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孩子們的假日,李落霞也給自己放了一個假。

正想著好好修習休息,院落大門被人敲響。

“老李,走呀,一起去種樹啊!”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嶽清河等老頭組。

“老李,老李,老李!”

框框砸門,嶽清河抻著脖子喊著李落霞的名字。

江明蘭緩緩開門,目光些許茫然的看著眼前宛如搶到的幾個老頭。

“李郎剛剛睡下不久,老王爺您有什麼事情麼?”

言外之意,我男人休息呢,您還是有多遠就走多遠吧。

但是吧,嶽清河偏偏不順了李落霞的意思。

“大白天的睡啥覺,浪費大好時光。”

嶽清河與鳳千山看了彼此一眼,扛著鐵鍬走入小院。

出來的時候,二人一左一右架著李落霞。

“走走走,一起去種樹,種樹是多麼快樂的事情。”

“貧道隻想休息。”

一臉的無奈,李落霞現在真的隻想安安靜靜的睡上一覺。

“睡覺?隻有對幸福來來村冇有貢獻的人纔去睡覺,再說了,江月老弟也和咱們一起去體驗種樹的快樂,走走走走~彆掃興!”

不管李落霞說什麼,幾個老頭也要把人帶走。

走的時候還不忘告訴江明蘭不用給李落霞留飯了,順便告訴鳳無心他們中午也不回來吃了。

說著,浩浩蕩蕩的老頭組幾人強行拉著李落霞離開了幸福來來村。

幸福來來村外的一條河流。

從前,河流被離魂大陣覆蓋,死氣沉沉一片。

如今幾個月的時間,已經變得水草充盈,更是有不少上遊下來的魚兒遊來遊去。

“敢問老哥幾個,咱們是出來種樹還是出來釣魚了?”

“種樹啊。”

嶽清河坐在小馬紮上,手裡拿著魚乾,嘴裡說著想當然的話。

“那這是何意?”

李落霞甩了甩手裡的魚竿,你管這玩意兒叫種樹?

“閒暇的時候釣釣魚,陶冶陶冶青草,再說咱們老哥兒幾個可好久冇有像現在這樣聚一聚了。”

昨兒還要把李落霞踹出老頭組的嶽清河將話放在腦後,用手肘懟了懟某個道爺,嘿嘿的笑著,笑的那叫一個猥瑣。

“老王爺有什麼話直說無妨,您笑的貧道毛骨悚然。”

“這話讓你說的,老夫是關心你。”

鎖著,嶽清河搬著小馬紮靠近李落霞。

“咋樣。”

“什麼怎麼樣?”

“你知道老夫問的是什麼。”

“就是,怎麼樣。”

白鹿君鳳千山陸山都湊了上來,白江月見狀也有模有樣的貼近耳朵。

“各位怎麼突然間關心起貧道的家事了。”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可不相信這些老賊雞會好心的關心自己的家事。

“廢話,我是你嶽哥,當哥哥的關心自己弟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麼。”

“打住,老王爺您有什麼話還是直說比較好,莫要彎彎繞繞,不符合你的氣質。”

李落霞越來越篤定這貨有事兒求自己。

“成,既然老弟這麼說了,當哥哥的我也不拐彎抹角了。”

嶽清河氣沉丹田,麵色幾許嚴肅。

“老夫聽到一個訊息,過幾日東勝國的燕家軍要來了,漫漫也會跟著一起來,你知道老夫心裡一直都有漫漫,老李你有冇有什麼邪術把漫漫的記憶給改了,讓她留在幸福來來村。”

“貧道修的是人間**不是歪門邪道,望請自重。”

“不重,老夫要不擇手段的挽回俺的愛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