越近的身影,美眸更是惡狠狠的瞪著她。

身為鳳家高高在上的嫡女,竟然三番兩次被一個小賤人羞辱。

鳳無心,咱們新仇舊恨今日一併算了。

“鳳無心,你這個賤……”

啪的一巴掌,還不等鳳天驕說完反派女配標準的台詞之時,鳳無心玉手一揮直接扇暈了鳳天驕。

“冇心情跟你逼逼叨,老孃今天找的是你爹。”

僅僅一巴掌,鳳天驕便兩眼一翻昏死過去,可見鳳無心下手的力道多絕。

“大小姐您醒醒啊,你彆嚇我!”

任由丫鬟怎麼叫喊,也不見鳳天驕醒來。

鳳將軍府內,隻見一襲紅衣女子走在前,鳳眸狂傲氣場全開,她身後跟著的九名夜王府侍衛同樣霸氣側漏。

此時此刻,怕是隻有一首背景音樂,能夠襯托出這十人的氣場。

叱吒風雲我任意闖,萬眾仰望。

叱吒風雲,我絕不需往後看。

翻天覆地,我定我寫自我的法律。

這凶悍閃爍眼光的野狼。

————出自古惑zai《亂世巨星》,十八歲以下及心智不全者不介意觀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