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夜的廚藝,差點送幸福來來村所有的勞動力上西天。

為此,經過幸福來來村男女老少一致決定,他們要在村子裡建立一塊告示板,將所有要注意要禁忌的事情都寫在這塊告示板上。

第一條,嚴禁北辰夜做飯,禁止踏入廚房半步,碰觸任何與食材有關的一切。

幸福來來村的廣場上,村長嶽清河揉著肚子,臉色還隱隱的蒼白。

可見那一鍋黑乎乎散發著紫黑色氣體的麪疙瘩湯多麼的毒,即便服用了蛟龍骨丹藥過去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毒性依舊在。

“同意的舉手。”

嶽清河指著告示板上的第一條禁令,關於北辰夜不準下廚的禁令。

廣場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齊刷刷的舉起手來,尤其是被北辰夜毒害的爺們們,更是毫不猶豫的舉起雙手讚同。

他們親身經曆了恐怖,一點也不誇張,在迷茫的虛幻之時他們都看到了地府大門的樣子,看到了閻王爺朝他們招手。

為了幸福來來村的和諧發展,為了子孫後代的幸福,就算北辰夜是夜王又如何。

“我同意!”

“同意!”

“讚同!”

“同意。”

“你瞧瞧你,你都惹眾怒了。”

鳳無心咬著牙,揪著北辰夜的耳朵,眼中餘怒還未消散。

“疼……為夫也是好心,想幫幫忙。”

兩個眼眶青到發紫的北辰夜多多少少有些委屈。

他是真心想幫忙,並且按照趙百裡所說的計量加了鹽巴和十個雞蛋,最多就是自由發揮了一些廚藝。

“你還說,你是不是想把他們送走才甘心?”

不提還好,一提更是有氣。

“瞧瞧,你看看李漁安那張臉還有個人色麼,看看四個老頭被你禍害成什麼德行了,老白頭現在還頭暈眼花噁心嘔吐麼、”

“嘔~~~”

白鹿君應情應景的吐了一地馬賽克,給鳳千山噁心夠嗆。

“你乾啥?”

“抱歉,老夫一想起夜王做的那些飯就忍不住的反胃。”

“好了好了,事情都過去了,夜王爺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至少……至少咱們都活著。”

嶽清河強行壓製嘔吐的衝動,繼續主持著幸福來來村集體會議。

“納悶咱們第一條禁令全票通過。”

第一條禁令通過,就有第二條禁令。

嶽清河在告示板上寫下第二條幸福來來村的禁令。

“非必要的情況下,鳳無心禁止書寫任何文字。”

“?????”

正在教訓北辰夜的鳳無心聽到自己的名字,抬起頭,很是不解的看著告示板上第二條禁令的內容。

“啥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

嶽清河一臉你還有臉問的表情看著鳳無心。

自己寫的字是什麼鳥樣不清楚麼。

“不是,你這是在歧視人,我有權告你誹謗!”

“就是,我鳳姐姐的字多麼的瀟灑,老嶽頭你憑啥不讓我鳳姐姐寫字。”

作為全村唯一能欣賞鳳無心筆墨的異類來說,龍嫣然站起身來為鳳無心鳴不平。

“賀琪正,拉你媳婦兒坐下。”

“乖,媳婦兒,這事兒咱不摻和。”

賀琪正拉著龍嫣然坐了下來。

嶽老王爺指定的第二條禁令也是在拯救幸福來來村村民們的性命。

是無上大功德的好事兒,可不能讓媳婦兒給毀了。

“憑啥,為啥不摻和,一群冇有欣賞水平的文盲。”

說著,龍嫣然伸出手拍了拍自己的心臟後又指向鳳無心。

“鳳姐姐,我挺你。”

“好集美,有文化。”

鳳無心也回了個相同的動作,眾人像看倆二傻子一樣的表情看著二人。

作為幸福來來村九成新的村民,穆陽蕭靜兒夫妻倆在今天知道了北辰夜的廚藝有多麼的恐怖,並不知道鳳無心寫的字有多麼的邪氣。

於是乎,為了恩情,兩個人在第二環節的投票中選擇了棄權,外加上龍嫣然和鳳無心兩個人的反對票。

最終,幸福來來村以兩條反對票的絕對優勢敗北。

第二條禁令,生效。

“來,鳳丫頭。”

嶽清河招了招手示意鳳無心走上前,並且遞給了她一杆毛筆。

“乾嘛?”

“在第二條禁令旁邊寫上一句你喜歡的話。”

“哼,寫就寫,怕你不成,讓你們欣賞欣賞什麼才叫高雅的文學造詣!”

提筆落下,筆鋒蒼勁有力,一撇一捺虎虎生威,那叫一個抑揚頓挫。

眾人忍著刺痛的雙目看著一行字,內容是:倚天屠龍誰與爭鋒,天下第一捨我其誰,幸福來來村廣告招商位。

“阿陽,難受了麼?”

蕭靜兒見穆陽臉色通紅,嘴角更是流出一抹血跡來,滿眼擔憂的詢問著他的傷勢。

“冇事兒,內傷複發了而已。”

穆陽搖了搖頭,強行壓製住翻湧的血氣。

他曾經以為自己身為穆家嫡長子,人世間什麼事情他冇有見過。

直至來到了幸福來來村,他才明白那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的真正意義。

他還是年輕了,格局小了。

萬幸,萬幸冇有因為自己和靜兒的棄權票改變了結果,否則他必然要當場自刎謝罪。

“好字,霸氣!”

龍嫣然伸出大拇指誇讚著。

“必須的!”

鳳無心回給龍嫣然一個想當然的驕傲表情。

“賀琪正,你媳婦兒的審美有待提高啊。”

李漁安擰著眉頭,但凡是個正常人都欣賞不了鳳無心寫的字,看上一眼就覺得雙眼刺痛噁心嘔吐那都是常事兒。

反觀龍嫣然……一點也不被詛咒。

也隻能說龍家人天生骨骼驚奇,絕非凡品。

今晚上,幸福來來村搬出了兩條禁令,針對北辰夜和鳳無心夫妻倆。

嶽清河讓章三峰和霍岩修兩個人將告示板搬到幸福來來村村北的入口處,殺雞儆猴以儆效尤。

彆管成語用得對不對,意思就是那個意思。

是夜。

夜不閉戶的幸福來來村每家每戶都進入了睡夢中。

此時,兩道身影悄默聲的從翻過城牆,黑衣人你看我我看你,彼此確認了眼神後翻牆而入。

“嗬,幸福來來村也不過如此。”

“噓,趕緊去找金銀珠寶,我可是親眼看到北辰國的二十多輛馬車押送著寶物進了村兒。”

黑衣二人組是江湖有名的大盜賊。

他們守在幸福來來村外已經好些日子了,趁著今晚夜色無人之際,定要大撈特撈一筆。

街道上安靜的很,每家每戶的院落中都亮著燈火。

“一群缺心眼,大晚上睡覺不關門不關窗戶,不是主動招賊麼。”

盜賊甲嘲諷著幸福來來村的人都是一群冇腦子的缺心眼。

盜賊乙踢了他一腳。

“彆掉以輕心,幸福來來村裡住的都不是尋常之人,咱們趕緊偷完錢就走。”

為了防止意外發生,盜賊乙催促著盜賊甲趕緊行動。

二人沿著幸福街一直向前走著,終於找到了存放金錢財寶的庫房。

當庫房大開的那一刻,金光閃耀。

“我的天啊!我一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錢!!!”

盜賊甲驚撥出聲來,入眼的金山銀海震懾了他的格局。

“快點的,愣什麼!”

“知道了,催什麼催。”

盜賊甲將手裡能勾到的財物全都撞到了袋子裡,整整裝了一大袋子壓得他都直不起腰來。

“汪?”

此時,一隻可愛的修勾蹲坐在庫房門前,黑黝黝的眼睛盯著二人,歪著腦袋萌萌噠。

“哪裡來的小狗?滾開。”

盜賊甲一腳踹開了小白狗,繼續忙活著將第二個袋子裝滿。

在裝了滿滿三袋子金銀財寶後,滿載而歸的兩名盜賊準備離開之時,回身的那一瞬間卻發現庫房門前竟然蹲坐著二十多條狗……不對,有狼有狗,平均體型一人多高的大狼狗。

“汪~”

被踢了一腳的小狗眼淚汪汪的叫了一聲。

在小狗身後的大狼狗呲著獠牙,狗頭一甩,猛犬們瞬間衝了上去。

“汪,汪!!”

敢欺負老子的妹妹,找死。

弄死後扔出去,彆臟了幸福來來村的土地。

盜賊甲和盜賊乙連開口的機會都冇有,直接被猛犬們撕咬住了脖子,並將二人的屍體拖行到了村外,扔到了荒郊野外之地。

“汪!汪汪!”

大黃的大兒子指揮著兄弟姐妹們清理現場。

不到片刻,庫房又變成了最初的樣子。

而睡夢中的鳳無心轉了個身,迷迷糊糊的睜開眼。

“相公,我好像聽到了狗叫聲,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彆多心,大黃和二狗他們能處理。”

“哦~”

北辰夜將妻子擁入懷中繼續進入夢鄉。

翌日。

早早的,幸福來來村外來了幾批人。

都是七國往來貿易的商人。

被迫起了個大早的鳳無心站在城牆上,看著秩序井然的商隊等著進入幸福來來村,臉上的疲憊瞬間被笑容填滿。

商隊來自北辰國,南境國,東勝國,南境國,一共四十多個商隊。

“夫子,夜王,老王爺。”

北辰國商隊首領不是彆人,正是江彆離。

這麼長時間不見,江彆離又增添了許多男人的帥氣,以及奸商的精明。

“瞧瞧,又帥了,成婚了麼?”

“尚未。”

江彆離笑看著鳳無心,從身後拿出一個小箱子,箱子裡麵裝的滿滿登登都是小禮物。

“哎呀,來就來這麼客氣乾啥。”

“這是學生孝敬夫子的,這段時間學生便在幸福來來村叨擾您了。”

江彆離有所行動,其餘幾個國家的商隊自然不能落在人後,紛紛奉上自己的謝禮。

與其說是謝禮,倒不如說是過路錢。

他們雖然是第一次到幸福來來村,但以鳳無心的脾氣秉性,若是打點不到位的話……等他們離開幸福來來村後不掉兩層皮都算鳳無心仁慈。

——

Ps:今兒是一個大章節,前段時間一直渣更原因是在東北和河北兩頭跑,現在穩定了下來,明天開始更新回來,各位義父看我行動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