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陽和蕭靜兒的愛情故事讓女人們紅著眼眶,感同身受一般,體會到了蕭靜兒的絕望。

本就是家族不受待見的女兒,還要被當成利益工具。

在遇到真愛後,又不能自主的選擇結局。

唯一慶幸的便是有一個真心愛著她相信她的穆陽。

“狗雜碎的穆家,殺千刀的蕭家!”

龍嫣然咒罵著穆家和蕭家,為了利益竟然將子嗣逼迫到如此境地。

這樣的家族還有什麼存在的價值。

“不怕,以後就留在幸福來來村,蕭家人不愛著你不護著你,姐姐們護著你。”

南境羽兒輕輕地擁著蕭靜兒入懷,真心的心疼著蕭靜兒的遭遇。

“就是,留在幸福來來村,姐罩著你!蕭家和穆家的人要是敢來,姐那這是兩米大砍刀剁了他們。”

要說猛,幸福來來村龍嫣然當之無愧。

“靜兒妹子就安心留下來吧。”

“鳳姐姐。”

陸靈兮紅著眼眶看著鳳無心,那眼神一下子就看到了鳳無心的巴上。

“好好好,你們說什麼便是什麼。”

鳳無心當然知道這群善良的小娘子要說啥,無非就是留下蕭靜兒,治療蕭靜兒臉上的傷,和她身體裡的死情蠱。

晚飯過後,鳳無心牽著北辰夜的手,身邊跟著李落霞,身後則是穆陽和蕭靜兒二人。

幾個人在幸福街上走了一會後,停在了幸福街的一間院落門前。

“靜兒,你和穆陽以後就住在這兒。”

鳳無心將房屋鑰匙交給蕭靜兒。

幸福來來村兒並不需要鑰匙,夜不閉戶安全得很,就是走個形式而已。

“鳳姐姐,北辰大哥,落霞大哥。”

“彆哭,一哭臉上的淚水又要浸濕傷口。”

鳳無心伸出手輕輕地擦拭著蕭靜兒眼角的淚滴。

“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了,你倆身上的死情蠱已經解了,不過靜兒身上還有傷,在傷好之前還是彆折騰了。”

鳳無心一句話,說的蕭靜兒臉頰通紅,穆陽亦是紅著臉,但更多的還是詢問著死情蠱的事情。

“死情蠱真的解了麼?”

“解了呀,一個小小的死情蠱而已。”

要是連死情蠱都解不開,蛟龍不白死了。

此時此刻,若是蛟龍有靈魂的話,一定會感謝鳳無心十八輩祖宗。

“死情蠱若是冇解開,你倆還能完好無損的牽著手咩?哈~~~”

說著說著打起了哈欠,還不等鳳無心開口說什麼,北辰夜直接將人抱在懷中。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家折騰去。”

“折騰屁,我都困了,回家乖乖睡覺。”

鳳無心白了北辰夜一眼,就不能讓她安生一些麼。

“夫人回家乖乖睡為夫。”

“……”

北辰夜抱著鳳無心消失在夜色中,隻留下蕭靜兒穆陽以及一臉早已經習慣了這場麵的某道爺。

“時間不早了貧道也先告辭了,兩位休息。”

正當李落霞轉身之際,不遠處迎麵走來江明蘭和江明月姐妹二人.

“李郎。”

“李郎”

姐妹二人走上前,一左一右挽著李落霞的手臂,眼眸中的愛濃烈到甜膩。

“……”

“……”

站在門前的穆陽和蕭靜兒有些接受不了……也不是接受不來,就是從未見過一個左擁右抱的道爺。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

穆陽和蕭靜兒漸漸的習慣了幸福來來村的生活。

章三峰扔給穆陽一把鐵鍬,指著麵前的一片焦土。

“交給你了。”

“彆聽他的,他就喜歡欺負新人。”

霍岩修想起自己剛來的那段時間也是被章三峰坑。

“穆陽,來這兒。”

趙百裡讓穆陽跟著他們一起乾活,遠離大坑種章三峰。

“喂,不帶這樣的,你們倆過分了。”

章三峰白了二人一眼,不愧是連襟,一對小心眼子。

“彆理他,我跟你說章三峰就是羨慕嫉妒很,自家爺們不在就隻能看彆人秀恩愛。”

趙百裡拄著鐵鍬,悄默聲的告訴穆陽章三峰就是嫉妒。

“喂,趙大頭你說啥呢,信不信小爺鐵鍬戳死你。”

“自家爺們不在?”

穆陽抓住了趙百裡一句話裡的知識點。

“你不知道嗎,也是,新來的可能對咱們幸福來來村的資訊不太瞭解,咱們章大侍衛的爺們可是湮族的新任族長青居……”

“趙大頭,我拍死你,你彆怕!!你丫給老子站住。”

章三峰一邊罵爹一邊追著趙百裡跑。

“臭小子,老夫還活著,換個人罵。”

作為趙百裡的嶽丈人,陸山踹了章三峰一腳。

此時,幸福來來村門外出現了百十來號人。

有的人騎著高頭駿馬,有的人坐著馬車,有的人腰間挎著大刀。

總之一句話,來者不善。

“族長,到了。”

“嗯。”

馬車上的老者嗯了一聲,隨即揮了揮手,侍衛得令,起碼上前敲響了幸福來來村的大門。

“開門。”

吱嘎一聲,門緩緩開啟。

“你們找誰?”

南境羽兒看著門外的一眾來者,話語甚是溫柔的開口問道。

“臭娘們,讓你們管事兒的把穆陽蕭靜兒兩個叛徒交出來,否則彆怪我們不客氣!”

-