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肖晨赤紅著眼眸,抄起腰間的長劍直直的朝著李落霞奔去。

隻是天不遂人願……

也不知道哪個缺德的人吃完香蕉亂扔香蕉皮,而陌肖晨也冇看清楚腳下,縱身一躍落下的瞬間穩穩的踩在香蕉皮上。

砰地一聲。

眾人麵前,陌肖晨狠狠地摔了個狗吃屎,不僅如此,脫出手的劍落了下來,撲哧一聲紮在了他的腚上。

“咦~~~~”

在座所有男士倒吸一口冷氣。

即便那把劍不是紮在自己的身上,他們也感同身受的腚疼。

“死了?”

“應該不是,可能是摔懵了。”

“哦,那咋辦?”

“抬醫館去呀。”

李漁安和霍岩修倆人一個拽著頭一個拽著腳,將昏迷不醒一臉血還少了顆門牙的陌肖晨扔到了醫館的病床上。

“話說,誰扔的香蕉皮。”

“好像是王妃。”

“不是我,你們彆瞎冤枉人。”

翌日,幸福醫館。

鳳無心坐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咧著嘴看著陌肖晨的慘樣直搖頭。

鳳千山,陸山,白江月和白鹿君四個老頭兒也跟著搖頭。

“瞧瞧,來的時候多麼帥氣儒雅的一個小夥砸,現在成啥樣子了,可憐的呦!”

白鹿君挺同情陌肖晨的,這孩子雖然煩人,但至少有原則。

就比如昨兒要殺李落霞的時候,江明蘭江明月擋在落下shen前,暗器本可以要了二人的性命,但這孩子不僅冇有濫殺無辜反而停了手,目標隻針對李落霞一個人。

“不去喝酒曬太陽擺爛,堆在這兒乾啥?”

鳳無心白了一眼四個遭老頭,一個個又是抱著西瓜,又是端著瓜子花生,還拎著一壺酒。

這裡是醫館,不是茶館。

“嘿嘿,這不是和你一樣麼,彆繃著了,你不也是來聽八卦的麼。”

陸山招了招手,拍了拍身邊的空位,還抓了一把瓜子給鳳無心。

鳳無心挑了挑眉,下一秒也露出了相同的八卦笑臉,坐在幾個老頭中間,吃著西瓜嗑著瓜子,目光在李落霞和陌肖晨身上來回徘徊著。

彆怪他們多想。

主要是昨兒陌肖晨昏迷前說的那些話是在太讓人想入非非了。

難不成……李落霞真的對陌肖晨做了喪心病狂的事情,這才使得小陌同誌千裡追夫……不對,是千裡追仇人來到了幸福來來村。

好奇,十分好奇。

“老嶽頭要是在這兒多好。”

“彆提那個有異性冇人性的老登,咱們吃咱們的瓜。”

而感受著五道火辣辣的目光看著他的李落霞歎了一口氣,回身對視著鳳無心幾人吃瓜看戲的表情。

“貧道取向正常。”

“我們又冇問彆的事情,彆這麼敏感麼。”

“就是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嘍。”

“說說,到底咋回事兒,小陌同誌咋跟個怨婦似的追著你砍呢?”

麵對著幾個人連珠炮似的審問,李落霞搖著頭。

“貧道真不知道何時得罪了陌肖晨,更不知他為何不顧一切想要殺了貧道。”

李落霞知道自己怎麼解釋也無法打消幾個人腦子裡的雜七雜八的想法,乾脆也不去解釋了。

“貧道去熬藥了。”

“彆走呀,說清楚,你不說清楚我們很苦惱啊!”

眼見著當事人離開,吃瓜五人組這個鬨心。

也是巧了。

李落霞前腳離開,陌肖晨就醒了過來。

趴在病床上的陌肖晨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五道目光直勾勾的盯著他。

“你們要做痕麼?”

因為缺了一顆門牙,說話些許的漏風。

陌肖晨想要起身,被一劍刺中腚的他疼的嗷一聲叫了出來。

“你們對我過了痕麼!”

“我們冇對你做了什麼,反而救了你。”

鳳無心態度十分溫和,簡單明瞭的說了一下昨晚上發生的事情,幫助陌肖晨回憶回憶事情的起因經過和結局。

“要不是我們幸福來來村兒村民善良,你也不會完好無損……安然無恙……你也不會轉危為安。”

總算是用對了一個成語。

鳳無心指了指陌肖晨自己。

還是那句話,要不是他們幸福來來村個頂個都是文明標兵。

就陌肖晨這種來幸福來來村兒搗亂的破壞分子早就被五馬分屍,墳頭草都兩丈高了。

聽著鳳無心的話,陌肖晨也回憶著在自己身上發生的種種。

他記得昨晚上本要一劍刺穿李落霞的心臟,誰知落下的那一刻踩在了香蕉皮上,然後……

然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便不記得了。

“小陌同誌,你想殺李落霞我們冇有意見,但我們是無辜的,對吧。”

“……”

陌肖晨看著鳳無心,等待著她的下文。

這女人到底要說什麼。

“你看,咱們幸福來來村的人不僅善良而且公平。”

“對,賊他M的公平!”

陸山在一旁幫腔,其餘幾個老頭也點著頭。

鳳無心繼續說道。

“你和李落霞之間的恩恩怨怨完全可以說給我們聽,若是李落霞做錯了,身為幸福來來村代理村長的他們四個一定會秉公執法。”

鳳無心指著身後的幾個老頭,嶽清河走了之後,他們就是幸福來來村閒出屁來的是個代理村長。

“我們幸福來來村向來都是幫親不幫理……不對,是幫理不幫親,你要是受了什麼委屈和我們說,我們一定還你一個公道!”

“對,公道,賊他M的公道。”

“當真?”

陌肖晨擰著劍眉,目光狐疑的看著鳳無心。

“你們真的能大義滅親?”

“真,比黃金還要真,彆說大義滅親了,就算是誅九族我們都能乾的出來。”

為了吃瓜,鳳千山像陌肖晨保證,他們四個老頭外加鳳無心這個禍害一定會鐵麵無私。

“來,請開始你的表演。”

五人坐回長椅上,等待著陌肖晨講述著他和李落霞之間的恩怨糾葛。

趴在床上的陌肖晨長歎一口氣,緩緩開口說起了自己悲慘的過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