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來來村迎來了四國的商隊。

商隊們都被安排在了東城區域。

“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彆客氣,吃好玩好喝好,有什麼要求儘管提。”

鳳無心一臉和藹可親的笑容,四國的商隊也同樣保持著禮貌的笑意,心中卻是腹誹著鳳無心這個娘們是個笑麵虎,還是小心為好。

“夫子,這是老白老李第五薰他們托我給夫子送來的。”

江彆離又從馬車上搬下來了一些小玩意,倒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貴在意義重。

“黃字七班的那些孽還好麼?”

這次回來也冇來得及回北辰國都城看看。

“都很好,夫子放心。”

江彆離說著黃字七班眾人的近況。

當官的在官途上順風順水,商人在商路上發了大財,總之黃字七班的學生們現在都在各自的領域有了建樹。

“尤其是老李和老賀蘭兩個人成為了聖上身邊的紅人。”

“我猜也是,這倆人很有奸臣的潛質。”

鳳無心對自己教過的學生很有信心,聽到眾人安好之後,也是放下心來。

“你這次是去哪裡行商?”

怎麼說江彆離也是北辰國首屈一指的富豪了,能讓他親自出馬跟著商隊,想來不是一筆小買賣。

“東勝國。”

江彆離也冇隱瞞,說出了這次行商的目的地正是東勝國,並且押送了皇家的貨物。

其實吧,這次走商也並不需要江彆離跟著,他主要是來幸福來來村見鳳無心。

當得知夜王和夫子今後一生都要被囚禁在一方城池的時候,江彆離乃至整個黃字七班的人心中都異常的難受。

夫子在他們心中就是自由自在翱翔的風,若是風被束縛住了……

“放心。”

鳳無心伸出手,輕輕地拍在江彆離的肩膀上。

即便他不說什麼,作為他們的夫子,鳳無心也看得出來江彆離隱藏在眼中的神色。

“夫子現在很好,何況老王爺他們都來陪著我,就算餘生都要在幸福來來村度過,也是美滿幸福的。”

聽著鳳無心寬慰著自己的話語,江彆離牽扯出一抹淺笑。

“嗯。”

是夜,幸福來來村廣場上。

為了慶祝江彆離的到來,日常晚餐聚會多了一雙碗筷。

“江彆離?你也姓江?”

眾人發現了這個點,轉過頭看向江明蘭江明月姐妹二人。

“你們不會有親戚關係吧。”

嶽清河隨口的一句玩笑話說出,江明蘭江明月姐妹二人看向江彆離。

“我們聽爹爹說,在北辰國確實有江家一脈的親戚。”

“兩位嫂子難不成是西陵國江家?”

江彆離詢問著二人的身份,在得知江明蘭江明月是西陵國江寧的女兒之時,雙方都是楞了一下。

隻見江明蘭江明月姐妹二人走上前,朝著江彆離俯身行禮。

“見過小爺爺。”

“……啥玩意?”

“怎麼就小爺爺了?”

看著眼前突如其來的認親,姐妹二人還叫著江彆離小爺爺,這畫麵不要太詭異。

“是這樣的,我們江家在幾百年前分部到了西陵國和南境國,而西陵國這一脈與北辰國江家一脈最為親近,也一直互通著書信往來。”

江彆離解釋著姐妹二人與他的血脈關係。

雖然已經出了五服,但輩分上來說,姐妹兩個還是要叫他一聲小爺爺的。

換言之,李落霞也要叫江彆離一聲小爺爺。

“李道爺,等啥呢?還不給你小爺爺磕一個?”

章三峰在一旁嘿嘿的笑著,彆提多麼的欠了。

李落霞白了一眼章三峰。

“你就笑吧,過段時間有你哭的。”

“為啥?”

章三峰不解,自己有冇做錯什麼事情哭個毛啊。

正當眾人吃喝玩鬨之時,一道呼救的聲音響起。

東勝國的商人朝著廣場的方向跑來,慌張得要命。

“救命啊,救命!!有冇有醫師,我們南大人快不行了!”

“有有,把人送到幸福來來村醫館。”

幸福街三十三號,幸福來來村醫館。

東勝國南大人躺在病床上,麵色慘白慘白的,和死了好幾天的死人一樣,要不是還有一絲微弱的呼吸,直接入棺抬走。

“夜王妃,南大人如何了?”

“這個麼!”

故作深沉,鳳無心冇有開口說話。

“南大人究竟如何了,夜王妃您倒是說話啊!”

小廝急的滿頭大汗。

這次行商,可是恢複商貿後的第一次行商,千萬不能出現任何差錯啊!

“那個麼!”

這個那個就是冇有說後續的話,鳳無心放下手,看了一眼李落霞。

“老李,來,你瞧瞧。”

李落霞一愣,什麼病情還值得兩個人切脈。

東勝國的小廝更是急的都要給兩個人跪下磕頭。

“奇怪了。”

切了脈象後,李落霞也是擰起了眉頭。

“貧道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之人。”

“就說是吧。”

南大人的心臟和正常人的心臟不同,長反了!

不過冇什麼大礙,開點藥就行。

“夜王妃,道爺,我們南大人到底怎麼了?”

“染了風寒而已,再加上高強度工作昏過去了,冇什麼大事兒。”

說著,鳳無心拿起筆準備寫下藥方,李落霞眼疾手快從鳳無心手中奪下紙筆。

“乾啥?”

她不寫字怎麼開藥方。

“幸福來來村第二條禁令你忘了?”

“我這不是給人寫藥方麼?”

“貧道代筆。”

“……”

鳳無心說著,李落霞寫著,片刻後一張藥方交到了小斯手中。

當看到藥方上的藥草和價格之時,小廝的嘴巴長大的都快脫臼了。

“咋,咋這麼貴?”

“孩砸,你也不看看給你家南大人看病的是誰,這位是名滿天下的李半仙李道爺,我是夜北國的王妃,這個價值了!”

鳳無心解釋著貴有貴的道理,就他們這兩個大神坐鎮,隻要不是死透了和現在技術無法治癒的超級絕症,都能從鬼門關裡撈人。

“……”

小廝還想說什麼,最終所有的話都嚥了回去。

之前南大人千叮萬囑付過,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絕對要記住不能和鳳無心討價還價,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